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敦芥】心拍数

陈情:

  

    国家资料档案局发生了一次爆炸,爆炸时中岛敦正在该目的地收集情报。

    中岛敦从太宰治手中接过身体检查报告时,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的震惊,他再三向太宰确认后,终于不甘心的死死攥紧文件。

    “我回来了。”中岛敦蹑手蹑脚的踏进屋子,有甜腻的香味隐隐从厨房传来。他窜到厨房门口看见锅炉上煮着新鲜的红豆汤,芥川围着自己圣诞节时送的围裙,面容冷淡的朝他点点头,手继续专注料理新鲜的海鱼,认真的眉眼在夕阳薄弱的光线下平添生活的暖意。这样的光景很快会消失吗?想到再也见不到芥川,中岛敦感觉自己心脏尖锐的疼痛起来。

    “怎么了?”芥川扫了人虎一眼,不太适应往常聒噪不停的中岛敦突然安静下来。

    “哎?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你在很好。”中岛敦慌张的将双手叠在背后,脸上咧开笑容深怕被芥川发现自己不对劲。

    “出去外面呆着,碍手碍脚厨房挤死了。”芥川看着他难看的假笑嫌弃的将人踹出去。

    “是是是,谨遵龙之介大人旨意。”中岛敦能看见芥川微微泛红的耳根,他趁对方别过脸时,借着踹出去的后座力双脚一蹬,迅速在芥川脸颊上印下一吻。

    “龙之介,我喜欢你。”



    “龙之介,今天天气真好,我喜欢你哟。”

    “龙之介,蛋糕喂我一勺吃吧,因为我喜欢你嘛。”

    “龙之介晚安,我喜欢你。”

    芥川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只要和中岛敦见一次面,对方就每天对他例行告白。刚开始他烦不胜烦,渐渐的又如吸毒上瘾般,内心隐隐期待着他每天对自己说一句喜欢,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几个字,都能让他心脏瞬间饱和。

    他不是没察觉到中岛敦从那天下午回来开始的不对劲,只是对方不说他也不问。私底下他查了不少,线索一到太宰治那边就全断了。他去找过太宰治,能得到的只有太宰治摇头的答复。

    芥川坐在百来层大厦天台的石阶上,高处的冷风带来丝丝刺骨的寒意,中岛敦提出变回老虎给他取暖的请求被芥川驳回,他喜欢牵着中岛敦的手,左手十指交握的温度能让他安心。中岛敦像往常一样坐在芥川的左边,他将头靠在芥川胸前,隔着冰冷的外套能听见芥川胸膛里微弱的心跳声,他满足的调整姿势伸出右手搂紧芥川的腰,两具身体紧紧依偎在一起。

    两人的目光一起望向海平线上逐渐沉落的夕阳,金色的光线卷带着瑰丽的晚霞在天空的织锦下起舞,点缀的星层在云朵上露出羞涩的面容,夕阳缱绻万千的一寸一寸融入波光粼粼的海面,像极了一场曲终人散前的盛大舞宴,大海重归夜晚怀抱。中岛敦抬起头看着芥川清俊的脸,那双眼睛随着夕阳沉落被漆黑浸染,很快有零星的火光在芥川眼底倒映起来,中岛敦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直到那双明亮的眼睛盛极星辰也无法比拟的万家灯火。

    中岛敦转回头,他们脚下称为横滨的城市,已经在夜空的巨幕下闪烁着一簇一簇温暖而明亮的灯光,从零星点点最后堆积成铺天盖地的壮阔,即使是价值连城的钻石画也无法与之媲美。

    “呐,龙之介。”巨大的风声贯穿在芥川耳边,他听不清楚中岛敦在说什么,但他还是侧过头看着中岛敦示意他说下去。

    “我前阵子出去收集情报,档案局爆炸你知道的吧。”中岛敦并没有看着那双倒映着他身影的眼睛。

    “我当时被炸晕了过去,犯罪者在我心脏里装了国家机密资料的芯片和绑定炸弹,只要外界干扰到芯片炸弹就会启动。那人知道逃不了国家追捕,所以只是想随便找个尸体掩藏而已。”中岛敦的手被芥川拽的疼痛,轻笑的回握紧芥川的手,他比谁都清楚芥川心里肯定更不好受。

    “只是他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吧。”中岛敦触碰着芥川左手无名指的戒指,那是芥川生日时他跪下求婚给他戴的,金属光润的色泽很适合芥川修长白皙的手。

    “我去找过与谢野晶子小姐问她能不能帮我把东西取出来。我真的不想死,我还没活够呢,我还没看着你慢慢变老,还没有和你一起出国正式结婚,我还想吃你给我做的饭,想给你洗衣服给你暖床,想天冷给你加衣天热给你扇扇子,想带你去喝最喜欢的红豆汤请你吃喜欢的甜点,想你咳嗽时给你拍背喂你吃药生病时背你去医院,还想每天每天都被你骂蠢人虎。龙之介,我还没有看够你啊。”中岛敦语带哽咽,手颤抖的捧着芥川的脸。

    “可是她说,唯有这个她也无能为力,芯片占满了我整个心脏的二分之一,只要她动一下心脏周围的血脉都会成为外界的干扰因素,而只要炸药从心脏炸开,我整个人都会炸成一堆血块,这已经不是重伤而是直接死亡了。”中岛敦握着芥川的手放在胸前,透过衬衫薄薄的体温感受心脏的跳动。

    “我的心脏,告诉我现在我正活着。就像我每天醒来,它都会告诉我,它永远永远比前一天更喜欢你。”他低下头,轻轻吻上了芥川的眼睛,嘴里能尝到苦涩的咸腥味,随即他又在芥川唇上轻啄一口。

