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Candy Candy♡ (文豪野犬 太中/双黑)

Arolling玖一:

*在文中出现的人全部崩坏掉了 请务必不要期待……

*没有最OOC 只有更OOC

*日常的欺负国木田和中也 日常的黑太宰治(。

*想做搞笑艺人………………。

*万圣节快乐!!!!!


“听说港口黑手党今天晚上要在市区发糖,找乐子去?”

太宰治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刚摔碎了一个杯子,起因是他自己懒癌发作,躺在沙发上不肯起身来好好把它放回原处。

“我,说,你,啊。”思及下个月的预算,我觉得我的心在滴血。“给我把这堆碎瓷碴子收了再说。”

“是——的,国木田妈妈。”他撇撇嘴,低头继续玩手机。

“……。”我愤愤的转身就走,走到一半还听见他拖长了声音喊我“一定要陪我去玩啊——”


一直到晚上被迫出发时我才发现我还是 too youth too sweet。

怎么可以以为太宰治只祸害了我一个呢。我盯着附近各邻居家一大帮吵吵闹闹的小不点儿,宫泽贤治和泉镜花站在里面,乖巧听话的像是小学生一样。

“走走走我们去打劫黑手党啦!”太宰治夸张地大叫,逗得孩子们笑成了一片,连泉镜花的嘴角都上扬了几毫米。

我叹了一口气,明明尚还是个无妻无子的自由人,却萌生出了自己其实是个超级保父的错觉。

都怪太宰治这个害群之马,连社长和附近邻居家的大婶少妇都说得动,也不知道他又胡说八道了什么歪理,才给这一帮成年人洗了脑。

但愿能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个鸟。

我怎么就忘记了跟这家伙在一起行动就意味着状况不断这种事呢。

其实说实话,到了地方看到平日里针锋相对的敌人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还是很好玩的,黑手党对这件事似乎还蛮重视,场地布置的像个小型游乐场。

然而不管什么事,遇上一个脱缰的太宰治都会秒秒钟变成大型灾难片拍摄现场。

比如此时此刻,他把一大帮孩子交给我,告诉我照看一下他们,由他负责一个一个领着过去领糖果。嘱咐完便拽着个还拖着鼻涕的小家伙飞奔过去了。

“哦……”我下意识的点头回答,然后才反应过来哪儿不对劲。

不是你就不能把他们一起带过去吗?非得来回好几趟你有病啊太宰治!

他回头,风情万种的一笑,露出八颗整齐的大白牙。

“找乐子去嘛。”

我浑身一抖眉头一跳,顿觉大事不好。


太宰治倒是很快就锁定了目标,晃晃悠悠走过去跟黑手党的那个小个子打招呼。我回忆了一下他大概叫中原中也,听与谢野说曾经来单挑过社里,打架一等一的好手,但我并不知道他和太宰治有什么关系。

“哟,中也。”太宰治站直了身子,低头看着男巫打扮的中原“这帽子不错,显得你足有一米七,不过你为什么不试试看,打扮成一个小矮人呢,连化装都不用了呀。”

……老实讲,我觉得,如果是我,一定要把他揍到内脏出血才算完的。

中原将一包糖狠狠砸在他手上,皮笑肉不笑“拿着你的糖滚,木乃伊。”

真是好脾气,竟然没有揍丫的,我叹为观止。


太宰治刚送回来这个流鼻涕的,又带走了个扎羊角辫的。

我看着他不长记性一般继续往中原那里跑,觉得心里很苦;突然就回想起了刚认识的第一年,年终总结会上乱步先生的发言。

“我的同事太宰治,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优秀同事,更是个登峰造极的神经病。”

概括精准言辞犀利简明扼要其中还蕴含了耐人寻味的深刻哲理,真不愧是乱步先生。


“太宰治,你最好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又来了。”即使隔了一段距离我也能看到中原明显不好看的脸色。

“啊呀别这么无情嘛,老搭档,你看你都吓到这孩子了。”太宰笑靥如花。

等等,老搭档?

我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中原,内心顿时涌起了革命阶级好战友之间的惺惺相惜之情。

虽说我们是敌对阵营的,但之前忍受这个神经病那么久,真是苦了你了,疼惜。

我怀着激动而怜惜的心情静静地站在一帮小孩的簇拥中,迎着风看着太宰治像蚂蚁搬家一样把羊角辫领回来,又就近拽走了一个,临走前还抬头冲我笑了一下:

“国木田你真挺像个好妈妈,唔,或者绝世好奶爸。”

……中原,请你随心所欲的揍他吧,我绝对不会干碍的,直接打死好了,算他自己的。

我面无表情。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立刻走人,如果不是领着这么一帮孩子丢人又十分麻烦的话。太宰治那愣是自己刷出来的高掉落率实在太吸引人,一边的围观群众都记住他了;两边都是丢脸还不如这样痛快点,好歹有个拉着垫背一起丢人的。

虽然太宰治本人是个最大的麻烦制造机器就对了。

正想着太宰蚂蚁又爬回来了,他已经往返多次,只剩下了一两个就可以结束这场对我的折磨。他一边甩着被糖果包持续猛砸发红的手,一边领走了泉镜花。

中原中也已经懒得理他,直接低头去看小孩,表情呈现放弃状。

“啊呀,”他突然饶有兴趣地趴到桌子上“你不是之前芥川手下那个……呃,泉镜花?”

