梦璃玲

【三日鹤】鹤丸小姐的那些事(※性转鹤)

Star-Child:

❉三日月×人妻鹤(♀)设定来自 @lamicy  太太的文

❉最近想写可爱的女孩子OTZ

❉小学生文笔,ooc都是作者的错


❉❉突如其来的停电危机

“根据本台最新得到的消息,今晚将会有强降雨,请出行的朋友们做好防雨准备......”三日月关掉手机屏幕,突然想起来早上鹤丸拿着雨伞和一件厚一点的外套。

“今晚会下雨哦,自己注意保暖。”


【这份贴心真是可爱啊】

然后盯着桌子上一大摞文件发起呆,又是加班批文件的夜晚,可是好想回家陪自己的新婚小妻子共度美好的夜晚啊。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老婆,三日月宗近泛起难,想早早回家却找不到逃避加班的理由,果然还是老老实实加班吧,早点完成工作就能回去抱抱亲亲自家老婆大人了。


抱着这种想法投身于桌上的文件中,等再头就看到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8,时间过得真快。正想小憩一会,突然想起早上遇到熟人


“啊啊,早上好啊,三日月,今晚似乎会停电,嗯,是要检修这块电路,大概是晚上八点到十点。”

“啊,谢谢了,会注意的。”


【糟糕,忘记告诉鹤了。】


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外套就往楼梯口跑,虽然平时鹤丸经常做一些很胆大的恶作剧,但事实上她很害怕黑暗,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似乎能够想象到那个白色的女孩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蜷缩在床边抓着被子角瑟瑟发抖的样子,脆弱而无助,不忍心再去想现在鹤丸的处境,赶快到她身边才好。

出了公司的门才发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势如破竹,距离地下停车场还有一小段距离,几乎没有犹豫就冲入雨海中,本来打算开车快点赶到家,但是祸不单行。墨菲定律,一路上堵车不说,一直在等待红灯,打了鹤丸的电话半天也没有人接,心里的不安就像黑洞一样吞噬了自己整颗心脏,三日月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着急,在关键时候沉着冷静才是自己的作风,但是一旦和鹤丸扯上关系自己就变得相当不冷静,看着手腕上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意味着鹤丸无助在黑暗中时间越来越长,

【我真是差劲】下一秒解开安全带,甩上车门,来一场不怎么浪漫的雨中奔跑,蓝色的发线被雨水打湿,顺着发梢流下,脸上脖子里全是雨水,衬衣湿透了粘在后背上很难受,西服裤子也染上雨水变得贴身,平时锃亮的皮鞋也踩在积水的地面上,任由污水附着在其上,狼狈的样子和平时温文尔雅截然不同,但三日月顾不上那么多了,迈开步伐拼尽全力,似乎回到高中时代,运动场上奋力的奔跑,只不过这次终点有需要自己的人,重要的人,心之所在。

 

浴室的灯突然熄灭的那一刻,鹤丸的心脏也骤停了一秒,然后就陷入无尽的黑暗中,害怕的叫了声三日月,却突然想自己的丈夫因为加班还没有回家,缩着小脚丫,抱着腿蜷缩在浴缸里,一动也不敢动,又是一个人,好黑啊,忍不住小声抽泣,谁来救救我。

 

浴缸里的水逐渐冷却下来,湿答答的头发贴着皮肤,透着心的冰凉,除了内心的恐惧感还有身体的不适感,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被冻的打了个寒颤,拿起旁边的浴巾裹住身体,寂静的浴室里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还有窗户外面雨水和风把玻璃弄得啪啪响,还有包围自己的黑暗,手把膝盖环的更近,把头埋在臂弯中,眼泪再次淹没整张脸颊。


“呜,三日月......”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听到门口有响声,三日月飞快开开门。


“鹤,我回来了,在家吗?”


“鹤!”


屏住呼吸能够听到浴室里传来少女小声压抑的啜泣声,两部并三步跑到浴室门口,拉开门借助手机屏幕的光线看到白色的少女蜷缩在浴缸旁边可怜的哭泣,三日月感觉自己胸口闷疼闷疼的,拉起少女紧紧抱住她。


“抱歉鹤,我来晚了,是我不好。”

“呜......三日月....”

