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飞蛾扑火(第三章/ABO/HE)

谢尘安:

目录:


第零章&第一章    第二章


=-=-=-=--=-=-=-=-=-=-=-=-=-=-=-=-=-=




【第三章】怪物


 


中原中也并没有因为涉嫌参与校园暴力事件而被开除,但太宰治向受害者赔偿了一大笔医疗费,并亲自来到学校,向他的小野猫教导“正当防卫”的限度。


与中原中也面对面地坐在那栋开满了曼陀罗的小洋房里,太宰治微笑着伸出手来,摸了摸中原中也的头发。


阳光温柔地穿过窗户,投射在咖啡杯里,坐在桌子对侧的两人四目相对,咖啡的雾气氤氲出丝绸般的质感,在视线与视线交汇的地方蔓延开来。


“中也,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年幼的孩子有些忐忑地垂下头去。“对不起,太宰先生,我给您惹了麻烦。我错了,我不该打他们,至少不能在学校里打他们。我可以把他们引到隐秘的地方,不让老师发现这件事……”


年轻的上校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羞得通红的脸颊,在慢慢欣赏了许久之后,这才笑眯了眼睛,有些痞气地拍了拍手掌。“错——中也,那些都是小事,你的错误在于没有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来挑战你吗?因为你还不够强。如果你强到了我这个地步,那么他人的嫉妒就会变为崇拜。人会对自己跳一跳能够着的东西产生嫉妒之情,却会对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心生崇拜与敬畏。”


“中也,你还不够强,这才是你的错误。”


中原中也的眸子微微睁大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太宰先生不仅没有因为他的错误而生气,反而宽慰了他,给他指明了道路。


这就是他在黑暗里遇到的神明,慈悲睿智,宽容善良,还有一点护短。中原中也怔怔地凝视着他的眼眸,那双深褐色的眸子深不见底,里面似乎藏着黑洞。强烈的吸引力让中原中也摒住了呼吸,微微颤抖起来。


“太宰先生……我明白了,谢谢您。”


 


身为帝国军部最耀眼的新星,年轻的上校教导出了一批骁勇善战的将士,他原以为他的小鹰隼也会向他计划中的方向成长,却没有料到那个孩子和普通人不一样。


后来,他为帝国南征北战,一去便是六年时光。当翩翩青年回到帝星的时候,他为眼前的画面怔了怔。


记忆里那个怯生生的孩子抽条了,长大了。虽然还是那么矮小,却明显比六年前的模样多了一股活力。


少年穿着一身黑色风衣,戴着一顶精致的爵士帽,几缕橘色的发丝垂在肩头,和阳光一般耀眼。


少年的五官和记忆里相比舒展开来许多,带着一种介于成年人与孩童之间的纯净与朝气。他的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眼角染着张扬傲慢之意,当那双眼眸凝视着他的太宰先生时,里面迸射出了绚丽的火花,却又在短暂的失控后再度归为宁静,小心翼翼地藏起了其中的热忱。


“太宰先生,您回来了。”


此时的太宰治已经成为了帝国的将军,六年的战功让他收获了更多荣誉与尊敬,可那些身外之物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但少年此时的模样,对他来说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中也?”太宰治关上了家门,顺手解开了军装外衣的扣子。


中原中也笑着接过太宰先生的外套,将之铺在了客厅的沙发靠背上。“先生……”


“嗯。”太宰治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想像六年前那样摸摸对方的头顶,可那顶碍眼的帽子妨碍了他的行动。“你从哪儿搞来这么个帽子?”


“您不喜欢吗,我这就把它摘下来。”说着,中原中也伸出了手,却在半空中被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掌握住了腕子。


俯视着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少年,太宰治心知,这个距离实在是近得有些暧昧了。之前中也还小,自然不用担心距离的问题,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发育期的少年了,像这个年纪的omega,本该呆在恒温杀毒玻璃舱里,等待最终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不用,中也这样很可爱。”


脸小的人戴着帽子确实愈发显得精致玲珑。那只原本打算覆在少年头顶的手摸上了他的脸颊,却又十分自然地滑动着手指,将他鬓角的碎发拨到了耳后。


指间微微有些发烫,太宰治看着自己的手指,却发现被自己抚摸过的地方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润。


