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满怀爱意接近你♡! (文豪野犬 太中/双黑)

Arolling玖一:

*双性转注意 软妹中也高危预警

*及其缓慢的还债………… @八号病院 你的太中双性转请查收☆

*OOC的没眼看 出场人物全部崩坏掉了(´°̥̥̥̥̥̥̥̥ω°̥̥̥̥̥̥̥̥`)

*想做搞笑艺人………………。



下午五点三十分整,视野内无任何可疑人物,预判安全。

中原中也躲在拐角处盯着一马路之隔的漫画店,深深呼吸鼓起勇气抬腿打算一口气冲进去。安全起见她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帽子墨镜加上巨大的口罩将脸挡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动作太过小心翼翼,大概会被误认为是哪个当红明星翘班出游。

为了今天她推掉了与闺蜜们放学后的惯常约会,一打铃就立马跑回家去脱掉制服换成不引人注意的常服,还特意打听到对方今天有班委会活动,放学后留下做完工作就会直接回家。

要快点回去,这么羞耻的场面无论如何都不想给人看到啊啊啊啊,少女捂住脸,加快了脚步。


单身时间和出生时间一样长的中原中也在三天前刚刚有了交往的对象。

“什么?不会吧!中也竟然完全没有和人交往过!?明明长得这么可爱怎么想都该是十分受欢迎的类型吧?”同桌的女生在听到她扭捏至极的求助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却立马被她惊慌失措的捂住了嘴。

“小点声啊真是的!差点被人给听到了……”中原闷闷道,白皙的脸都完全涨红了。

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自己都没有谈过恋爱,果然是因为身材的原因……?她有些泄气的低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部,不满的鼓起了脸。

什么啊真是的,长那么大的胸连行动都会不方便的。


中原的交往对象是她高一的后辈,同时,也是她隔壁的邻居,一同长大的真·青梅竹马,升入初中对方突然迅速的进入成长期,很快就从平视变为轻松地俯视她。

不仅如此,对方简直受到了青春期之神眷顾,在她依然维持着小学生样的平板身材时,对方却早已发育出十分清晰可观的曲线。明明中原的年龄大了一年,站在一起却总让人以为对方才该是年长的一方。

本来就牙尖嘴利如今又占尽了先天优势,嘲讽起自己的青梅来更是得心应手。

“不仅是智商,连身材和长相也都还是七岁儿童嘛,中也。”

“闭嘴!给我乖乖叫前辈啊混蛋太宰!”

0交往记录也就意味着0恋爱经验,这直接导致了确认关系当晚pure少女中原中也被对方的邮件吓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晚安喔中也,可要记得想我?”

搞、搞什么啊啊啊啊笨蛋太宰!中原抱着手机在床上来回打滚,心脏激烈地鼓动,像是要从胸腔里蹦跳出来,她伸手无助灼热发烫的脸颊,紧紧咬住下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糟糕透了。”


成为恋人后很多曾经再正常不过的举动都变得不对劲起来,不管是过马路时被牵住手腕,还是从背后被偷袭抱住;当太宰和往常一样突然使坏在她脸上轻轻落下一吻的时候,中原中也终于扛不住接二连三的心脏超负荷运作,以光的速度直接转身逃跑了。

在做什么啊我,明明从前她也总这么对我恶作剧的。她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埋怨自己太没用,可是一旦回想起这些场景还是觉得害羞到想把自己埋起来。

当距离突然被急剧缩短,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被赋予了新的角色。正因为彼此太过熟悉,她才更加的无所适从。

中原中也从来没有成为任何人的女朋友,所以也就根本不能理解该怎么去做好“太宰治的恋人”,一直到当晚11点对方仍未向自己道晚安时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或许伤害了太宰的感情。

恋人之间亲、亲吻什么的应该是很正常的吧?为什么要逃掉啊我这个笨蛋!这算什么……交往第二天就吵架冷战了吗?她有些不安地想着,手指在屏幕上犹疑,到底没有勇气将一句“晚安。”发送出去。

“啊啊啊啊算了睡觉睡觉!”她把手机丢到一边,拉过被子蒙住了脸。


第二天一早太宰依然在大门口等她一起去上学,表情和往常相比看不出半点异样。

但即使如此中原中也依然觉得自己不是太好,一定是得了什么怪病,否则怎么会一看到对方就立刻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体表温度也不受控制的不停飙升。