“嗯,我在,我在这里。”感受到怀里的少女还在微微颤抖,忍不住环着更紧,恨不得揉到自己身体里,这样就好。

“好湿......”鹤丸摸了摸粘在三日月胸口的衬衣,被鹤丸一说才想起来自己是一路冒雨狂奔回家的,三日月赶紧抓起旁边的毛巾三下两下包住鹤丸。

“啊,抱歉忘记了,很冷吧,鹤快点擦干身体把衣服穿好......”

“不,很暖和。”如果是你的话。


鹤丸把自己更贴近三日月,埋在对方的胸口,深深的嗅着令自己有安全感的味道,三日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用手轻轻抚摸鹤丸的头发,保持着这样亲密的动作。


“下次,下次绝对不会让鹤一个人待在这么黑的地方,对不起啊,鹤。”


陷入短暂的沉默,鹤丸抬起头踮起脚尖准确咬上对方的嘴唇,还有些冰凉的唇瓣,用行动回答了三日月,湿透的两个人在浴室里接吻,拉近彼此间的距离,最珍贵的人便在眼前,心里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停电危机FIN】


❉❉外遇危机


  周末对于鹤丸来说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能够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起床,一起享用早餐,一起闲谈,能够在一起。


  但是最近三日月很反常,早上太阳才刚冒出来就急急忙忙地出门,然后中午休息连电话也不肯来一个,到了晚上本来六点就该到家的,可是每次都踩着十点迈进家里,而且才进家门就跑去洗澡再然后就是倒头就睡,连以前一直共用晚膳都取消了,回家还没能说几句话就跑去接电话了。


鹤丸头疼的抓了抓头发,这样子已经两个礼拜了,虽然两人结婚还不到半年,但是以前都没有过,心里比较担心会发生黄金八点档的那种剧情:年轻的新婚小妻子在家等待迟迟未归家的丈夫工作回家,却不知丈夫在外面搂着年轻漂亮的小妞,最后不得不痛苦的选择分手带着一颗受伤的心面对社会的残酷。


【等等鹤丸国永你在想什么!】


果然这种家庭伦理剧不能看太多,忍住不去往这方面想鹤丸忐忑的过了三天,直到礼拜天的造成接到一通电话。


“难得的周末也要去公司上班,怎么可以这样!”


没能在床上摸到另一边的体温,又是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的寂寞早晨啊,洗漱完毕后一个人泡了杯咖啡,一个人陷入自我厌恶自我烦躁状态。


这时候座机很不合时机响起,鹤丸不耐烦的抓起话筒


“喂?你好这里是三条。”

似乎被对面是女声吓到了,过了半晌才传来一个女孩子弱弱的声线


“请问三日月先生在家吗?我想......”


【声音软软的,应该像小绵羊那种属性的吧......】


“啊,三日月不在家。”

“嗯嗯,这样啊,抱歉打扰了。谢谢你了。”


语气里明显带有失望,


鹤丸看着被自己挂掉的电话机突然觉得自己的担心似乎越来越得到肯定,内心上下刚刚翻起来的醋坛子现在却被紧张不安替代,感觉就像是胸口底下的黑洞,一下子吞没了整个心房,又像是即将溺死在洪水中的渔民,只能无助的望着这片汪洋,不甘,无奈,痛苦,布满全身。


也不知道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就在浑浑噩噩的无限遐想以及恐惧中挨过来,似乎真的能够看到三日月一脸严肃的把离婚协议书交给她,就等她签字滚蛋了,


手机静悄悄的,没有电话也没有信息。


“......三日月......”

“嗯?鹤,怎么了?”

“诶咦咦咦咦?三日月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就在刚刚啊,看到鹤一直坐在沙发上,之前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咦?怎么没听到?】

然后就看到调静音的手机被自己刚挂电话当出气筒塞到沙发角落里。解锁屏幕

【12个未接电话啊,光顾着生气了】

”鹤?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生病了吗?“

“唔,没有,没有,吃饭了吗?”

“还没有,鹤也没吃吧,一起吃饭吧,好久都没一起吃晚饭了。”


  听口气相当轻松愉悦,是啊,你肯定高兴啊,毕竟有个比我好看比我可爱的小姑娘陪着你当然开心啊,鹤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鹤丸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虽然年龄比自己大,但是岁月在他脸上丝毫没有怎么留下痕迹,光滑的皮肤,深邃的眼睛里沉着两轮新月,近距离看是很漂亮的男人,果然很受欢迎吧。


感觉对方半天没有回答,把西服外套塔到沙发上,三日月转身靠近自己的小妻子,刚想久违地来个拥抱,就看到自己的小妻子脸上梨花带雨,本来金色的眼睛周围红红的,在白皙的皮肤上越发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


想要伸手把溢出眼眶的泪珠擦掉,还没碰上对方的脸就被鹤丸躲开,有点不自然的抹了下眼睛,刻意保持和自己的距离。

“怎么了,鹤??”