泉镜花点头,静静地看着他。

“落到这个混蛋手里可真是辛苦你了,虽然黑手党更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将小包轻轻放在她手上,然后抬起手来,大概是想掐掐她的脸,被泉镜花有点羞涩的躲开了。

他倒也不尴尬,声音依然很愉快“好啦快去吧,既然能离开那就别来绷着脸嘛,开心点。”

泉镜花仰头小声说了句什么,大概是感谢之类的话,他也笑着回了“不用谢。”

我突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大概对他和他所在的组织有着深刻的误解,说不定中原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好了快滚。”然后他直起身,继续对太宰恶声恶气。

……我收回部分前言,至少对太宰治他并不温柔。不过这也没什么的,我也每天都有那么二十几个小时挺想揍太宰的。

太宰治立马西子捧心,一副被抛弃了的良家妇女模样“天啊你竟然这样对我,太令我伤心了中也!”

“为什么我要对你和颜悦色啊你个青鲭!”

“好歹也是老相好了,这么凶干嘛啦。”

……等等!??

我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甚至清晰的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清脆咔嚓声。

老、老老老老老相好!?

我平生头一次恨自己优秀的听力,感觉自己的大脑被这惊人的消息轰炸的有点不太好,说不定现在往地上一坐,直接就能得道飞升位列仙班。

I´m so square.

中原中也闻言抬头,翘起的帽檐下是一双死鱼眼。

“哦,那么老相好你可以滚了吗。”

真乃泰山崩于前而不形于色,连太宰治的日常不要脸都可以包容,值得钦佩。

“再等一下下一下下,”太宰笑眯眯道“阿丸,还没好吗?”

我低头仔细一看,最矮小的吉川家阿丸正蹲在中原脚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拽他的及膝短裤,小脸憋得通红。

“太宰哥哥,拽不下来!”

脆生生的童音将中原的表情冻结了,他先回头对小孩子勉强挤出了微笑,便起身走出了桌子后。

……太宰治你这个作死玩脱小能手!!!

我的内心其实是已经崩溃了的,但太宰治却不慌不忙的止住他的动作。

“中也,万圣节当晚全员不可动武,这可是死规定哦你不会忘了吧?”

中原的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看,但却还是乖乖停住了脚步。

“太宰治,你最好能在十二点之前逃出日/本。”

“啊呀别这么严肃嘛中也,快给阿丸发糖,作为你吓到了他的补偿要双倍哦。”

太宰治能福大命大的活到今天还没被围殴致死,这真是个奇迹。

中原不甩他,走回桌子后面拎起好几个小袋一股脑塞给阿丸,愤愤地转身就要走。

太宰走到阿丸面前,从他怀里抽出一个小袋,跟进了桌子后面。

他又想干嘛?我捂住了胃,觉得心真的好累。

然后他把糖果袋贴到了中原耳边,毫无意外的吓了对方一跳。

“万圣节快乐啦中也,糖给你,所以明天就请不要捣蛋饶过我?”

“你才是别捣乱吧,”中原瞪了他一眼,却也接过来了包装精美的纸袋“还有给我把你手机里的照片,连同备份一起删掉。”

“哇你竟然发现了,好了好了我来帮你继续发吧。”

“你年年都这样以为我忘了吗……喂,那是要发出去的别自己打开吃啊!”

太宰回过头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先回去。


我,国木田独步,22岁的单身男青年,现居横滨,隶属于武装侦探社,有一个实力可靠但性格跳脱的搭档,单身时间和出生的时间一样长,此时此刻站在万圣节的横滨街头,突然觉得自己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我仔细的想了一下,今天确实不是圣诞节,离2月14日也远得很,跟夏日祭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应该是一个属于孩子而非脱团狗的节日没错。

太宰治在今天把我拉出来当保父,又来回折腾了这么久,搞了半天就是为了跟全横滨,尤其是全横滨的孩子秀个恩爱!?

我深沉的站在风里,在孩子们的簇拥下,举起了雄雄燃烧着的火把。

————————FIN————————

太宰:“难道你不觉得万圣节当天去找中也玩,看他气炸了有碍于规矩不能出手的样子很好玩吗?”

国木田:“不,搁我只会更想打你而已。”


感谢阅读w!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国木田真是个好人啊!

今天也被中也可爱的飞起 今天也被太中萌到倒地不起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这对cp!!每天都DOKIDOKI得不行呜……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距离感也超——可口(然而我并没写(

一直到周五才发现马上到万圣节……非常慌张不知所云的胡乱写出来了!这么粗糙不好吃的太中真是非常抱歉><!!!

如果能博得你一笑 一秒钟也是我的荣幸w

顺带一提 原梗来自山口组每年的万圣节传统 今天因为内讧取消了真的是令人非常遗憾(´・ω・`) 希望明年可以一切正常w!

至于烂尾的原因是…………写到那里时刚好中午放学 于是就匆忙的结束了(借口!

……还有人相信我其实是太宰厨吗……………………(忧伤脸

评论
热度(222)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