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三日鹤】Oh Dear.Oh Death(1)

Yggdrasil:

 恶魔三日月X猎魔人鹤 R18少儿不宜情节预定 

 

食用说明:

一篇“前方的大段内容都是为了最后的少儿不宜而存在”的文

由于炖肉是主要目的 所以很快就会写完

年代设定有些奇怪,明明是砖墙古堡教堂遍地的世界,却有电话手机这样奇怪的文明利器存在。

可能会吃到玻璃渣。对天发誓结局一定是HE(都啪啪啪了不给HE简直有违良心)

人被融入恶魔血,恶魔血在给人力量的同时会让人上瘾的设定均取自美剧《邪恶力量》(《supernatural》)

 

 

1.Devil
  

BGM——《O,Death》——Jen Titus

From——《supernatural》S5E21

 

无人的巷道中,雾气迷蒙。

 

远离城市的小镇没有高楼大厦和灿烂霓虹。古旧的砖墙和木栅随处可见。教堂的钟塔进行着深夜的报时,低沉的钟声震开了笼罩在这小镇中的污浊雾气。隐藏在深深迷雾中的邪恶与不洁,失去了一重掩蔽,现于皎洁纯净的月光下。

 

丑恶之物将在这纯洁的光芒下散去。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三日月宗近。

 

 

 

嗒 嗒 嗒……鞋跟敲击地面的节奏与秒针振动的节奏相重合。

 

黑色的斗篷在银月下舞动着,他的脸一半隐藏在阴影里,一半接收着圣光的润泽。月光照的他的脸色苍白,一袭黑衣更让他显得高挑。无需展开背后双翼,他已经轻巧的跃上了窗台。窗户紧闭,只从狭窄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了灯光。

 

“深夜前来打扰,多有得罪。”他轻轻一打响指,窗便应声而开。枯叶随冷风卷入屋里,坐在屋里的人打了个寒颤,“猎物”有些惊讶的望着他,但是并没有因为恶魔的深夜造访感到恐惧,还是依然端坐在灯下。不仅是毫无惧色,反而有一丝喜悦。

 

捕捉到对方表情的三日月轻叹一声,他回首凝望那皎洁的月。

 

 

谁说恶魔一定是邪恶而丑陋的呢?

 

 

“愿望已经达成,我将迎接您一同前往地狱。请问您的答案是……”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双眸中的明月闪烁微光。

 

与恶魔签订了契约的人,总会在被收走灵魂的那一刻长叹——他们畏惧死亡的到来,他们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但若是被三日月宗近这般美貌所诱惑,人类也会甘心沉沦,为他献上灵魂。

 

 

“我愿意。”

 

银白色的月光与暖黄色的灯光是冰与火的碰撞,光影的交织碰撞让他的笑容更加具有迷惑人心之力。

 

“如此甚好。”

 

“那么您的灵魂,我便收下了。”

 

这样的场景在他漫长的生命中已经重演无数次,每一次都是毫无疑问的成功。

 

每一次?

 

他摇摇头。

 

那让他渴望已久真正纯洁无暇的似这月光一样的灵魂,却坚定决绝的推开了他。

 

 

 

 

鹤丸国永躺在地板上,散乱一地的书籍把他包围。撑着地坐起来四处寻找着可以告诉他时间的东西,却不小心又踢倒了堆在地上的又一摞书。

 

“光忠,我想吃……”同伴的名字脱口而出,但是马上他就意识到,他们早就已经走了。

 

从他的同伴们走之后已经过了多久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从他们走了之后他就再也没出过这个房间。

 

 

“咚咚。”

 

有人在敲窗户。

 

他急忙跳过地上的“障碍物”跑到窗前,一拉开窗帘,就看到了明石国行倒放的一张脸,窗台上的萤丸和爱染国俊缩成两团,蹲在两边。

 

麻烦来了。

 

“所以说,我的工作被人抢了,现在是你的工作了。”金色双眼戴着眼镜*1的死神先生懒懒散散的靠在窗框上,打着呵欠。

 

一些本会被死神带走的灵魂被恶魔签下契约并吞噬。

 

找出作恶者便是他此次的工作。

 

 

 

“我建议你现在不要出去,”为了获取一些信息和建议,明石国行走了以后他给一期一振打了电话。在家里过了几天昼夜不分的日子,他对现在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电话那一头的一期一振身边异常的吵闹,“如果没有人可以和你搭档,以你现在的状态还是在室内呆着比较合适。”

 

