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从头

詅聼:

·最后一点是为了下篇的古风做尝试,提个意见吧~(๑•ᴗ•๑)


·这是当初找感觉用的,动作少,矫情多←_←   ̄^ ̄


 


要说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关系,很多人都能说上两句,什么最强搭档、什么拆迁组合,内容五花八门,却都离不开“搭档”与“争吵”这两个主题。他们的确是最适合彼此的搭档,但同时也是此生最大的仇敌。人们说了很多,但没一个人敢说他们关系好。


事实上,太宰治在黑手党内确立威信也不过因为两件事。


当时森鸥外进来时身后跟了个小小少年,质地考究、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将他的身材衬托的格外理想,黑发雪肤琉璃眼,黑色中露出的白色绷带是眉间细雪、月下白霜,勾人心魂。眉清目秀的脸上一抹微笑像是鸟儿轻盈的羽毛,划过空中不留一丝痕迹,这便是太宰治了。他像一张白纸,让人觉得他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可当他看向你时,你又会认为她眼中只有你,鸢色眼瞳如同无底深渊,使人沉沦而不自知。


少年太宰治颇有日后撩妹之王的风范,听着周围成堆的女人们叽叽喳喳竟也不烦,听清的回两句,听不清的就微笑,一张欺神骗鬼的温柔笑脸哄得那些女人们脸红心跳,引来周围大片羡慕嫉妒的目光,不少人心里暗暗记住这位美少年的名字。可太宰治是谁?要只是这么平淡的开场他也不会能成为史上最年轻干部了,没等这群人把“太宰治”这几个字琢磨透,就再次被刷新了世界观。


中原中也,组织内部的名人了。刚进组时小男孩抓着尾崎红叶的衣角,怯生生从华服后探出一张精致可爱的包子脸,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长睫毛一眨一眨,活像个坠入凡尘的小天使。声音也是软软糯糯的,自我介绍时“中原中也”四个字像蜜糖一样甜入心坎。萌的众人不要不要的。


不过这个“小天使”在训练场上还是瞎了众人的狗眼,小胳膊小腿却有着与之不符的怪力,异能力像是开了挂,随着他年龄增长,组织里随便十个人中八个都被他单方面“凌虐”过,那双蓝眼再不是什么天使的象征,而是斗神手中战矛划过空气催生出的璀璨光芒。


中原中也,实力过人、百战不殆的中原中也,在舞会大厅上与那个看着病怏怏的绷带男缠斗起来,竟也不占上风。


下马威够了,森鸥外摆摆手,宣布两人成为搭档。


众人齐刷刷的鼓掌,太宰和中也反应出奇相似,先是一脸不可思议看向对方,又不敢置信看向自己导师,得到肯定后一脸生无可恋。


姑且两人还是识大体的,彼此都知根知底,行动起来默契十足,任务完成的顺顺利利。美中不足的就是两个人对完外敌就内讧,善后人员总以为自己倒了强拆现场。


外人眼中的他们,不过如此。


 


 


“双黑”的成名战也是他们搭档以来最艰难的一场,伤痕累累的两个人躲在角落里相对无言,什么都不用说,他们比什么都了解彼此,太宰破天荒叹口气,拍拍中也肩膀,果不其然换来对方一记狠厉的眼刀。


身处尽是断壁残垣的战场,旁边是自己无比厌恶的的搭档,对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来说,无异是最糟糕的死法。


鲜血染红了天空,自空中落下绵绵细雨,流入伤口带来绵软疼痛,太宰不在意这个,微挑的眼角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长睫毛挂上一层水汽、相互交错缠绵如深海的水草,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与右眼上的绷带抵死纠缠,带出几分凄厉的死亡气息,皱着眉头的微笑是他鲜少暴露的真实感情。


他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什么也没有说,他什么都暴露了。


中也,中也啊。


橘色的发是夏日的火烧云,燃烧在阴冷而悲伤的世界,似一团火,带来明亮而炫目的光。那一抹蓝,在天使蓝眸里深藏,泛着死一般的冷。那无机质的蓝,在战斗时却会染上疯狂的色彩,明媚似七月的天空,诡异如暴风雨前的海面,眉梢眼角都化作锋锐的利刃,狠狠戳向敌人的心脏。


中也,中也啊。


醉酒时绯红的眼角如同冬月里第一只清冷妖冶的血梅,挑着眉看过来时,是那喀索斯映于水中的影子,美丽而虚幻,上挑的下巴与尖利的眉眼,好一身傲骨通透,风情万种。


中也,中也啊。


破破烂烂的衣服贴在身上,漏出精瘦的腰身,紧抿着的唇是玫瑰花起皱的边缘,纤细的手腕脆弱的一折即断。


黑气笼罩一切,这污浊的世界。


“污浊”发动后见效很快,时空的重力场粉碎了周围的一切,太宰是第一次正经看到中也发动能力,许是天性凉薄,他没兴趣去看被扭曲不成样子的尸体,也不在意被粒子歪解的空间,满眼满心的都是那个如今名副其实了的“漆黑的小矮人”,头一次生出了与人共死的想法。


