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も-も-の-は-な】

阿蟹:

60分偷跑。桃花/
双黑/
有借梗:太宰治《goodbye》/
桃花的花语是爱情的俘虏!/
有时间再肝个后续/
以上
 
 
 
****
那是黑手党的一次庆功酒会吧。众人喝得东倒西歪,而平时就不胜酒力的中也,此时更是醉话连篇。他握着几乎空了的酒瓶子,跌跌撞撞地挪到一旁边喝边偷偷在杯子里兑水糊弄大家的太宰面前。“太宰,你……喜欢什么花?”
太宰治听到这突兀的问句,竟一下子懵了,困惑地看着中也因醉酒而略显浑浊的眼睛。
“花,你最喜欢的花。听不懂,嗝,人话?”
“桃—花——”太宰瞥见角落花瓶里的淡粉色插花,不假思索一字一顿地回答。
明明是个很普通的回答,中也却噗嗤地爆笑出来,笑声全厅的人都能听得见。“哈哈哈哈哈哈,桃花吗,太宰,你就是这种人啊!”
大概是和女人缘桃花运之类的联系在一起了吧。太宰没有理会这个发酒疯的小矮子,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淡酒,任由中也在一边放声大笑。
 
****
太宰的女人缘好得令所有雄性生物羡慕嫉妒。在街上眨巴个眼睛,就有一串的女人盯着他的脸看上两三秒。主动投怀送抱的更是不计其数,桃花运每天都是满值。太宰也不在意玩弄这些女人的感情,反正今天睡了A,改天就是B;B出去了,C的短信又发过来了。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里太宰欠了一屁股的情债。
“这样下去不行。”这天太宰还仰躺在侦探社的沙发上往嘴里倒咖啡,忽然冒出这个想法,起身擦擦嘴巴,给通讯簿里的蛞蝓发了条短信。
半分钟后中也回了一条。-你爱怎样怎样。
-我觉得好累。
-你累个屁啊混蛋!
-和那么多的美女谈恋爱真的好累……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让你从此永远摆脱人间的劳累??
-怎样才能找到真爱呢。好想和真爱殉情……
-死心吧,你这样子能找到才是见鬼了。
太宰握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闭眼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中也给说对了。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哪个对象能和他谈半年以上。想找个情人倾诉一些心里话,可跟谁说都不合适。情侣仿佛是衣服一样,买新的,换旧的,偶尔捡起旧的穿一穿,再买新的。
他不禁想起来几年前还在黑手党时的酒会上,早已经抛到脑后的中也的醉话——桃花吗,你就是这种人啊——是这样吧。就是桃花啊,结了一身的花,时间一到飘飘洒洒就落光了,继而全都被叶子所取代了。一个也剩不下。
下定决心的太宰,决定先和情人们挨个分手。
 
关系稍微淡一些的,打个电话好言好语温和地说几句话就解决了;这一下子就砍断了一大半的通讯录。接下来是那些已经处了几个月的,不是一句“我们分手吧”就能解决的。假装自己有了新欢,稍微狠下点心,也就都甩掉了。
然后呢?
下一步该怎么办。该断的关系都断掉了,怎样去找最喜欢的人呢?一筹莫展下,太宰又拨通了中也的电话。
-我靠,怎么又是你!
-中也晚上有空吗?
-有。怎么,终于想起来请我喝酒了?
-饶了我吧我可不想把醉鬼大半夜从酒吧拖回家。有些事想和你商量
中也挂断了电话。但太宰也并不在意,反正时间一到他就会出现在自家楼下。果不其然,中也结束工作就准时出现在了太宰的公寓楼下。见面第一句寒暄就是晚上戴着黑帽子穿着黑大衣的中也根本看不见啊,随后肚子上挨了一拳头。
 
在餐厅靠窗的位置坐下,太宰依然点了招牌的味精拌蟹肉沙拉,看得中也一阵作呕。“所以,这次是什么事?情感问题?”呕归呕,烦归烦,该吃东西该讲话还是得继续,老搭档约出来见一次不容易,可得找机会能羞辱几句就羞辱几句。
“啊,差不多吧,虽然这种问题请教中也和对牛弹琴没什么区别,但现在也只敢跟你说了。”太宰叉了一大口蟹肉边嚼边和这个情感蠢货说了近期的苦恼。
中也听完这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然的过程,然而完全不想给予同情。“说到底还是你自找的,你就这样孤独地去死吧。”
“别啊那可是太糟糕了!”太宰揉了揉头发。“果然还是不应该都分手掉,留几个比较好吧……”
“你加油,祝你早日找到心仪的对象早日跳河自尽。”中也继续吃着盘子里的食物草草敷衍一句。“你的话肯定一周之后又是一个连队的情人。啊对,就跟桃花一样。”
“和桃花一样?”在人清醒的时候听到这个久违的形容,太宰一下子来了兴趣,又追问下去。
中也擦擦嘴喝了口酒。“你的女人缘是一回事,但我更想说你现在这个不正常的态度。桃花是什么意思来着……对对对,爱情的俘虏,你已经被男女之情牢牢套住了。要我说,你就先把这事扔一边,想想除了情人以外的,谁还跟你联系多,聊得来,好好和那些人亲近一下。”
太宰本想再嘲讽一下中也的天真想法,但这一次难得地觉得他是对的。
 
在门口就和中也各自散了。回家的路上想起中也那句提醒,便翻看手机里最近的通讯信息。往下划拉几下,满屏幕的备注蛞蝓。
从周一到周末,上午到下午。不这样看还真不知道自己“骚扰”过他多少次。而每一条都在一分钟内回复了。
这答案不是一目了然么。太宰捂嘴笑出了声。跳出异性的范围,就是这个漆黑的小矮子了啊。自己已经是个桃花一样的爱情俘虏了,而说到底自己对中也是什么个情感呢。
从小就在组织里一起长大,即使相互背离了的现在,依然保持着他人无法比拟的紧密联系。
太宰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什么话都愿意分享的、相处了很久的人。这是他对真爱的定义。
回过神的太宰收起手机朝反方向飞奔过去。
所幸中也还没走太远。
 
“中也!”
中也被这冷不丁一声喊吓了一跳。回过头惊讶地看着百米冲刺跑来的绷带混蛋。
“怎,怎么了?”
“我刚才仔细想了想你的建议。现在有个不情之请,你可得答应!”
中也看着对方这副难堪的样子,竟也答应了。“行,你说吧。”
太宰治弯下腰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再直起身子露出了灿烂的女人们一见就会倾倒的标致笑容。
“中也,和我交往吧。”
 
 

评论
热度(73)
  1. 梦璃玲阿蟹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