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三日鹤】Oh Dear.Oh Death(3)

Yggdrasil:

3.Death

 

如果将恶魔的血喂给年幼的人类,他们便会具备恶魔的血统,拥有常人没有的特殊能力。若让长成之后的人类继续饮用恶魔的血液。恶魔的血液就会像毒品一样让他们上瘾,无法停止……

 

 

悄悄的接近他,诱他饮下恶魔之血,如此他便再也无法逃离自己的身边,这就是他的想法

 

自从与三日月宗近确认关系之后,鹤丸国永的工作积极性提高了一大块。虽说他本来就是认真工作的人,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他在任务中的表现越来越出色,这样的进步让一期一振都觉得难以置信。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切自然是与三日月宗近有关。

 

恶魔之血可以给鹤丸国永强大的力量,它让鹤丸国永强大到可以杀死三日月宗近。身边的人曾经劝他停止这种行为,这太过疯狂。在外人看来,三日月的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但他只是一笑置之。

没有人理解他这样做的最终目的。 

 

 

在这个为了束缚住独自飞翔在辽阔天空的鹤的计划里。恶魔竭尽全力的扮演一个人类。他的角色是一个完美的情人, 他的“舞台”就是他们生活的“家”,他的剧本是动人的爱情故事。

 

他让鹤丸国永沉醉与其中。


在他们共同生活的那段日子里,鹤丸国永每日都要为了任务四处奔波。在他的认知范围里,三日月宗近不过是一个从事着普通工作的人类,所以他不可能让普通人了解他所生活的世界。他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完美,他在家里对自己的猎魔工作绝口不提。

 

他不会知道,他每天辛苦保守的秘密,早已被三日月宗近调查的清清楚楚。而他对自己恋人的了解却仅仅停留在他出生在富裕人家,有一份薪酬极高的白领工作。

 


“工作”结束之后他总要强掩疲惫,将染了血污,弄脏了的衣服丢弃。三日月总是微笑着迎接回家的他。为了能让这一场“表演”进行的更加完美,千百年来习惯了被下属和仆人照顾的高贵恶魔也开始学着烹饪人类的食物。

 

“虽然从以前开始就总是被别人照顾,不过如果是鹤的话,我也是可以照顾你的啊。”黑色的衬衫外罩着带着花边的小围裙,三日月宗近站在灶台前面,翻动着菜谱。而鹤丸作为工装的白色的衣服,大多也都是三日月为他挑选的——三日月并不擅长打扮,却具有打扮人的独特的眼光。

 

这也许是自他失去家人之后,第一次被人这样细致的照顾,被人这样温柔的对待。就算是在三日月宗近低头忙着的时候,突然绕到背后去吓唬他,他也不会责怪自己,而是轻轻拍拍他的头,一边“哈哈哈”的夸着他真是可爱,随后将他揽在怀里,让劳累了一天的他睡在自己的肩头……

 

以“普通人类”的身份存在的三日月宗近也是可靠而且强大的,他的温柔如水,使人沉溺。

 

 

可是为什么会为了鹤丸国永做到这一步呢?他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这个“猎物”与别人不同吧。

 


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拥吻缠绵,披着各自虚伪的外表,他们在“舞台”上演绎着浪漫的恋情。

 

这场欺骗的爱情故事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落幕。

昏暗的灯光照不亮雾气弥漫的巷子。

 

今晚,鹤丸国永接到的消息是萤丸代替明石国行传递来的——有本该被死神带走的灵魂被恶魔签下契约。

 

今晚,三日月宗近的契约已经完成,他的契约人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尸体上还留着一些温度。他把死去的人类放在地上,仍然是向她鞠躬,推门将要离去。

 

但是窗外笼罩着迷雾的小巷里传来的声音让他停住了

 

是人踩过地面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子弹壳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响声和手枪上膛的声音。

 

是猎人来了。

 

恶魔也有血统的区别,三日月宗近的血统纯正而高贵,以他的身手和力量,被普通的猎魔人打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一个在几千年来一直遵守着与人类和平共处的约定的恶魔,他还是希望能避开这些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

