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飞蛾扑火(第五章/ABO/HE)

谢尘安:

目录:


第零章&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第五章】祭奠


 


“疲惫而美丽的脸呦,


我深情地爱着。


也许这样更稳妥吧。


从众多无忧无虑的脸中,


轻易就能发现你……”


 


“中也,你从刚刚开始就在念些什么?”太宰治穿着一身整洁的黑色西装,手捧花束,面色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疲惫。他静静地坐在靠近车窗的座位上,就像一位普通的帝都居民一样,享受着周末时光。


阳光从车窗之外投射进来,细碎而又璀璨的光斑落在太宰治的身上,将他深棕色的发丝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他的五官是那么地精致,虽然没有深邃的轮廓,但却意外地符合他身上淡淡的书卷气质。他虽然有着全帝国数一数二的战斗力,但气场意外地有亲和力,内敛而又温润,正如他的脸庞一样,随和而又清俊,没有一丝侵略性。


此时他的脸庞沾染着一丝莫名的疲惫,流露出一点忧郁的味道,竟像毒品一样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这张疲惫而又美丽的脸庞,我深情地爱着。


中原中也收回视线,转了转笔,将手帐递给了对方。“先生,这是我写的诗。”


太宰治将花束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慢慢地翻着书页。他轻声笑了笑,这才叹息了一声,说道:“有句古诗说,‘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中也,你还小,怎么总写一些悲伤的抒情诗歌呢?年轻人应该有朝气一些。”


解开枷锁,露出你的本性,活泼而又充满希望——那样就好。


将手帐递回的时候,太宰治的手指和中原中也的手指短暂地触碰在了一起。他微微怔了怔,脑海里闪过前天发生的那起桃色事件,大脑空白了两秒。


他突然下定了决心,带中也去墓园祭奠无辜的亡灵——但这样究竟是对是错?


他隐隐希望这孩子发现端倪从而离自己远一点,却又不希望他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甚至是反目成仇……太宰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地抚摸着怀中的花束,不愿意去想那些最坏的结局。


少年的嗓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先生,其实在我人生过往的这些年里,已经经历过许多事情了。虽然无法与您相比,但也算是丰富多彩、多灾多难啦。”


太宰治怔怔地盯着对方的眸子,良久,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中原中也的一生实在是太不幸了,甚至没有逃脱命运里最大的不幸,在暴风雨的前夕盲目地微笑着。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中也能一直这样盲目地活着,远离黑暗,远离苦难,就算有朝一日他会恨他都没有关系。


——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太宰治倒吸一口凉气,心脏的肌肉酸得发疼。


 


沉默的气氛在两人之间酝酿了许久,在压抑的氛围即将化为洪水猛兽之前,开往郊外墓园的车微微震动了一下,终于在终点站——皇家墓园停下了发动机。太宰治双手抱着花,静穆地走下了车。中原中也双手插兜,一蹦一跳地跟在他的身后。


“先生,您要祭奠谁?”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太宰治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爽朗地笑了笑。


中原中也微微怔了怔,他一时语塞,有一些好奇,有一些惆怅,甚至有一些嫉妒。


为什么先生最重要的人不能是我呢?


活人永远比不过死人。中原中也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比太宰治矮了大半个头的少年垂下了脑袋,帽子侧边的一条装饰链顺着他的动作向下滑去,金属在阳光下急切地闪了一道反光,金灿灿的,稍纵即逝。那道光最终融进他的发丝里,仿佛他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阳光中一般。


“您爱他吗?”少年的声音就像羽毛一样轻柔,仿佛稍微触碰一下,就会在空气里支离破碎。


太宰治沉沉地俯视着他,似乎想看进他的灵魂深处,然而此时的他只能看见少年头顶上的帽子以及几缕在阳光下有些透明的浅色发丝。


“爱,我爱他。”男人的嗓音有些许沙哑。


中原中也倔强地抿了抿唇,微不可察地吸了吸鼻子。


 


墓园里整齐地排列着各式各样的墓碑,树叶在阳光与风中簌簌作响,在地上抖落浮动的光斑。一望无际的墓碑有些阴森,如果是阴天的话一定有着恐怖影院的视觉效果,然而此时的世间万物都融化在阳光中,就好像在生与死之间沟通了一道桥梁。


风温柔地吹着,在贫瘠泥土里扎根的红色野花轻轻摇摆着身姿,几片娇嫩的花瓣随风而落,就好像几滴在水面上漂浮的血,渐渐化开了边缘。


中原中也喜欢跟在太宰治的身后行走,落后他两三步,这样便能一直看着对方高大的背影,然而此时的他却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太宰治停在了一座墓碑前,弯下腰来将怀里的花束放在了那座无字碑上,中原中也才回过神来。


看着那座墓碑,中原中也好奇地问道:“他……没有名字吗?”


