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芥敦芥】无声 (一个简短的小甜饼)

中岛花明:

一直想写写来自芥川的温柔,这次总算有梗了。


梗来自知乎。


Title-无声
By-花明
CP-芥敦芥



中岛敦记得,那是一个燥热的蝉鸣都被热浪融化的夏天,乳白色的窗帘没有丝毫浮动,窗外的树叶子失去了翠绿的光泽,泼在地上一片浓稠的阴影。


这样的天气,很难不心浮气躁。


他的性子一直都温吞和善,只是撞上芥川龙之介后,这杯温水瞬间攀上沸点。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争吵,总之两个人每次都像被水浸透了,成串的汗水顺着黏在脸颊的头发隐没到领口里,对峙的眼神点燃潮湿的空气。在第无数次与太宰治先生交涉失败后,他只能心烦意乱的拖着行李箱回到这个充满硝烟的居所,而推开门迎接他的永远是不屑的冷哼和一阵咳嗽声。


芥川龙之介有很重的咳疾,众所周知。


或许是接二连三的爆发又加重了他的病情,连夜晚都会时不时传来低声的咳嗽和摸索水杯的窸窣声。白天耗费大量体力争执,夜晚又被这些细微但无法忽略的噪音影响,中岛敦眼底下的青色愈来愈深。


吃早餐的时,芥川龙之介将一切都扫进眼里,握在手里的筷子紧了又松。


陷入冷战的日子过了两天,中岛敦意外的发觉晚上不再被那些细碎的声音打扰,应该是吃了什么特效药吧,他这么想,为难得的好睡眠感到惬意。


夜里起身的时候,他无意的瞥了眼这几天十分安生的芥川。对方的夜灯没有关,橘黄色的暖光让芥川原本锋利的轮廓附上一层柔软,而他的后背偶尔颤抖两下,像是强忍住什么。


鬼使神差般,中岛敦探过身子去找芥川的脸,接着在一瞬间呆滞了。


黑色的罗生门甚至可以说是以“捆”的力度封锁了芥川的嘴唇,有咳嗽呼之欲出的时候便被强行阻止,芥川睡得很不安分,被堵塞的呼吸让他脸上浮起不正常的潮红。


中岛敦看着这一切,视线忽然被泪水模糊。

评论
热度(85)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