 

 

可是那已经晚了。他推开门的声音已经惊动了身处与迷雾中的猎魔人。来不及躲闪,一道寒光划破雾气直冲他而来。

 

 

山中之鹤一样纯白的衣衫,金色的眼睛像明星一样闪烁。鹤丸国永用枪指着三日月,他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还有三日月宗近一双本应皎如明月的双眼,现在则是血一般的红色。惊诧,难以置信,愤怒——强烈的感情要从他的心中溢出来。害他家破人亡,四处流浪的人,那个人,他永远不会忘记。

 

 

 

 

 

那一夜他向他开了枪。

 

三日月宗近面带微笑随着枪声倒下,看着四溅的血液飞过他的眼前染红了他一身的白衣。空气中是枪响后的硝烟的味道和血液的……

 

甜蜜的气味。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三日月宗近慢慢站起来。他想往后退,想离开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地方,但他逃不了,三日月血液的味道吸引他不断靠近他。

 

喉中的干渴难以忍受,想要饮下那红色带着甜蜜味道的液体,想到得到力量。

 

 

“我想要得到你,但你却拒绝了我啊。”他面前的人神情是如此的悲伤,手轻拂过他的脸庞,“真是遗憾,这美丽又纯洁的灵魂……”

 

“鹤啊,你果然忘记了。”

 

“普通的子弹是不能杀死我的。“

 

“你可是被我选中的饮下了恶魔之血的人啊。”

 

 

 

 

 

 

利刃在空中舞动切开空气的声音不断响起,刀尖与砖石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分别的几年间,鹤丸国永的刀法更加精湛。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的三日月宗近躲避他的攻击变得更加困难。同时他也知道,他并不敢轻易动刀。

 

普通的刀剑无法杀死恶魔,即使受伤,恶魔所具备的特殊能力也可以迅速是伤口恢复如痴,但伤口流出的血液必定会使他陷入失控的状态。

 

一刀斩来,他向后一闪,巧妙的避开。转身跃起踩上树枝,又一转身站到了窗台上。紧接着的一刀砍在了树枝上,再次被他躲掉了。

 

“普通的武器是伤不了我的。”三日月宗近双手抱在胸前,微笑着提醒站在地上的人。

 

“这一点你上次已经提醒过我了,”鹤丸国永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他的手腕一转,刀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轻松收入刀鞘里,“我为你准备了特别的礼物。”

 

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枪,银色的枪身泛着寒光。他又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同样是银色的子弹。与一般的子弹不同,这几颗子弹的弹壳上刻着精美的花纹。

 

“怎么样,被吓到了吗?”他熟练的拆下弹夹,将子弹放了进去,“这颗子弹,可是能杀死恶魔的子弹啊。”

 

鹤丸国永歪头一笑,冲了上去。

 

 

 

 

 

 

 

 

月下的两人追逐奔跑着,枪响弹鸣在巷道间不同回转。三日月宗近只能不停的改变躲避的位置,消耗着对方手里的弹药

 

一颗,两颗,三颗……

 

计算中倒数第二颗子弹弹壳落地的叮当响声,他躲藏在墙后的阴影里,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他知道鹤丸国永的情况一定也比他好不了哪里去。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必须要更认真的应对。

 

随风而来的,是属于那个人的灵魂的味道——这证明他就在附近不远处。

 

三日月宗近自阴影里走出,抬头望见鹤丸站在路中央,枪指着他走来的方向。

 

 

“让几千岁的老人家被追得到处跑,猎人们未必太不近人情了一些。”他调笑道。

 

“几千岁的老人家不假,作为恶魔,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谈论人情呢?当年为了得到我的灵魂而欺骗我的你,现在跟我谈论人情,不觉得十分可笑吗?”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你觉得那是我对你的伤害啊……

 

“想要对毁掉你的家庭并且伤害了你的我复仇吗……”

 

“我也要认真起来了啊,来试试杀掉我吧。”