再后来穿米色风衣的太宰想,自己肯定是被“污浊”扭曲了脑子,才会想与一只恶心的蛞蝓死在一起,他又想,就算自己愿意,中也与不会想与自己厌恶的青鲭死在一起的。更何况,整张脸都漏出来的太宰治笑一笑,中也和自己不一样,他是要长命百岁的,纵然他的身体可能只允许他活到百年的一半。


总之现在这个黑压压的太宰治是孤独的,他只有,也只找得到中原中也这么一个人。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


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近很近,中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躺在太宰怀里,,周围是一片星河璀璨,众星拱月的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太宰治,紧皱的眉与微笑的魂,绷带被用来抱扎伤口,此时睁着两只猫儿般的眼瞅他。


太宰身后是浩瀚夜空,琐碎星辰在深蓝色天幕上闪烁钻石般炫目光芒,确是中也喜欢的风花雪月的好光景,可现在他眼中只有一条伤痕累累的青花鱼,占去所有心绪。


快发生些什么。


他迷迷瞪瞪的想,在这场景中他们做什么也不为过,那些平时被压抑、被忽视的东西,在这黑暗里终于可以卸下伪装稍稍休息,快发生些什么,不管什么,他会原谅、会忘记。


“我会原谅你的。”


中也开口,冰蓝眼中是满天繁星,暖黄发下是漆黑地面。可繁星掩不了他眼中明亮光芒,地面盖不去他发间冰冷雪霜,他像是在发光。


这句话着实有些没头没尾,但他却不担心太宰不懂,他只害怕他太懂,把这场意外变得理所当然。


“什么都可以吗?”


“嗯。”


“那把某个小矮人扔下自己回去也可以咯~”


“杀了你。”


“骗你的”太宰伸手,盖住那双明艳的眸,盖住眸中的宇宙,盖住这个世界。他低头,给了中也一个悄悄的吻。


这个一触即离的吻轻柔无比,似鹅羽如蝶翼,像一只飞鸟掠过水面,是舔舐伤口的舌。


甚至像根本未曾发生。


“相信我,中也。”他声音带有浅浅笑意。


现实眼中的他们,亦不过如此。


 


 


再后来太宰治成为干部笑容愈发春风和畅,中原中也一日日凉了心脏愈加冷若冰霜。


却不知笑眯眯的太宰治春风之下是冬日冷霜,冷冰冰的中原中也内心是灼热岩浆。这终究是无人能懂的,旁人看去,只发觉无论是太宰治还是中原中也,都愈发叫人看不透了。


连他们彼此之间也生出几分间隙,交际停留在出任务的短短时间里,平日里偶尔碰上,各有各的玩伴。志同道合的朋友前,连笑容也比对彼此真上几分。


“哟,小矮子。”


“哼,死青鲭。”


再擦肩而过,再狠毒的谩骂也不过例行公事,他们终究落了个无言以对。


听到太宰治的叛逃时中原中也很淡定,他回家后站在酒橱旁,想了想这代表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开心地开了瓶珍藏红酒。


他边喝边想“真好啊,他走了我就升上干部了。”


他又想“不对啊,听起来我像是个捡剩饭的。”


他再想“那家伙知道那么多机密万一泄露了我岂不是会忙到死?”


最后他想“不行好不爽我要去揍他!”


结果倒是太宰来找了他,笑眯眯的向他招手。他看着太宰闪亮亮的笑容和他身后闪亮亮的玻璃酒橱里琳琅满目的收藏品,咬咬牙还是放下了拳头。废话!他就是再怎么不爽,也不值得为此毁了自己多年积攒的好酒。不得不说,太宰治是他这么多年遇见过的最可恶的人,总是抓住别人把柄不放,贱兮兮的笑着,可偏偏拿他没办法。


他明白这一切而发生早是注定,他的失败也早有预兆,可他又无可奈何,只能呆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男人的嘴唇一张一合,什么也听不见。


就这样结束吗?


就这样结束啊。


又还能怎样呢······


问出口后,换来的不过是一番缠绵厮吻,只此而已。


再见面便是陌路。


可现在的他不知道,不知道四年后有个干净爽朗,笑容明艳的太宰治会再次向他伸出手,被推开后也毫不气馁,沐浴着一身阳光对他说:


“不过是从头再来。”


表情轻松,语气沉重。


可这时他们都不知道,不知道此后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要与谁一同度过,不知道所谓“不死不休”有多寂寞。


所以他们此时又痛又快,转身离去时背影潇洒的像柄利剑,破了一段情,割了两颗心,只留伤疤隐隐作痛,提醒不堪的曾经。


以后想起,也不过相视一笑。


叹那时年少,不知其命多艰。


 


 


 


PS.因为弹丸要出了,于是去补了前作,沉迷中(幸好没去玩屁股ヽ(*。>Д<)o゜)


犹记放假前豪情壮志想日更ค(TㅅT)


pps.就那么几段居然近4000字(°o°;)

评论
热度(26)
  1. 梦璃玲詅聼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