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三日鹤]白天比黑夜更可怕?(下)、(尾声)

Lulu:

※被系统屏了两次,一次修改了下解除了,又一次啥也没做系统默默的解除了=_=

※希望大家静静吃个肉,不要举(报)

※总裁秘书PARO,情节不多,肉稍重口

※被LFT折腾得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能继续求评论来安慰一下么?


下文指路→不老歌

 

     →weibo图片

 

 

尾声


鹤丸醒来后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四周很暗,自己晕睡前的记忆还停留在一间明亮得刺眼房间,和现在身处的地方截然不同,墙壁的窗帘从两旁向中央密密的合上,中间仅露着一丝不明显的小缝,顺着看去外面的天色也已经黑了。

房间很大,不是公司办公室的那间套房,也不是自己的卧室,是一间从未来过的陌生房间。

陌生的床铺,陌生的吊灯,陌生的家具布置,唯一认识的只有枕头垫在腰后、半躺半坐姿势靠在床头的三日月,他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宽松和服,手上拿着一叠A4大小的文件,正在认真的看着。

鹤丸恍然发现自己身上也穿着一件和他颜色款式一样的和服,应该是同一个牌子吧,鹤丸猜测的想,就是尺码大了些,袖子和领口空荡荡的。

回想起两个人下午的种种狂乱行为,鹤丸觉得现在的这种相处方式正常得有些不真实。

床头柜上的台灯散发出昏暗的暖黄光线,鹤丸认出三日月手上的那份文件是明天会议要他主持发言的资料,自己今天上午亲手递给他的,头脑不需要复杂的推理运作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这个时间才做准备。

三日月好像没有发现自己醒了,鹤丸也不想让他发现,难得静静的什么都不用做的靠在他身边,鹤丸珍惜的希望这一刻可以持续的久一些,从三日月身上传来好闻的气味,不知道是衣物的薰香还是沐浴乳,如果是薰香的话自己这件也应该有的,鹤丸抬起袖子嗅了嗅,完全没有气味,那股若隐若无的香气十分迷人,鹤丸忍不住把脑袋往三日月的身边凑了凑。

三日月感觉到了,伸出一只手臂把鹤丸带到怀里,他没有说话,视线也没有离开手上的文件。

鹤丸抬头看到了他的正脸,呆呆的盯了几秒钟,忍不住笑出声音,三日月的目光终于从文件上移开,疑惑的看着他。

“你戴的是老花镜吗?”虽然知道不太可能,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了。

三日月似乎想着就算直接回答他,他可能也不会相信,于是把眼镜摘下来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鹤丸感觉眼前的事物缩小、放远,是近视镜,度数不大。

“一百五十度,不过有些散光,晚上比较严重。”三日月重新戴上,淡淡开口。

三日月行事并不高调,只是本身太过耀眼,经常带给旁人一种无所无能的嚣张气势,鹤丸有时候会暗挫挫的想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弱点,现在看到了,听他亲口说出来了,自己没有丝毫的开心,反倒是满满的心疼,他又愣愣的盯着这个人看了半天,觉得脸上开始发烫起来,完了,鹤丸如此想着,自己居然觉得他戴着土气的黑框眼镜的样子也这么帅,不会真的要喜欢他到戴老花镜的年纪吧。

“肚子饿吗?”三日月已经看完手上最后一页资料,把它放到床边的矮柜上,眼镜也摘了下来。

经过他一提醒,鹤丸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开口问:“你要做饭吗?”话刚出口他就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蠢,三日月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

果然,三日月看了一眼手表,笑眯眯的回答他:“才八点,出去吃吧。”

“不用了,我会做饭!”鹤丸迅速否定了他的提议,好不容易才过来一次三日月的住所,他还想多在这里呆一会,如果两个人出去吃饭,肯定在吃过之后就要各回各家了,他立刻就要从床上爬起来,结果还未直起身体,腰间传来的酸软又让他倒了回去,鹤丸趴在男人身上磨牙,他好像忘了这个人几个小时前对自己做了什么。

三日月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思索了几秒钟,一拍手:“叫外卖好了,寿司怎么样?”

鹤丸飞快的点头,商议决定。

看着三日月一边念叨着很久没叫过了不记得外卖卡在哪里,一边在房间的抽屉里翻找的样子,鹤丸觉得这个人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偶尔有些马虎的男人而已。

然后,过了一个小时,鹤丸怔怔的看着由两位餐厅员工抬进来的,两米长、足够十几个人食用的、超豪华的寿司船,配合着身边男人“哈哈甚好甚好”的笑声,鹤丸扶着额头觉得自己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需要好好的适应一下这位总裁先生。


评论
热度(212)
  1. 梦璃玲Lulu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