“没,没事啦......”

“那你......”

“就是突然眼睛里进了灰尘,有点痒......”

完全没有说服力,三日月根本不相信。

还没说完就被泪水噎着了,小小的身体痛苦的蜷缩在一起,团成一团,用手捂着脸,哭的不像样,平时从来没见过鹤丸眼泪的三日月被吓到了,呆愣了一秒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果断抄起桌子上的面巾纸把这只白鹤搂在怀里,温柔的摸了摸头。


“晚归到今晚就结束了,接下来有时间能够多陪陪鹤了!”

“鹤担心我,我很开心。”

“......?“

“那,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

趴在三日月胸口,报复似的把鼻涕眼泪全蹭到对方的衬衣上。

“哈哈哈,那个女孩子是找小狐丸的呦,由于不清楚地点就打来问我了。”

“是,是么.......”声音越来越小....

【我简直就是傻,居然怀疑三日月QUQ】

“哈哈哈,甚好甚好,鹤能为我吃醋我很高兴啊!”

“混,混蛋,谁吃你的醋了,明明是你不对,最近晚归也不告诉我,让我白担心,我可是难受了好长时间呢。”

“所以,惩罚你,你必须要陪我陪到我说可以了才行,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孩子气十足。

三日月宠溺的捧住对方的脸,在因为才哭过而红彤彤的小鼻头上亲了一口

“好啊,都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嘿嘿。”

解开心结,总算是痛痛快快的鹤丸憋了两个礼拜的苦水总算倒干净了,不过以后还是要约法三章比较好,晚归一定要提前说,哼哼,再有陌生女孩来电就去乖乖跪遥控器吧。


【外遇危机FIN】


❉❉宝贝危机【有小宝贝出没♪(´ε`)

礼拜一的早晨是一个难题,特别是每天负责叫醒宝贝上幼儿园的鹤丸来说这是一件苦差事,但是即使是叫醒这位小起床困难户后,送他一大早去幼儿园也是一件很头疼的时候,比如现在。

 

蹲下身子和宝贝一般高,然后细心的帮他把衬衣领口的口子一个一个仔细扣好,最后拉了拉短裤边,在对方圆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一口,美好的早晨就这样开始吧!今天也要好好努力才行w

“妈妈妈妈~\(^o^)/”

“嗯?怎么啦?”

“我不想上幼儿园了!(●▽●)”

“诶?不上幼儿园那你想上哪里?”

“诶嘿嘿嘿,我要上妈妈!└(^o^)┘”

“......等等,你知道你自己再说什么吗?”

“嗯,知道呦,就是和妈妈啪啪啪~\(^o^)/”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但我知道妈妈很喜欢啪啪啪w”

“谁,谁给你讲的?”

“爸爸,是爸爸呦~上个礼拜五爸爸早上送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告诉爸爸我不想去,我想像爸爸一样不用天天去上幼儿园!然后爸爸就说:“哈哈哈,爸爸我忙着上你妈妈呢,当然不用上幼儿园了!”然后我就问爸爸那是什么,然后他就......”

“停——到此为止,我懂了。”

“所以啊,我不想上.....^_^.”

“宝贝,听好了,你爸爸不用上幼儿园是因为他要去公司上班,还有以后这种话不可以在乱讲了哦,要是爸爸再教你这样奇怪的东西一定要告诉妈妈哦~”

“知道啦,不过为什么不可......”

“今天给你带的点心是你最喜欢的小熊饼干,妈妈亲手做的呦~”

“要吃要吃,我去拿~o(≧v≦)o~~”

“慢点跑,别摔着了。”

 

送走宝贝后,鹤丸黑着脸计划晚上怎么给这位老先生上上课,为三日月宗近先生祈祷一下吧。

 

【宝贝危机FIN】


作者:人妻鹤真的很可爱啊w抱着这样的想法就写了,感觉OOC很严重QUQ感谢太太的授权 @lamicy 【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w


评论
热度(92)
  1. 梦璃玲Star-Child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