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诚然如神所说 (文豪野犬 太中/双黑)

Arolling玖一:

*阴阳师太宰x猫又中也 从除夕贺拖成了元宵贺(然而还是迟到的(。

*没考据 没剧情 我流太中 OOC重灾区申请支援

*我真的想写出严肃的风格来着但是最后怎么还是歪到自我流了(

*想做搞笑艺人………………。

*(迟来的)元宵节快乐!!




这一年的雪下得太迟,年前惯例的家族集会时,窗外不断飘洒的还只是这一年的第三场雪。

新年是不兴捉鬼驱魔的,纵使是京都最为著名的世家也能在新年前后得到短暂的几日时间休息,顺便聚集在本宅算一算过去这一年的总账。而在这一年的家族聚会上,话题的焦点依然落在了年少有为却疏于谨慎的少族长身上。

少族长太宰治,早在幼年之时就显露出了惊才绝艳的灵力天赋,更是有着年仅七岁便召唤出首位式神并成功签订契约传闻的奇迹之子;然而就在三年之前,这位天才的阴阳师却因为自己的一时起意,擅自决定将族内的镇族神物外借,至今仍未回收。

虽说这对日常的驱魔工作并无什么影响,但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物外传终究是怕引起动乱;连族长在内都数次命他前去寻找,却次次都被他挡了回来。

集会之后就该着手准备新年了,送走远亲近戚后,闯下大祸的少族长又被强制性的关了禁闭;只是族长刚一个转身看守的侍女就偷偷替他开了门锁,脸红心跳的目送他从后门遛出了大宅。还不忘殷殷叮嘱他早些归来。



集市上尽是些新年将近才会摆出的玩意儿,太宰左右看看并没什么趣味,索性直接跑到了大宅附近的山上。

这座山并不太高,不同于一般寺庙位于半山腰的布局,山顶上孤零零耸着一座土地庙,因为年代久远建筑早已陈旧香火在多年前就绝迹,庙中供奉的神像也早被恭敬地请走。对于太宰来说,这里已经成了他的私人财产。

雪下的更紧了,太宰把火炭拨得又旺了些,炉上坐着一壶将沸的水,他裹着蓑衣站在门口,看着山间泞滑细长的小道被新雪薄薄的又敷了一层,却难以掩得住雪中一行属于他的脚印。

第一次遇到那个家伙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山间的路湿滑难走,细碎的小雪下的一阵更比一阵紧,空气中满满的都是落雪之时才有的澄澈干净;陪伴父亲上山请走神像的太宰站在庙门口发呆,却逮到远处有一抹艳色伏在地面,几度挣扎到底也没能爬起来。

虽说为人散漫,年少的太宰却到底也没能忍住前去一探究竟的想法,走近了才看到是一个男人,趴了太久身上暗橘红的袍子都被地上的雪弄湿,扣了个夸张的帽子拧着眉嘟囔着脏话。见有人过来抬起脸吹胡子瞪眼睛的威吓道,

“你是谁?要干嘛?”

早在少年时就学会了波澜不兴并顺利将其进化成没心没肺没脸没皮的太宰治蹲下身撑着下巴笑得很开心,伸出手就呼噜一把男人的一头乱毛。

“你猜呀,站都站不起来的妖怪。”

没想到男人登时就变了脸色,阴沉下一张脸像是有人欠了他多少田产,一把拍掉眼前小孩欠的要命的一双手,施施然坐在地上干脆就不再使劲往起爬,而后抱着膀子上下打量自己面前的小孩儿,凶恶的眼神恨不得能把对方这细皮嫩肉给生吞活剥了。半晌一手支着下巴得出结论,

“——你是阴阳师?”