这段时间风平浪静。名为“狐”实际上却属于狼人一族的小狐丸先生没有在月圆之夜跑到大街上。前不久潜入这座城市的吸血鬼和泉守兼定先生非常安静,没有攻击任何居民,大概是因为这位吸血鬼先生的身边有一位愿意永世陪伴他的血仆——崛川国广。而加州清光,自从一位新的血族猎人被分配去了他所在的区域停驻,他也收敛了不少。鹤丸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叫大和守安定的血猎后辈有什么能耐,竟然能让加州清光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

 

一片和平安宁之下,没有工作的猎人们选择各自休憩。他的同伴一期•弟控•一振在听到放假的消息之后立刻就收拾飞奔东西回家看望弟弟了。听得出来他们的相处非常愉快。

 

“可是如果你失控的话……”

 

“管不了这么多了,人命关天咯,除非你现在立刻放下弟弟过来阻止我。”毫不留情的挂断的同伴的电话。鹤丸国永扑倒在沙发上。他不想继续和一期一振的对话,虽然着急去揪出那个恶魔是一个原因,但是另一方面,电话那一头的温暖热闹让他难受。

 

房间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人。长久以来他都是独自生活。所以他很羡慕一期一振,有一群弟弟可以陪他。明石国行虽然是死神,但是他也有爱染国俊和萤丸在身边。

 

失控就失控,我的状态什么时候好过。  

 

吸血鬼、狼人和死神,这些生命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他们在鹤丸国永眼中不过是异族生物。

 

他最厌恶的是恶魔。

 

诱惑人签下契约,收取人类灵魂,在人间四处作恶的恶魔,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不可饶恕的生物。

 

他们不可饶恕。

 

而他最是不可饶恕……

 

 

收拾好装备,穿上他的“战袍”(他喜欢这样称呼自己的衣服),鹤丸国永走了明石国行来找他的时候走的路——他从窗户翻了出去。

 

 

白衣白发的“死神”已经离开了他的据点,前去寻找扰他清闲的恶魔。白色的风衣在风中展开,就像一双白色的羽翼在风中飘动。如他的名字一样,优雅灵敏的飞跃在建筑之间的他是一只鹤。

 

鹤丸国永,魔物狩猎者,他并非死神。从种族来讲,他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仅仅是普通的人类。

 

但被称作“月下之鹤”的他却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存在。

 

他对待恶魔毫不手软,甚至可以用残忍来形容。因此恶魔们会将他称为“死神”,来取恶魔性命的“死神”

 

 

 

 

 

渐渐失去了温度的“猎物”躺在柔软的天鹅绒床垫上,好像睡去了一样,神色安详平静

 

三日月息了灯火,向这位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的离世者鞠躬。

 

他对待契约者向来是温柔仁慈的。

 

夜更深,月也更明。他离开的时间到了。三日月跃下窗台,漫步在月光之下。

 

月光如此明亮,夜幕无云,雾气尽数散去。

在普通人看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在深夜漫步的忧郁美男子。说不定何时就会看到他对月吟诗一首,来排解心中的烦忧。

 

一片阴影突然袭来,笼罩在他头上。

 

是谁来破坏了这夜的雅致?三日月宗近抬头望向天空。

 

一道银影划过,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风衣的后摆飞舞摇动着,像是一双展开的羽翼。一身纯白,他好像要和自己身后的月光融为一体。是如此的——圣洁。

 

可是从腰间的长刀和枪械可以看出,他今晚并不是来叙旧的。

 

真是让人头疼啊。

 

 

“今夜的月色真美。”三日月宗近停下脚步,看着站在楼顶的人说,但那双金色的眼睛依旧冰冷无情,丝毫不为三日月眼中的明月所动。

 

毫无反应,实在是令人伤心。他无奈的笑笑,继续说道——

 

“可是鹤啊,你为什么无动于衷呢?”

 

 

“你是我的月亮啊。2*”

 

TBC

 

 

 

 

 

 

 

*1.梗取自黑执事,死神需要用戴眼镜作为代价换来可以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的能力。

*2.俺の月はぉまぇだ   月——tsuki 谐音 喜欢——suki

 

 

 

碎碎念:

半路开出一个刀男的坑

是因为答应了基友要炖了姥爷吃肉

酝酿半天

随后就脑补出很多很多很污很污的片段

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到这一更才刚刚见面

存稿里各种铺垫和前戏

就是没写到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段落

 

 

Believe me

后面一定有肉

虽然不一定十分美味就是了

评论
热度(110)
  1. 梦璃玲Yggdrasil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