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飞蛾扑火(第八章/ABO/HE)

谢尘安:

连着三天日更了,求表扬求夸奖=v=


我好像被挂了,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懵比和难过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一不黑角色二不黑原作三不混圈掐架四不出本收费,每天那么忙晚上回来熬夜码字无偿劳动,只为了让大家开心,我这样做究竟惹谁了……审美和理解上的差异确实存在,可这不是彼此伤害的理由啊。


我知道有人喜欢我,也有人讨厌我,这个避免不了。我只能尽量让喜欢我的小伙伴收获更好的阅读体验,因此并不会因为自己暂时的难过而断更或弃坑。每一个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都是我继续写下去的理由,我应该对你们负责,也应该对自己的文字负责。


感谢阅读,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与评论。爱你们,么么哒~


 


PS:我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毕竟自己写的东西太黑太血腥了,可能有人没看到第一章的防雷提示就从后文往前开始看,于是踩到了雷,这是我的错。我以后还是把每章节会出现的病态描写提前做个警示吧。


本章会具体描写克隆人,可能会引起心理上的不适,慎。


本章起,双黑决裂,虽然我自己觉得完全不虐,但不知道大家的虐点如何……可能还是有点虐的吧?慎。


目录:


第零章&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第八章】歌哭


 


中原中也并不敢去向太宰治询问真相。生物的本能让他明白,如果他向先生问了这样的问题,两人之间一定会出现无法弥补的隔阂。


没错,先生是无辜的,他一定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中原中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非常自欺欺人,可他不愿意接受太宰治的背叛。


在他心里,先生永远是救世主,而不是悲剧的始作俑者。


 


中原中也离开了帝星,回到了菲尼克斯星系。他原本打算找一个小星球暂住下来,通过自己的“故乡”寻找可能的蛛丝马迹,可他的运气向来不太好,他乘坐的星际游轮在旅途中荣幸地遇到了海盗。


“举起手来,打劫!”一名海盗破窗而入,嚣张地挥舞着激光剑。随后,一群拿着武器的人爬上了这艘客船,露出了狰狞而又贪婪的笑容。


中原中也微微眯起双眸。他感受不到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这些人,很弱。


“你,为什么不投降?”一名海盗将剑尖瞄准了中原中也。


太弱了,这些人一旦失去武器,就和砧板上的肉没什么区别。他们自身没有任何力量,这些人,和先生与自己不一样……


是了,先生与自己,终究和普通人不一样。中原中也明明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却不愿意去细想,此时倒是能沉下心来慢慢思考前因后果了。


他并非不知道“异能”这个概念。早在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之后,他便私下调查过异能的相关情报。据说异能和虫一样,是因为宇宙辐射而变异产生的。有的人类和虫兽一起产生了变异,从而得到了超越科学原理的力量,而另一部分人没有变异,除了后天修习的体术以外不具有任何身体自身的能力。


看着这个矮小的少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海盗傲慢地将剑挥了下去。在激光剑即将碰到下巴的瞬间,中原中也一个轻灵的高抬腿,踢向了那名海盗的手腕。只听“咔吧”一声,那人的腕骨竟这样活生生被一脚踢断!


带着怒气的一击引爆了操控重力的异能,中原中也的那一脚比钢筋水泥还要沉重。仿佛在瞬间被数万斤的重量碾过手腕,海盗痛苦地哭喊起来,激光剑应声落在地上,将游轮的地板划破一条十厘米长的口子。


周围嘈杂的旅客都在这样可怖的哀嚎声中停下了喧闹,甚至用或是敬畏或是恐惧或是感激的眼神望着这位被包裹在漆黑外衣之内的少年。


鸦雀无声。


骤然的安静就像是在滚烫的热锅里丢了一大把冰冷的沙,此时除了海盗的哀号,竟没有任何人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被打断了思路的中原中也有些生气,他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嗷嗷大叫的海盗,冷冷地命令道:“带我去找你的上司。”


重力场以他为圆心,在周遭画了一个半径大约两米的圆。上升的气流吹起了中原中也的衣角与头发,他的脸上挂着冷冷的微笑,张扬明丽的面孔上唯有残忍与冷酷。


无形的威压沉沉地将那名海盗的脊骨按在地板上,他的脸早已被重力压得扭曲,大滩大滩的血液从他嘴角流淌出来。


海盗的同伙心知自己惹上了不能惹的人,连忙收起了武器,向周围受惊的旅客鞠了一躬,这才诚惶诚恐地走上前两步,将自己的脊背狠狠地弯下去,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比这位可怕的异能者要矮上一点。


“您、您找我们有何事?”