“我、我快迟到了就先走了!!”连早饭也没吃,她又一次落荒而逃。

第二节下课的时候太宰托同班的同学给自己捎来了面包牛奶,纸盒上贴了便利贴,是中原熟悉的字体。

「中午我来找你,我觉得需要和中也谈谈。」落款的三个字一如既往,线条硬朗潇洒帅气,一点也不像女孩子的笔迹。

中原心烦意乱的趴在桌子上,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自己又逃掉了,明明是“恋人”啊,她把脸埋进臂弯,叹了一口气。


一直以来,作为从小到大的玩伴,太宰和自己都执着于互相揭短拆台,仿佛是对着比赛谁的嘲讽更有效果一般,虽然落败的总是她。然而此时此刻她们的关系早已不同以往,如果还像从前一样未免太过“不像在交往中”。

但是……做不到。当曾经对方开玩笑一般的举动开始有了合情合理存在的理由,反而使得她难以招架。

距离太近了,当身份从亲友变成了恋人,便什么都不对劲起来。就连并肩一起走路都突然变得暧昧。明明是一样的日常,却因为身份定位的转变而导致人的感受天差地别。

英语老师在前方声嘶力竭的讲课,她心不在焉的低头看课本,自动铅笔在书本上落下断断续续的线条,散乱的像是她此时的心情一样。

“中原,起来继续翻译这一段。”

老师在叫我?被前桌用椅子靠背磕碰了一下桌子,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啊,是、是的。”她慌乱的站起身来,低头看自己的教科书。

中原中也发现她还是低估了太宰的身高优势和体育天分,还没来得及拽着朋友逃走,对方就已经笑吟吟的站在高二年级的楼梯口了。

“中也前辈想去哪里呢?”她依然笑的温和得体,却让中原直觉到了危险的意味。

“呃,我出来找你的。”感觉到了太宰现在情绪不太好,中原明智的为自己辩护——虽然这借口蹩脚得很。话才一出口就惊觉自己往日的气势矮了一大截,忍不住涨红了脸。

太宰并不出言去揭穿她,不由分说的抓了她的手腕就跑,也不向她做任何解释,直到推开天台的大门才终于放缓了脚步。

“中也并不喜欢我吗?跟我交往的感觉很勉强?女孩子的话就不行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已被太宰结结实实的困在了手臂与墙之间,标准的一个壁咚姿势。

好近!!她的大脑炸成了一片烟花,只听见对方连珠炮一样的逼问,想也不想的伸出手使劲推开对方靠近的身体。

“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了!”一咬牙把太宰推开,她立即转身就跑,连头也不敢回一下。

心脏、太快了,敲击的节奏被打乱甚至令人隐隐作痛。

从那之后她就一直躲着太宰——想尽办法避开一切对方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提前出门或者谎称不舒服请病假,以避免自己恢复正常前再一次尴尬的碰面。


今天是星期五,早过了学生放学的时间,上班族也差不多走尽了,漫画店里并没有多少人。

她将自己的恋爱烦恼倾诉给好友后,得到了这样的建议。

“虽然有的地方你不要指望他会和漫画里一样啦,不过大概还是能让你学会怎么成为一个可爱的女朋友的。不过中也真是狡猾,有了男朋友都不带来给我们见见!”得到了这样的建议后,她偷偷打听了对方有事无法脱身的日期,想尽办法避人耳目的来到了这里。

‘领给她们看可能做不到了……不过可不是男朋友啊,来这里真的没问题吗?’拿着朋友指出的推荐书目名单,她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装束,便冲进了店里,直奔“乙女向”的分类而去。

并不是说女孩子就不行,也并不对这份感情感觉到勉强。但作为一个完全的恋爱新手,他的承受能力毕竟还弱得很,即使是太宰……不对,正因为对方是太宰,才更令人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恋爱经验无限接近0点的她不同,还在小学的时候太宰就已经是广受男生欢迎的大众情人,交往过的对象有多少怕是她自己都难以立即数清。

毕竟自己的恋人,第一个恋人就是那样的人啊。

不想输给她,即使是感觉到羞耻也绝对不想输给她,一定要做一个比她还完美的“女朋友”才好。

她偷偷为自己打气,将手伸向了位于推荐榜首的连载单行本。


“你在做什么呢,中也?”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畔炸开,惊得她险些把手里的书扔出去。

“太宰治你干嘛啊!!走路都没声音的吓死我了!”她不满的叉腰回身,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上正拿着多么羞耻的东西连忙往身后藏,无奈身材娇小手臂不够长,轻轻松松就被太宰夺了过去。

“这是什么啊……?”太宰低头翻看自己手上的东西,看到书封面时表情登时有点微妙。

“中也果然不能和女生交往?比起我还是男生好一些吧……和我交往会很难受?”