    中岛敦笑着,他的紫金瞳倒映着芥川凌乱的黑发苍白的脸,泪水从那双盛满星光的眼眸夺眶而出,这是他第一次见芥川流泪,几年下来他见过芥川数不胜数的表情,唯有泪水,是从来都不曾见的。

    “龙之介,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中岛敦抱紧芥川,任由自己沉溺在对方的气息中。

    “所以,龙之介就算是变软弱一点,向我多撒娇一点也是没关系的哟。”

    “因为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骗子。”

    芥川声线冷然的推开中岛敦,眼神森然冰冷。既然现在中岛敦对他坦白真相,也就表明中岛敦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他面带漠然的站起身,整个身子在风中看起来摇摇欲坠。芥川弓着身子剧烈咳嗽,一把甩开人虎伸过来的手。中岛敦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一个字也不想信。

    “既然你说喜欢我,那就证明给我看吧。”芥川闭上眼,在中岛敦错愣的眼神中往后一躺直直朝大楼外侧坠落。

    风声在耳边喧哗,他计算着还有多少秒自己会掉落到地上粉身碎骨,失重的感觉如同他被掏空的内心一样,他看见天台的人虎紧跟着他跳下,面带嘲讽的露出笑意。

    预想的钻心疼痛并没有袭来,中岛敦紧紧把他抱在怀里,下一秒身子陷入巨大的白毛堆里,然而下落的冲击力让他还是断了三根肋骨狠狠吐出一口血。

    中岛敦化回人身抱着接近昏眩的芥川,他躺在怀里像一个被人扔掉的破布玩偶,看起来无比脆弱不堪,中岛敦眼泪也跟着涌了出来。他的腿因为临时变身缺乏缓冲血肉模糊的陷在地里,可还是执着的想从地里站起来送芥川去侦探社。就在中岛敦掏出手机给侦探社打电话时,芥川一把抓住他的手,血模糊了芥川半边的眼睛,他张了张嘴,喉咙里全是甜腻的血腥味,中岛敦将头低了下来极力辨认着芥川的话语。

    “咳……咳,有时候我会在想,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会有怎样的未来。”芥川的语气缓慢,仿佛每说一个字都在耗尽自己每一分的生命力。

    “可是每当我这么想时,又觉得你一定会出现。”

    “太宰治给予了我生存的选择,却没教会我生活。”芥川将左手与中岛敦带着戒指的手紧紧扣在一起,语带笑意的说:

    “所以,中岛敦,你就是为了遇见我而存在的。”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从我生活中退场。”中岛敦泪水滴落在芥川脸上,他也是一脸笑着道:“你话还真多。”

    “我从没说过我话少……咳,咳咳”芥川缩在中岛敦怀里剧烈咳嗽。

    “我……芥川龙之介,不是会容易喜欢上别人的人,同样我也不会轻易放弃一个人。”说完这句话,芥川终于脱力得昏了过去,任由中岛敦抱着他泪流满面。

    “我能遇见你,真的觉得活着很好。”中岛敦郑重的芥川额头上烙印一吻,再也不敢耽搁片刻联系侦探社请求救助。他不是没想过在自己死亡前离开芥川,让他去选择能够和他一起生活的人,可是中岛敦始终是自私的,他做好失去所有的准备,唯有芥川,他不能放手。

 

 

    芥川醒来时,闻到了熟悉的消毒水味,只是浑身并没有感到常有的伤口和疼痛,那么帮他医治的人肯定就是侦探社的与谢野晶子了。他侧过头,看到一个毛茸茸白花花的脑袋,心底升起温柔的暖意,他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手纹丝不动的被对方抓在掌心里,随着他的抽动,中岛敦毛茸茸的脑袋也跟着晃动。

    “唔,龙之介,你醒啦,我再睡会。”中岛敦支起脑袋茫然的看着芥川,又困顿的闭上眼砸回床上。下一秒,中岛敦倏地睁开眼看着芥川,在掐了脸一把发现不是梦后大力的把对方禁锢在怀里。

    “你想勒死我吗?”芥川没好气的白了中岛敦一眼,他看了墙上的时间自己就睡了一天。

    “可是我送你来的路上你吐了好多血,而且平常与谢小姐治疗后人都能活蹦乱跳了,你还一直睡着。”中岛敦委屈的看着芥川,用脑袋蹭着对方表示不满。

    “那是被你蹭的累。”芥川对中岛敦的委屈视而不见,自顾自的往床边摸索衣服。

     芥川穿好衣服后,转过身中岛敦瞪大双眼期待的看着他,仿佛一只等待投喂的家猫。芥川叹了口气走过去揉着他的脑袋。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你此一生只有一瞬,若只相守一瞬亦是一生。’”

    芥川低下头在中岛敦脸颊上轻轻一吻。

    “人虎,我们回家。”

 

     当天傍晚,芥川从信箱里收到太宰治的来信,然后当晚把中岛敦继续打成重残。

 

致亲爱的中岛龙之介君:

      当然这个姓氏是敦君无意在侦探社自言自语说的,我觉得还挺适合你,嘿嘿嘿。

      这一次给你来信只是想跟你说明,我前阵子跟你的上头BOSS森鸥外先生打了一个赌,这个赌是关于如何哄骗敦君假想自己心脏里有一颗炸弹,而他又何时会将这事告诉你,以及在告诉你之后你会有怎样的反应。

      当然事件的起因仅仅是爱丽丝有天看见你的时候,好奇的问了一句森鸥外先生你哭过吗。

      事此,你应该已经能明白事件的经过了,顺便身为你导师的我也如愿以偿的赢得了赌注。

      祝你和敦君生活更加愉快。

                                                                                      太宰治


评论
热度(177)
  1. 梦璃玲山月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