 

 

黑色的风衣向后一甩,三日月宗近又飞上了屋顶。他只能紧紧跟着他,快速移动的目标难以命中,他只能选择等着目标慢下来再进行攻击。三日月在一幢又一幢房屋之间移动着,他也只好随着他移动,不停兜圈子,最后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他们又站在了刚刚那棵高大的树上,树茂密的树叶层层遮挡,开始发黄将要脱落的叶子摇动哗哗作响,既无法透光,也不能清楚的听到声音,只知道是从上面传来的,三日月宗近站到了比他高一些的树枝上,一时也无法分辨对方的位置。

 

只好向上走了。

 

他跳起来想要站到更高的枝杈上。

 

却在落在树枝上的那一瞬间,听到了枝杈断裂的声音。那一瞬间他看到了树枝上刚刚留下的刀痕。

 

他向着树旁的房屋撞下去。

 

恍然间他看到了寒鸦在月下振翅飞起,用一双黑羽将他包裹。耳边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是一声钝响,他撞在了地上。

 

 

 

 

 

“虽说白衣染上红色会让鹤变得更加美丽,但无法展翅飞翔的你,可一点也不美啊。”躺在地板上的人对他说道,环顾四周,他们身处无人的民居之中。三日月宗近松开了环在他肩上的手。在鹤丸国永将要坠落的那一刻,他抱住了他一起撞了进来。

 

“三日月宗近,你疯了吗?!”脱离他的怀抱保护的鹤丸国永立刻喊了出来,他用枪抵住他的额头,用刀撑着地面,“你想死吗?为什么要救我!”

 

“你在关心我。”

 

“毕竟我受伤了可以马上好起来,你受伤了就麻烦了。”他侧过头去看着这一地狼藉,身上的伤口并没有很强烈的疼痛感,但是血液的流失却是真实可感的

 

 “鹤啊,难道你不想要吗?”一地的玻璃碎片在三日月宗近身上划出一道道伤痕。但他并不急于用自己的力量治愈身上的伤口,也丝毫不顾忌抵在他额头上的枪里有可以杀死他的子弹。他用手握住刀刃,鲜血流出,滴落在他破碎的衣衫上,他将沾满鲜血的手伸向鹤丸国永,将温热的血液涂抹在鹤丸苍白的唇上。

 

“你无法拒绝……就像我是如此渴望得到你一样,这瘾是无法戒除的。”

 

“我的月亮啊……”

 

“我所渴求的不只是你的灵魂,而是完整的你啊……”

 

 

 

银月的光华从破碎的窗扇中射入,洒在他们身上,时间仿佛凝止,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重。他看不清隐藏在阴影中的鹤丸的脸上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只是感觉到身上的重量在一点点加重,而跨在他身上的人,在不停颤抖着。

                     

 

 

不能原谅这个人,更不能原谅轻易爱上他的自己。

 

不想一个人住在那个有着两个人回忆的“家”里,所以才拉了朋友们一起。但是逃避却让他一次比一次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他是无法轻易忘记这些事情的。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轻声念着三日月宗近的名字,他突然抬起拿枪的手——

 

 

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向天空射出。

 

鹤丸用痛苦的表情看着他,停留在眼眶中的泪水溢出,无法停止。

 

就像五年之前的那个夜晚。

 

“三日月宗近啊,为什么……”他用已经喊到沙哑而且发颤的的声音说着。

 

“为什么你是恶魔呢?”

 

 

 

恶魔的血液是肮脏不洁的,但是对于这污秽之物的渴望已经将他的理智消磨殆尽。

 

白色被弄脏,是很明显的。

 

既然此身已被污浊浸染,不如就这样与你一同坠入地狱吧。

 

TBC


OOC修的我想哭

抱歉食言了

写到DEATH这一篇,已经快4000字了

想着还是把肉单独放出来吧

脑洞这种东西,有了就一定要快写

不然会越拖越多(多么痛的领悟)



评论
热度(65)
  1. 梦璃玲Yggdrasil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