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夜空中最亮的星(总裁三明×摄影师鹤球 现代paro he短篇)

趣多多_弯妹w:

建议附BGM:夜空中最亮的星

——————————————————

“恭喜日本东川赏摄影奖的获得者——鹤丸国永先生!”

刺亮刺亮的聚光灯照在舞台角落的人身上,那人皮肤本就苍白,被灯光的高亮度激灵一下还楞在原地似乎没缓过神,好像台上念的是其他人的名字一样。

旋即响起的激烈掌声似乎是要把他淹没一样,鹤丸这才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拖着步子走上台中央,那个他等待了期盼了七年的地方,此刻聚光灯集中闪耀的地方。

捧过奖杯的一刹那鹤丸都还是恍惚的,他几乎被这个巨大的惊喜吓昏了头。他的视线逐一扫过台下的人,有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有工作结缘的同事如莺丸一期,有一直支持他的好友如烛台切大俱利,最后定格在那个他迷茫夜空里给他指明方向的启明星——三日月。

三日月就那么一如往常地坐在第一排,鹤丸闭着眼都能描摹出他的样子。深蓝的略长的头发,浓密又细长的睫毛,一弯月亮沉在底端的眼睛,坚挺的鼻梁,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堪称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俊美无双的容貌。

所有感情溢满在胸腔像是要磅礴涌出却又像是鱼刺哽在喉咙处,最后他凑近话筒生硬地吐出几句干瘪的话语来:“谢谢…”

 

三日月有幸被邀请在第一排,近距离观赏了鹤丸获奖的情形。

明明那个让他骄傲的人就站在台上,近在眼前,三日月的思绪却不受控制地四处飘散。

他想起第一次捡到鹤丸时,明明还是个身高只达到他腰际的小孩子,就在他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这么高了。

那时候他还是个穷困潦倒没什么名气的小摄影师,明明撑起一个人的日子就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可见着这小孩蜜糖似的眼睛朝他一闪一扑的心像着了魔一般软下来,接纳了这个年仅八岁的小白饭先生住进他那个还不足五十平米的家。

小孩像是带有天生的好运气一样,自住进来后他便接到几笔生意,勉强能维持两个人的过活。小孩说他叫鹤丸,他便叫他鹤,给他带来好运在他困苦时期带来救赎的仙鹤。

感情在平淡日子的磨砺中变了味,一开始的喜欢变成了习惯,变成了让人不由自主沉沦的独占欲,变成了想把他捧上天的宠溺。

意识到情感变质的那段时间,他会在鹤丸睡下后窝在狭窄的阳台一根一根地抽烟,夏季的闷热让他背上冒出黏糊糊的一层汗,可心却像是十二月冰封的湖底。

鹤丸十六岁那年他去学校给他开家长会,会后被班主任留下来结结巴巴教训了一通不负责任连孩子费用都是孩子自己打工补贴下来等等。

走出校门的时候鹤丸正单腿支撑着那辆用了好几年的破旧自信车,不甚在意地冲他笑:“哟三日月!”鹤丸早就不叫他哥哥了,老喜欢三日月三日月地喊着。

午后的日晕正好,明亮的阳光斜洒在他比起同龄人来说略显苍白的皮肤和笑颜上,也许就是那时他想,这是他夜空中最亮的星。

 

鹤丸想,他有一个秘密大概和三日月有关却不会想要告诉三日月。

三日月打电话那个晚上他就在离阳台只有几步只距的榻榻米上,闭着眼却没睡着。

他听见三日月对电话那头模模糊糊说些什么,手机晃着一小片宝蓝色的光闪闪烁烁让他头疼的厉害,夏季的夜风闷热潮湿,他只单睁着眼望三日月的方向,最后心里满涨涨的苦涩让他忍不住想要笑起来,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骂了声:“傻子。”

那个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很久之前三日月对他说:“摄影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事物拍下来,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你会发现这些无可名状的事物都以奇异的方式被记录了下来。”

“那三日月相机里有我吗?”

“有,一整个相机里都是你。”三日月确实没说谎,他的一整个花了大半部分的积蓄的相机里满满当当都是鹤丸。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鹤丸见到了这个破旧的住房前自从他跟着三日月生活后从没见过的盛大排场。

三日月把他本就刚睡醒还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揉得更乱:“鹤,回家了。”

 

车子在高速路上行驶,鹤丸把脑袋依在窗沿。黑暗延伸处有三三两两细碎的路灯光在闪烁,鹤丸扳着自己的手指感受心脏在左胸口扑通扑通狂跳。

到家后三日月还没来得及把西服脱下挂在衣架就被鹤丸从卧房里喊了去。

鹤丸把自己蒙在铺盖里,只有自己知道耳垂滚烫烫地在烧。隔着厚厚的被子闷声闷气指使三日月去开电脑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

文件夹也没附名称,三日月不甚在意地点开,而后瞳孔猛的睁大又缩小。

文件夹里全是照片,有关三日月的照片,这样的那样的三日月的照片。午憩时脸颊因为压住手肘而变红的三日月,工作时认真又严肃的三日月,夜晚在阳台上吸烟被白蒙蒙雾气萦绕的三日月…所有感情猝不及防涌进三日月情感神经里,像是鹤丸十八岁给他告白的那个夜晚,少年澄澈透亮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吵闹着叫嚣着口口声声说三日月我喜欢你啊。

三日月再回头去看床上软软的一团,心里甚是欢喜,快乐近乎要把心脏外面那层薄膜冲开来,最后转换成一个拥抱的动作。

 

鹤丸被三日月从被窝里捞出来从背后圈住,随意瞥了眼窗外明星莹莹,声音低低的平缓的又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放弃这个梦想,我认识的三日月,是个随心所欲,无论何时都从容淡静的男人。”他复又抬头去看三日月,亮闪闪的眼眸里带了微乎其微的请求。

三日月静了很久。

这个姿势颇为费力,三日月干脆把鹤丸扳正面对着自己,一字一顿:“我有鹤在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他用手去盖住鹤丸那双摸遍了各种机械器材的手,那双在黑暗中带给他救赎动力和希望的手。

鹤丸把下巴抵在三日月肩膀上:“那你后悔吗?”

“我只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你。”

 
 

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那曾与我同心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太阳先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fin.

——————————————————

提前祝@AKI生日快乐啦

本来想把情感写的再细腻一点但是能力有限(手动再见)最后拿了一段歌词凑字数(手动再见)

另外一方面也当做破两百fo的贺文啦

祝食用愉快_(:з)∠)_

热烈地向我投喂回复和热情吧!

 
评论
热度(102)
  1. 梦璃玲趣多多_弯妹w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