“有,他叫‘二号’。”


“感觉更像是某种编号呢……是孤儿院给他起的名字吗?”中原中也开始飞速在脑海里搜索着帝星可能给孤儿这样起名的孤儿院,然而终归只是徒劳无功。


那便是囚犯?亦或者是医院里病床的编号?


太宰治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确实是某种编号,不过不是孤儿院。他是帝国的孩子,是帝国的……英雄。”


在说出“英雄”两个字的时候,太宰治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那笑里带着三分嘲讽,三分怜悯,三分悲哀,却又是十二分的悲恸。


中原中也愣愣地凝视着他的表情,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他原以为先生对帝国拥有百分百的忠诚,可先生现在的表情……不仅不是愚忠,也许反而还有些叛逆与厌恶。


他看不懂先生,一直以来都看不懂他。这种感觉很危险,就像毒品一样危险,却愈发激起了他有些孩子气的好奇心。


“英雄?”中原中也挑起一边的眉毛,歪了歪脖子。


“以身殉国的英雄。”说罢,太宰治转过身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下摆上的泥土,微笑着凝望进中原中也的眼睛里。


那双蓝色的眼眸是那么地干净、清澈,就像最为纯净天真的孩子一般,眼底闪烁着好奇与怜悯。


太宰治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他的运转需要无数人的血肉做燃料。旁人往往只看见了它表面上的光鲜,却难以看清那些繁华之下的荒芜与残酷。然而这就是帝国的本质——掠夺,屠杀,镇压与蒙蔽。中也,请记住我的话,你可以为帝国效力,却永远不要把自己的信任错付给不值得的人。”


“我只信任您。”中原中也收回了眼底的孩子气,对着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要完全信任我,中也。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这是帝国军人必需的品质。”将军向他的后背回了一礼,如同古老的教皇给新王加冕。


“但是……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你。中也,你只要相信这一点就够了。”


 


阳光来得快,去得也快。骤雨倾盆,狂风乱作,电闪雷鸣。星际环境本就是这般不稳定,两人早已习惯,然而在没开车、没带伞的情况下,沦落到在荒郊野外的交通车站等车的地步,估计还是头一遭。


太宰治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将之罩在了中原中也的头上。刚刚从身上脱下来的外套还带着一点体温,中原中也忍不住抓紧了先生的衣服,却又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只穿着一件衬衣的太宰治。


他的白衬衫被彻底打湿了,半透明的布料贴在身上,却只勾勒出了皮肤的轮廓,而没有晕染出肤色。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先生浑身都被掩埋在了绷带之下,想必那件衬衫的下面,还是厚厚的绷带吧。


那件外套上还沾着对方的体味,alpha的信息素带着极强的侵略性,这种味道和先生本人的气质似乎有些不相符,但中原中也早已习惯了这种味道。他小的时候还有些害怕这种象征着绝对力量与强权的气息,后来却将之视为自己的避风港。


先生不会伤害他,他永远相信这一点。


然而那股充满安全感的气味很快就在雨水的侵蚀里消散了。就像是吸毒的人突然被抢走了最后一口毒品一样,中原中也有些茫然失措地抱住太宰治的腰,无助地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对方的胸膛里。


“先生,您冷吗,两个人抱在一起就不冷了。”中原中也小心翼翼地为自己的行为寻找托词。


这点小猫腻哪里瞒得过太宰治?他只是笑了笑,便将自己的下巴压在了对方的帽檐上——如果没有这顶该死的帽子,他本可以直接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对方的头顶上,仅仅隔着一件自己的衣服,更加亲密地摩擦着他的头发。


“谢谢,这样果然不冷了,中也真聪明。”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既然对方主动给了借口,自己也可以在雨帘的遮掩下稍微放肆一把吧?