中原中也傲慢地扬了扬下巴。“我不找喽啰,我找的是你们上司。让他带我去原第五万四千六百八十一号星球的据点——如果它还存在的话。”


 


即便中原中也在释放重力场的时候损坏了游轮的地板,他依然收到了部分旅客的谢礼。拎着行李与谢礼,中原中也在海盗团成员的点头哈腰之中,来到了一颗较为繁华的星球。


“如果方便的话,您可以暂时住在我们海盗团的据点里。”一名独眼的海盗诚恳地建议道。


“别太拘谨,其实我曾经也是海盗团的成员。”中原中也挑起一边嘴角,露出了一个“自己人”的笑容。


留下满脸错愕的海盗,中原中也大步向建筑物的内部走去。


 


华丽的水晶吊灯悬挂在高高的天花板上,在昏暗的大厅里投下暧昧的光。


中原中也踏过长长的地毯,走到了大厅正中心的沙发前,盯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的男人轻轻抚摸着沙发上凸起的一小块,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睡在毛毯之下的小女孩。


“中原中也。”那个男人头也不抬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中原中也微微皱起了眉毛。


“我一直都知道,你有回来的这一天。”


“您是?”


“我是森鸥外,一名江湖医生。”中年男人抬起头来,对着他和蔼一笑。“中也君,我们又见面了。”


“又?”中原中也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脖子。


森鸥外站起身来,低声说道:“你难道忘了你的‘双胞胎兄弟’?跟我来吧,别打扰小爱丽丝休息。”


森鸥外带着中原中也来到了一栋漆黑的医馆。“中也君,你那位‘兄弟’,当年还是我救活的呢。”


中原中也茫然地望着他,这样重要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忘掉了。记忆里的那个人一直很虚弱,被扣押在海盗团的据点里。如果幼年的自己从海盗团逃跑,那么他的兄弟便会在那里永眠。


救活?难道他曾经死过?


看着中原中也一脸茫然的表情,森鸥外便大致猜出了他的经历,只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中也君,如果真相比较残酷,保持一无所知的状态也许比较好哦。”


短暂的沉默之后,中原中也脱下帽子,对着这位不怒自威的首领鞠了一躬。“您不是说,猜到我会有回来的这一天么?您潜意识里也希望我探查到真相吧。”


“想起来了?”森鸥外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头。


中原中也抬起头来,静静地凝视着森鸥外,似乎是在看他,又似乎只是在发呆。


“……只想起来了一部分。”


“难过吗?”


“习惯了。”


森鸥外沉沉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推开了医馆的门。


古老的大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吱呀”,笔直的阳光投射进去,灰尘在光影之中翩翩起舞。


“他的尸体被保存在了这里。虫灾那次没能救回来。”


“谢谢。一个失去了骨髓的人,能活这么久也是奇迹了。”中原中也有些嘲讽地笑了笑。


森鸥外似乎有些意外,原来中原中也比他想象中还要敏锐一些。他原以为中也君还是一个孩子。


“哈哈,不仅是骨髓,其实大脑与脑脊液也丢失了许多。其实在他离开帝星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我们照顾的一直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只是它现在已经彻底坏掉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中原中也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既然是彻底坏掉了的空壳,那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去看它呢?”


“中也君,慧极必伤呦。”森鸥外意味深长地凝视着中原中也的眼眸。


“首领,您多虑了,不过还是非常感谢您。”离开医馆的路上,中原中也对着这位长辈又鞠了一躬。


 


虽然中原中也嘴里说着不想看看那具空壳,可是在医馆的大门合上之前,他仍然匆匆回头望了一眼,从屋内的黑暗里瞥见了一副让他椎心泣血的画面。


透明的玻璃舱里装满了黄色的粘液,一具赤裸的肉体悬浮在那些液体里。粘稠的泡沫漂浮在它的四周,一些白色的小泡沫混合在他橘色的长发里,无机质地摆动着。


它的表情安详而又空灵,衬着薄到透明的皮肤,竟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美感,病态而又诡异。似乎是在笑,又似乎并没有笑。嘴角微微上扬,眼尾却不带一丝笑意。它似乎从未真正以人类的姿态存活过,而是一具出自大师之手的人偶娃娃,既没有生,亦没有死。


小巧的手腕,精致的五指,像古老的瓷器一般细腻而又温润。它的指甲似乎很久没有修剪了,长得有些长,却丝毫不破坏它的美感。那只像艺术品一样完美的手在透明的液体中无力地悬浮着,轻轻垂在大腿的两侧,投下淡淡的影子。顺着那双苍白瘦削的腿向下看去,是一对细瘦的脚踝。每次洗澡的时候,中原中也一垂头便能看到它。此时眺望着那双熟悉的脚,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不真实感。


笔直的阳光投射在玻璃舱上,正好集中地落在了它的脸颊上。中原中也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睡着的模样,是这个样子的。


这具美丽精致的躯壳,似乎随时会醒来,现在不过是陷入了小憩而已。


多么可笑啊,明明内里早已被掏空了,外表却依然这般美好。


先生,如果我现在依然陪在您身边的话,迟早有一天也会变得和它一样吧?