“谢……谢谢您。”矮小的少年低垂着头,不愿让人看见他眸中的神色。


 


经年未见的两人约好在休息日一起去街上转转,顺便聊一聊彼此在这六年间的过往,填补记忆上的空缺。到了约会的那一天,太宰治穿上了一件浅驼色的风衣,休闲的服装将他原本刻板、神秘的轮廓柔化了,那个总是被包裹在黑色军服里的男人此时变得愈发和蔼可亲起来。中原中也跟在他的身侧,慢慢地行走着,街道两旁的风景对他似乎没有丝毫吸引力,他乖巧地垂着头,看着自己的鞋。


“中也,谈恋爱了吗?在学校里有没有遇到合适的alpha?”


“您为什么会关心这样的问题?”


“我是你的监护人。”


在三维立交轨道上急速行驶的宇宙智能车带起猛烈的气流,风捧起了两人的发丝,在漫天星河之下轻轻摇摆。


中原中也抬起头来,茫然地环视着四周繁弦急管、灯红酒绿的风景。“先生,请您不要将我看成一个omega,我现在已经很强大了,我不用依附于alpha生活,所以请您不要强求我爱上别人,我做不到。”


“我知道你很强大,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就明白你和普通的omega不一样。”


中原中也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太宰先生的眼睛。


“中也,你知道吗,如果换做是别的omega,在那么幼小的年纪遇到虫潮,早就死于虫潮辐射出来的放射性元素了。”


中原中也并非没有察觉这些异常,他一直都明白,自己的体质与天赋好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许多,无论是omega,beta,还是alpha。就算是在基因测试中取得最高分数的alpha同级生,进了格斗训练室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他可以一脚踢断厚度三十厘米的钢化玻璃,一拳击碎直径二米的特种铅球,轻轻一跃跳到七八层楼的高度。大地的重力对他来说似乎也成为了摆设,惯性、加速度、力学原理,一切限制人类的枷锁在他这里都形同虚设。


他知道这是不正常的,就算身处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社会,这样的事情还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


“先生,您原来一直都知道……”我是个怪物。


太宰治打断了他的话。“中也,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吗?”


“当、当然记得!当时的您从战舰上走下来,霞光从地平线照耀过来,您逆着光,挥一挥手,成千上万的虫便化为了齑粉……”


太宰治挑着眉眼,微笑着看着他。“中也,你明白了吗?”


中也,你明白了吗,一个年轻到可怕的男人为何会登上帝国的权力高峰,甚至连帝国第一国防综合军校那样的庞然大物也要给他三分薄面,百般照拂他推荐入学的omega——因为他也是个怪物。常人必须握住枪杆、架起炮火才能与虫抗衡,但他只用这样轻轻地动一下手指头。


俯视着中原中也眼中自己的倒影,太宰治在心里无声地叹息。这孩子,果然还是年幼了些。


然而此时的太宰治却并没有意识到,或在潜意识里主动避开了这样一条思路。中原中也对他的感情毫无保留,那样赤诚,那样信任,那样憧憬与景仰……在“神明”的光辉下,中原中也只是一个盲目的信徒,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太宰治本人。


 


两人来到公园,漫步于林荫道上,聊起了各自过往的六年。中原中也渴望得知太宰先生的一切,可对方只是微笑着,漫不经心地说着一个又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但即便如此,少年依然甘之如饴。


“去年我去了伽马星系,那里出现了新的虫洞。那是一个危险的任务,我折损了四成手下。在堵上虫洞、歼灭高智慧虫兽之后,我又遇上了海盗团,他们拦截了我的战舰。”


“您受伤了吗?”中原中也呼吸一窒,从小跟着星际海盗鬼混的他自然明白那些海盗的劣根性与套路,他们最喜欢在猎物虚弱的时候攻其不备,趁火打劫。


“有惊无险而已。”看着少年紧张的模样,太宰治本想摸摸他的头,最后却笑着敲了敲他的帽子。


少年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在意识到自己习惯性的小动作之后,他猛地垂下头去,不敢让自己最尊敬的太宰先生看见自己的表情。