太宰治胳膊一伸,揽住了对方的腰,将之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


铺天盖地的雨幕刷拉拉地下着,泥土上流淌着银亮的水洼。水珠在地面弹跳,溅起一颗颗珠圆玉润的小水滴,青翠欲滴的植物抖动着叶片,细腻的水纹在植物的脉络上舒展开来。


湿润的空气里游荡着清冷的微风,却又点燃了一把炙热的火。


这一刻,两人居然不约而同地希望雨更大一点,而那辆开回市中心的公交车永远都不要来。


 


数日后,中原中也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军校毕业了。他的表现实在是太优秀,以至于差一点就赶上了当年的太宰治,现在的帝国将军,未来的帝国军部主席。


当太宰治将中原中也带进帝国军部,向上级引荐这名优秀的后辈时,所有人都赞同了他的提议——让这名有着无限可能的后辈暂时加入他的麾下,等到羽翼丰满的那天再离开第一军团,接手第五军团的指挥权,从此成为帝国炙手可热的新一代势力。


回到家中的时候,中原中也开了一瓶十年的葡萄酒来庆祝。他不敢告诉先生自己在他离开的六年里沾染了抽烟喝酒的坏习惯,现在总算有借口稍微喝一点了。


“先生,谢谢您的培养与保护之情,如果没有您,我早就——”


“中也,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帮助了你一把,要谢的话,先谢谢你自己。”太宰治晃了晃指间的酒杯,暗红色的酒液透过玻璃杯,在他的指间投射出璀璨的光影,就像是阳光下的湖面一般,波光粼粼。


中原中也盯着他的手指,一时竟有些被蛊惑。大概是酒气有些上头了,他觉得自己的头似乎有些晕,他一张开口,便听见了自己嗓音里的波澜。


“先生……”洋洋盈耳,袅袅余音。


“中也,战争并不像你在学校里经历过的训练,它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太宰治的声色一如往常,对中也的感情视若无睹,就像一个真正的老师,严肃的长辈。“就算是我,我都会在战争里受伤。我不希望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你必须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看着他的表情,太宰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根据军部下达的指令,三天后我们要去菲尼克斯星系第四百七十五号星球坐标255,391,141附近铲除一个新虫洞。中也,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就收拾行李。记住,不要在军队里喝酒。”


说着,太宰治伸出食指,戳了戳中原中也的额头。谁知,对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软绵绵地咬了上去。


湿润的唇带着微微的酒气,柔软的舌头滑过指尖的瞬间,太宰治的心痒了一下,就好像有小奶猫在心脏最敏感的地方磨了磨爪子。


“中也?”太宰治试探地缩了缩手指,却被对方一把咬住了指腹。


这是……喝醉了吧。酒量怎么这么差?太宰治失笑出声,干脆用手指逗弄了起来。带着一层薄茧的手指在对方滑腻的口腔里揉搓着,时而拨动软软的舌尖,时而挑弄尖尖的小虎牙,津液顺着中原中也的嘴角向下流淌。


茫然的双眸,湛蓝的虹膜,湿润的眼角,淫糜的汁液。


太宰治的眸色暗了暗,一把抽回了手指,用没有被唾液打湿的另一只手捏了捏对方的鼻子。


“酒品真差。”年轻的将军打趣地评价着他的新副官。


他的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然而下腹早已热成一片。


“真是只会撒娇的小野猫。”


说罢,他似乎又觉得不解气,又补了一句。


“磨人的小野猫。”


 


【飞蛾扑火/TBC】


//抱歉,最近三次元实在是比较忙,每天晚上忙回来衣服都来不及脱,倒头就睡……大概23号就忙完暂时脱离苦海了,到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更新不稳定啦,日更或隔日更是可以保证的!(握拳)


//这里还是弱弱说一下本文的基本结构情况。本文共计20章,每章4~6k字,总计10W字(字数再减少的话我就不会讲故事了QAQ),开三次车,后续会有强制(……),有虐恋,有肉偿(……),有黑科技,有一些关于人权、科技和性别平等方面的思考。从第12章开始时间轴拨到第0章“死亡”那里,从下一章开始进入剧情小高潮,哒宰桑会给我们透点底,告诉我们真相的蛛丝马迹啦。


//感谢所有阅读并支持本文的小伙伴!感谢你们愿意追这个对同人来说有点长的故事,爱你们,摸摸裆!=3=我会加油好好写不辜负每一位小天使的!

评论
热度(272)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