中原中也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她在想的是这样的事,一时间呆楞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明白了,不会再纠缠你了,中原前辈。”太宰治看着眼前思维断片的小前辈以为她默认,不再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制服衣角。

“并不是不能接受……也没觉得难受过,从来没有。”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才重启,可惜语言组织系统还没重装好,说起话来颠三倒四语无伦次的。太宰治没有回头,静静地停下脚步听她讲“你也知道我没跟人交往过嘛……该怎么做都不清楚,明明前几天还在互相嘲讽,突然变得这么亲密,有点不适应。”

“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动作,变成恋人后,现在做出来时觉得心脏跳的快要休克了,呼吸都没法好好继续,就是这样啦总之!!!”

中原说不下去了,向对方坦白这么挫的事情对她而言太过煎熬,能条理清晰的讲出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什么啊,原来只是这样而已。中也你还真是小学生智商啊。”太宰治再次回头时已经重新微笑起来,她微微眯起眼睛,活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既然这样……”小狐狸太宰说着,向中原伸出一只手去,

“就一起从牵手开始练习吧?”





虽然平时跟自己吵起嘴来嚣张得很,但中原中也绝对是个神经超大条的感情白痴。太宰治常常这么想。

会把仰慕者当成好朋友,连“载你回去吧”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懂,也亏了她能这么迟钝。

但大概也只有白痴可以笑得这么好看吧。

中原中也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双眼眯成新月嘴角勾起柔软弧度,还总会不小心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与她暖橘色的头发映衬在一起,就像太阳一样漂亮闪耀的惹人嫉妒。

刚搬来新家时她没有一个玩伴,每天都孤零零的坐在秋千上,安静的看不远处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嬉戏打闹;直到有一天,一个看起来像是会发光的小姑娘突然跑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露出牙齿的开朗笑容。

“要和我一起玩吗?”会发光的小姑娘朝自己伸出手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中原中也的呢,太宰想不清。

大概她跳着脚要她叫前辈的时候?还是升入初中,晃着一截纤细修长线条漂亮的小腿穿着制服从自己面前走过的时候?又或者,初次见面,她递给自己那个足金的微笑之时?

谁知道呢,这就像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这件事一样,不被任何人所了解。

太宰治讨厌叫中原“前辈”没有个同级生和后辈都可以这样叫,而只有“中也”是独为她所有的。

她就这么一路追着对方升学,做了整整十年“不肯叫前辈的后辈”,也看着对方一次次会错意,从没能跟任何一个人交往,内心包含着不该有的,十分阴暗的庆幸。

她还是,她还一直是只属于她的“中也”,仅仅是这样她就满足了。所以不告诉对方也无所谓,拥有这份恋心的本身就已经令她感到自己格外幸运。

她不想给对方造成负担,所以只要这么看着她,偷偷地喜欢着她,就足够了。

“这么多年以来我竟然都没有谈过恋爱!我已经高二了!没有过恋爱的高中生活,简直就是虚度了这三年嘛!”回家路上与自己并肩走着的少女苦着脸抱怨。

“那中也不如就和我交往好了。”脱口而出时她并未发觉自己在说什么,直到边上的少女停下脚步,微微侧透露出困惑表情是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多么不得了的话。

太心急所以吓到她了吗,明明已经准备让这份心情成为只属于一个人的秘密。她有些窘迫的站住,心里一团乱麻不知如何是好。

“欸?”柔软的阳光涂抹在她脸上,像是给上好的瓷器镀上了一层蜜色的光芒。她突然冲她笑了起来,双眼眯成一对月牙,和多年前向自己伸手询问“要和我一起玩吗?”的小小姑娘完美重叠。

“好啊。”

像是突然泼洒进一世界的动人暖色。

————————FIN.————————

感谢阅读w!

好歹算是写完了…………尽全力去撒糖了然而并不是很甜…………………………(闭眼

打的时候一直在单循Blomming Lily 于是思考了抛掉手稿转写个BE怎么样 不过果然还是算了

终于让太宰单箭头了中也一次!然而最后还是双箭头了 毕竟我还记得自己是太厨!!(骄傲(

顺便真想看中也的小腿啊中也的小裙子中也的腿腿腿腿腿^q^…………………………(歪妖妖灵吗

那么大家下次再见!

评论
热度(114)
  1. 梦璃玲Arolling玖一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