原来是还没有磨钝爪子的小野猫啊。


太宰治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耳朵根,无声地笑了笑。


这孩子,大概一直在自己面前压抑本性吧。可是身为一个训鹰人,他并不想在即将迎来收获的时候彻底放开双手,让这枚即将打磨好的璞玉疏远自己。他知道自己的内心很矛盾,也明白这时的中也想要什么,但他不能给他,还要继续装傻。


说起来,他也挺好奇,在他不在的这六年里,中也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养成这样有些娇纵的性格?他原以为身为omega的中也在军校里会受到欺负,至少在初次发情期到来的时候便会惹来巨大的麻烦,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当太宰治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走回来,一手举着一杯奶昔,望向中也之前坐着的长椅时,他似乎找到了答案。


他不过是去排队给两人买甜品,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视觉冲击极强的画面。他的小野猫正高抬腿踢向一个陌生的男子,对方轻巧地向后跃去两三米,躲过了这雷霆一击。中原中也的进攻速度极快,动作干净利落,一击不中,便收回那条纤长笔直的腿,站稳的瞬间向前疾速突进了两步,转手又给了对方一个肘击,却堪堪被对方格挡下来。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零点一秒之内,小野猫的动作异常敏捷,太宰治身经百战,自然看出了中也的门道。少年对力量的把握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收放自如,行云流水,然而这还不是少年最值得褒奖的地方。


力的产生是需要一个起势的,只有爆炸性的加速度才能让人在出拳的时候瞬间达到可怕的力度,同理,在收回力道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巨大的反加速度来遏制之前的冲力。但是少年似乎突破了这些局限,他在进攻的时候,并不需要那个速度的积累,力的收与放不用经过这些原理上的流程,这才使得他的身手要比常人迅猛得多。


假以时日,中原中也会变成一个拥有绝对武力的人,然而此时的他却做出了符合他年龄的举动——


“臭小子,信不信我揍死你!”中原中也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帽檐下的眼角挑起一个傲慢而又轻蔑的弧度。


他的模样是那么地张扬恣肆,不可一世,这样无法无天的小模样和在太宰治面前乖巧温驯的样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猛地出了鞘,在阳光下反射着夺目的光彩。


太宰治轻轻吹了声口哨,举起属于自己的那份奶昔,咕噜咕噜地从吸管里吮了两口。


“哦!中也!你发怒的模样真是太美妙了!请让我杀死你,以探求‘死’与‘神’的科学真谛吧!”那名被中原中也恶语相加的男子露出了一个有些夸张的笑容,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了三个纺锤体形的物体。


“你疯了!在马路上制造爆破会被抓起来的!”中原中也瞪大了一双美丽的蓝眼睛,由于发怒而氲出来的一层水雾染着微微的红润,将他的脸颊衬托得愈发美丽。


梶井基次郎露出了一个陶醉的笑容。“为了探索科学,人类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中也,我是那么地想知道你这么强的原因……”


在中原中也正要一脚踢飞这个该死的科学变态时,一杯奶昔被塞进了他的手里,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揽住了他的胯部,示意他放松肌肉。在看到太宰先生的瞬间,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收回了一切动作,剑拔弩张之势顷刻消弭。少年垂着头,乖巧地看着自己的鞋,仿佛之前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


“太宰先生,您回来了。”他的嗓音温和而又谦逊,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心虚,仿佛之前暴力冲动的那个小恶魔只是错觉一般。


在看到太宰将军的瞬间,梶井基次郎也安分了下来,笑嘻嘻地把掌心里的炸弹放回了原处,对长辈敬了一个军礼。“将军您好,我是梶井基次郎,中原中也的学长。很荣幸见到您,您比报纸上的模样还要帅!”


