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三日鹤】Oh Dear.Oh Death(2)

Yggdrasil:

2.Demon

 

 

“可是鹤啊,你为什么无动于衷呢?”

 

 

“你是我的月亮啊。”



 

 

话音刚落,便已经见到鹤丸从房顶落到了地面,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向他冲了过来。猛然将头一转,刀剑才擦着他的耳旁掠过。三日月甚至能感觉到刀锋擦过耳边瞬间的的寒气。可是鹤丸国永又怎么会放过他,下一次的攻击紧接而来,他只能一点一点的向后退。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即使是看在旧情的份上……”他一边躲闪着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攻击,此刻他也只有庆幸在这狭窄的巷子里挥刀是极其不方便的一件事。对面的人听到他的话之后冷哼一声,又是一刀劈下,“旧情?若是看在旧情的份上,我更不能放过你了。”

 

 

“三日月宗近啊,为什么……”他抬起头,盯着三日月宗近的眼睛。。

 

“为什么你是恶魔呢?”

 

 

 

 

 

 

恶魔,这令人类畏惧的名字。传说中的恶魔有狰狞的面目,色彩奇异的皮肤,尖牙利爪,性情残暴。

 

三日月宗近常常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人类不愧是上帝老爷子最眷顾的孩子,他们的脑子确实很灵活。他对自己的“食物”有着非常公正的评价。人类富有智慧,他们会搞出一些有意思的发明,比如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觉得这些对于恶魔的恶评,大多是人类因为畏惧恶魔而产生的偏见。

 

他们的相貌并不丑恶,甚至美丽。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替人类实现愿望,以此换取他们的灵魂。

 

寻找猎物,签订契约,实现愿望,收取灵魂。恶魔一生都在重复着样的工作。帮助人类实现那些“邪恶肮脏”的愿望是他的职责,他们并不具备人类的是非善恶观,所以也从不会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我希望毁掉五条家。”在契约人这样的愿望下,他第一次来到了五条家的庄园。

 

一身黑衣的他隐藏在树木的阴影里——今夜他将会毁掉这里。而风却在此刻带来了异样的香气,那不是花香,却比花香来得更加醇美诱人。

 

是属于人的,纯洁的灵魂的味道。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鹤丸国永,一身都是干净的白色,笼罩在耀眼的光芒下的孩子。

 

喜欢他灵魂的味道,想把他据为己有。

 

 

……

 

 

 

五条庄园里的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无论是庄园的主人还是仆人,都葬身火海,只有庄园主人的孩子——鹤丸国永幸存下来。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与枕头,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孩子躺在病床上。柔软的银白色头发垂在肩上,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

 

他站在病房的窗前,透过玻璃静静的望着窗内。

落魄而又憔悴。除了那散发诱人香气的灵魂以外,没有任何一点可以让三日月宗近可以把他和那一日在五条家的庄园里见到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自己似乎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拥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想要得到她,但那样的孩子是不会轻易与自己签下契约的。

 

那么要帮助他吗?还是让他……

 

 

他轻笑着,推开门,走进了病房里。从口袋里抽出一把刀子,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那个孩子的唇上……

 

 

 

 

 

幼时家中的一场大火,让他变成了孤儿。

 

那一场灾难是他一生的噩梦。

 

不知道因何而燃起的大火,夺走了他的一切,除了他自己。所有人都说,那是一场不幸的意外,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冲天的火光中,静静站立在那里身穿黑衣的男人,火焰就是从他的手中燃起,吞噬了一切。

 

是恶魔,毁掉了他的生活。他发誓要向这些邪恶的魔鬼复仇,不惜一切代价。

 

所以当一期一振他们对他发出邀约时才毫不犹豫的答应。

 

“愿意加入我们吗?”

 

“成为猎魔人,消除四处作恶的不洁生物。”       

 

数年艰苦的训练将他从一个病弱的少爷变成了令恶魔闻风丧胆的“月下之鹤”,他有着惊人的天赋,稍加训练便已成为优秀的猎人。无数的恶魔死在他的刀下,极度仇恨恶魔的鹤丸国永,对待他们凶狠残忍,毫不留情。但是那个人,并没有出现。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也不知道他的相貌,只有那个背影,被他深深刻印在脑海中——那是在被火焰映的耀眼的一轮新月下,他的衣袂飘扬,从容淡然。令他恨之入骨的魔鬼,却美的惊动人心,甚至让他难以呼吸。

 

 

——多一些,再多一些,杀掉这些恶魔,总有一天我会重新遇到你,也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亲手解决。

 

 

鹤丸国永具有一般人无可比拟的天赋和力量,同时他享受杀死恶魔的快乐,享受复仇的愉悦,无法停下。鲜血溅满他的衣服,似乎让他变得更加激动。

 

就像上瘾一样。

 

他这样的状态,让同伴们既欣喜,又有些担忧。这样毫无顾忌与怜悯的杀戮,是否是正确的,没有人知道。

 

 

 

 

 

即使是这样非日常的生活,对于一直生活在动荡不安中的他来说,也算是平稳的了。

 

有一个人,却将它彻底打破。

 

三日月宗近,出现在了他的生活里。

 

 

在脱离猎魔人身份的日常生活里,鹤丸选择在猎人们接头用的酒吧里当一个服务员。猎人的工作薪酬虽高,但伴随着的风险也非常高。而且逾越了和平相处界线的魔物也并不是经常出现。

 

绚丽的彩色灯光照在酒杯上,折出的光线是美丽的彩虹。他靠在吧台上,手里摆弄着高脚杯。金色的眼瞳,纯白的着装让他在这间酒吧里十分显眼。

 

同僚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一杯深红色的鸡尾酒放在他面前,那不似一般的红,艳丽如血,有一种无法抵抗的诱惑力,去吸引鹤丸国永将它饮下。

 

“是那边的那位客人送给你的哟。”顺着同僚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他看见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端坐在桌前。似乎是注意到了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那个男人回过头,对点头示意。

 

那是摄人心魄的美丽,这种美丽有一种特殊的熟悉感。在彩灯之下,那人的一双眼睛依旧如明月一般明亮。

 

怀着好奇心,他走到那个人的面前。

 

“请问,这杯酒的名字是什什么?”

 

 

“它的名字恶魔之血。”

 

“只赠予,我所倾慕之人。”

 

那人笑着,轻声答道。

 

 

TBC




现在是晚上一点半

撑不住了我要睡觉了

剩下的明天更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怎样把肉端上来而不被和谐

(没有神器不老歌简直so sad)

评论
热度(72)
  1. 梦璃玲Yggdrasil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