您养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您其实一直都不喜欢我,只是和养小猫小狗一样养着玩的吧?就算是喜欢,也仅仅局限于主人对宠物的喜欢之情。当宠物还讨您欢心的时候,您便对它表现出极度的宠溺与呵护,一旦玩腻了,就将之一脚踹开。


原来当时您说玩腻了,并不是假话。毕竟这个世上最希望我去死的人,就是您啊。


 


真可笑啊,明明您才是最想要我命的人,我却像飞蛾扑火一样地贪恋这份虚假的温暖。真是可悲啊,先生。人类的趋光性真是太可悲了。


 


中原中也坐在一棵大树的阴影之下,翻阅着自己的手帐。在众多对先生的赞美诗中,他瞥见了这样的诗句:


 


神啊,我深知俗人狡诈的阴谋


是如何运用晦涩的细丝来编织


神啊,我深知这种编织的功夫


越是细微精致,暴露时越可笑


 


神啊,我在心中识破浮世万象


它是多么费尽心思被装点起来


而我始终保持着沉默


像一无所知一般活着


 


要是先生看到了,一定又会批评自己无病呻吟了吧?


中原中也淡淡地笑了笑,合上了手帐。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有些人天生就特别擅长思考人性中的阴暗面,就像孩子一样,对他人的喜怒哀乐异常敏感。当同龄人在阳光下奔跑的时候,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阴影里,独自一人,冷眼旁观,思考着人性的丑恶与世界的起源。这是他们的优点,却也是致命的缺陷。


“中也君,慧极必伤呦。”耳畔似乎还萦绕着森鸥外的声音。


中原中也披着一身长长的风衣,从那件漆黑的外壳里伸出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冷着脸,将帽檐向下拉了拉。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投落下来,将他的下巴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那张精致的脸庞上无悲无喜,他似乎不会再为那个叫做太宰治的男人而悲伤难过。


以我慧极必伤,换你情深不寿。先生,这样的游戏,公平吗?


 


森鸥外十分欣赏中原中也,在他回到据点的第二天,这位爱好战术谋略的首领便让这位年轻人成为了干部。


“你小时候呆着的那片区域,管理力度确实不够,以至于你并没有跟着那些成员过上一个快乐的童年。虽然那边的星球基本都在那次虫灾中被毁于一旦,但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将那块地盘分进了临近的区域里。现在,我把它的管理权交给你了。”森鸥外笑眯眯地说着,他的表情是那么地慈祥,就像是一位普通的邻家大叔。


中原中也摘下帽子,单膝跪在了首领的面前。“我应该做些什么?”


安祥的中年男人睁开了双眼,“为我建立一个新的帝国。”


浓密的睫毛微微下垂,遮住了那双蓝眸里的诧异。


“中也君,如何?”森鸥外将双手放在了桌子上,十指交叉。


“这便是您建立这个组织的目的?”中原中也抬眸,凝视着这位微笑着的男人。他跪在地上,那人坐在沙发前,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却又隐隐传递着无言的默契。


“被舍弃的孩子,总得有一个容身所。我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个港湾。”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红色洋装的小女孩便蹦蹦跳跳地从不远处的积木堆里跑了过来,扑进了森鸥外的怀里。


“林太郎——”像洋娃娃一样可爱大方的金发女孩甜腻腻地喊着他的名字。森鸥外宠溺地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


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中原中也莫名地想起了那个曾经将他放在手心里呵护的男人。他的眸色微微一黯,轻声笑了笑。


“是啊,人总得有一个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森鸥外将女孩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温柔地凝视着中原中也的眼睛,似乎是要看进他的灵魂深处。


单膝跪在地上的少年动摇了。他原以为先生的身边就是他的家,在他再度沦为孤儿的时候,居然却是森鸥外又一次收留了他。


“我可以信任您吗?”记忆里,他似乎也对太宰治说过相同的话。


“当然可以。”中年男人灿烂地笑了笑。“中也君,你还记得红叶吗?她明天会从帝星回来,你若是对帝国还有什么留恋的话,不妨见见她。她会带回你感兴趣的消息。”


 


【飞蛾扑火/TBC】


//看本章标题就知道,是准备写虐的,可是……下不了手啊,完全不舍得啊。



评论
热度(276)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