太宰治收回之前搁在中原中也髋骨上的手,笑眯眯地拍了拍对方的肩。“非凡的能力虽然美好,但不要在帝星滥用。梶井,中也并不是唯一的‘同类’,你大可不必这样缠着他。”


梶井基次郎藏在墨镜之下的眼睛眨了眨,这才郑重地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三下五除二便离开了两人的视野。


太宰治明白,这个少年已经懂了他话语里藏着的含义,但当他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小野猫时,却发现中也正仰着头凝视着他,眼眸里亮晶晶的,似乎倒映着星辰大海。


“先生……”您是在回护我吗?中原中也的脸又红润起来,也不知是之前发怒没有散去的水汽,还是因为羞涩而染上的红霞。


太宰治双手握住属于自己的那份奶昔,吱溜溜地吸了两口吸管。“中也,不用顾及任何人,做你自己就好。”


那双深棕色的眼眸如寒星一般明亮,中原中也怔怔地凝视着先生的眸子,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之后,中原中也躺在浴缸里,双眼望向天花板,神游天外。


蒸腾的水雾将少年细嫩的皮肤抹上一层暧昧的白,花洒喷出的温水浇灌在少年的身上,发出清爽绵密的水声。


太宰先生温柔的眉眼浮现在中原中也的脑海里,他的呼吸渐渐也染上了温度。六年,六年未见,他原以为时光会在自己的心中日复一日地加深先生的重量,却又渐渐冲淡自己在先生心中的轮廓,然而先生并没有遗忘他,反而怜惜他,珍视他,回护他,鼓励他……那个在黑暗世界里指引他前行的神明,原来对他亦存在着感情。


少年的身体渐渐染上一层绯红,不知是被温水蒸的,还是出于羞涩。


先生有喜欢的人吗?他那么强大,那么温柔,一定有许多爱慕者吧……


中原中也垂下头来,将自己整个人埋在浴缸的水里。


先生喜欢什么样的人呢?听说大家都喜欢温柔乖巧的类型,像自己这样暴力娇纵的模样一定不讨巧吧……可是先生又说了,“做你自己就好”,先生并不讨厌我暴躁冲动的模样吗?


中原中也猛地吸了一口气,却忘了自己的脸正埋在水里。呛水的痛苦让他趴在浴缸的外缘上,猛烈地咳嗽起来。


太宰先生的声音从浴室的门外传来。“中也,你怎么了?”


中原中也想张嘴说话,却发现自己全身酥软起来,张开嘴唇,一声暧昧的呻吟便滑出了口腔。


他早已不是会为生理期的到来而惊慌失措的孩子,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手足无措起来。他知道自己的生理期骤然来袭了,他本可以像以往那样自己找到抑制剂,注射两针扛过去,可现在他心心念念的男人就站在浴室的门外——他是个alpha,一个健康强大的alpha,在面对omega的信息素时,一定不会拒绝吧?


“中也?”男人的声线有些低沉,醇厚如一杯美酒。


眼泪顺着中原中也的眼眶流下来,他浑身上下软成一滩春水,欲望像潮水一样涌来,omega致命的香气蔓延在空气里,又湿又甜。


先生对我并非毫无感情……


中原中也试图用胳膊肘撑起自己的身体,却顺着浴缸的边缘滑了下去,整个人撞在坚硬的内壁上,激起层层水花,发出巨大的响声。


“中也?”太宰治推开了门,扑面而来的香味让他怔了怔。他的大脑短路了两秒才重新回归正常。然而当他望向浴缸的时候,脑子里似乎有一百只小虫“嗡”地爆开了。


少年无力地抚着浴缸的墙壁,面若春花,泪眼迷离。他虽然体形娇小,可四肢已经完全长开了,骨骼比例非常完美,一层薄薄的肌肉覆盖在上面,精悍却不夸张,糅合了力量与柔嫩。他的皮肤被温热的水汽蒸得红润润的,就像是抹了蜜一样。水珠在他的肩膀上流淌,顺着肌肉的纹路,滑落至颈窝下方,在锁骨处积出一个小水洼。


那双湛蓝的眸子湿漉漉的,里面藏匿的眷恋、崇敬、渴望……在这一刻全部暴露开来,仿佛被他凝视的那个人,便是他的全世界。


 


 


 


【飞蛾扑火/TBC】


 


我觉得太宰先生会讨厌中也的帽子一定是有理由的,他这么喜欢摸别人的头,看看TV的ED,他简直是摸头狂魔啊!他也产生过摸中也头发的想法吧,可惜被这个破帽子挡住了(……),嗯,破帽子。


卡肉什么的绝对是错觉,错觉……这一章快6k字了,于是断了下文。


让一个职业小黄文F1赛车手不开车,noooo!





评论
热度(334)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