太宰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对方见状既不防备也不继续纠缠,拽着他衣服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扭头就走。

他在后头看着男人长袍衣摆扫过新雪,不太高大的身形跌跌撞撞的往后山去了,风裹挟着他嘴里嘟囔着的“臭小鬼”而来,那暗橘红的袍子上洇开一大片脏污,在皑皑白雪里显眼的不行。

后来他听父亲提起后山早住着一只修为几百年的猫又,虽说没有犯下什么罪过却总也让人不安,因而计划着待到三月三后就上山收服了他。

竟是只害人的猫又么,他没再听父亲对他的部署,只低了头去想那日雪里见到的那男子,暗橘红的袍子刻着的是当朝未见过的暗纹,表情凶神恶煞的,眼神却没什么是实体化的恶意,怎么也不能和一般所见的祸害相提并论。

“就算如今不伤人总也有迷失了心窍的可能性,这猫又留不得。”父亲这样面对他的质疑,可他细想了那猫又揪住字迹衣摆时,刻意放轻以防扯坏了布料的动作,实在是觉得难以下手。于是自己偷溜上了山,恰好碰到了那猫又缩在袍子里围观野鸟争食,悠闲自在地连他都看不下去。

“我父亲说三月三一过,就上山来捉你呢。”

看热闹正看得兴起的猫又先生冷不防被搅了兴致,给他突然出的这声吓了一跳,待看清了来人后皱皱眉头,露出一个不太友好的表情。

“那你找我说什么,也不怕我一时兴起吃了你。”

不料这小小的阴阳师眨眨眼睛,冲自己笑得坦坦荡荡得意洋洋,

“你不会的,若你要吃了我,早在察觉我气息的时候就动手了。”



中原中也是一只猫又,一直修炼了几百年的猫又,一只既普通又很特别的猫又。

普通在他跟其他猫又一个模样,脾气急躁乖僻,瞪个眼睛都阴鸷渗人的慌;然而他无疑是个妖中异类——作为一只猫又,中原中也,他吃素。

他的食欲不仅不属于鸡鸭鱼肉,也不属于人类的躯体和三魂六魄,唯有对着青翠欲滴的菜叶子和饱满鲜艳的萝卜他才能眼冒绿光溜出饕餮的吃相。

然而因为这一点特殊的小小爱好,他自小到大就不怎么合群,到最后中原先生干脆潇洒一挥手,径自跑到猫又聚集地外开辟新世界;遗憾的是由于缺少族群内长老的亲自教化和营养不良,这么一个修炼了快四位数的妖精还没得道升仙。

这一点无疑是他的痛脚,好死不死让那小阴阳师给踩了,也不能怪他不给人家好脸色;那小阴阳师年纪虽小却不是个善茬,一眼能看出他是精怪就算了,摸个毛的功夫指尖那威压竟差点逼得他露出原型。

中原中也登时就大惊失色,赶紧细软跑生怕被瞧出来自己的短板;不想那日竟不是初次见面再也不见,这之后还带再遇的可能性的,再次见面还上来就打搅了他免费的一场擂台赛,顺便丢下来个重磅炸弹。

那小阴阳师说完之后笑得眉眼弯弯的蹲下身来,明明是个实打实的人类,那表情里竟愣是有几分狐狸的狡黠,

“虽然家父想收拾你,但我可以救你呀——如果我让你成为我的式神的话。”

吃素的暴脾气猫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捡了个便宜主人。



虽说是名义上的主仆,但对于没有与人交流经验的猫又先生来说,太宰于他远远没有青菜萝卜重要,因此他也没有啥在主人边上随时侍奉的习惯更没有下属对上司的态度,对太宰恶劣的玩笑永远都回以激烈的抗争,而被顺从的玩偶型仆役顺惯了的太宰更觉新奇,以至于本宅好好过了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

总而言之对于在宅邸的日子中原能给个不太差的评价,除了自己这名义上的主人爱指使人又一肚子高级坏水以外,有酒有炭青菜不缺的生活大体上十分圆满,唯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当年能被自己肆意揉头毛的小孩儿如今拔高的让人有点心慌,中原看他的角度也从俯视悄无声息的变成了平视仰视。

长高了的太宰不负众望更加的烦,除了办正事的时候能有点骗小姑娘的正经严肃其他时候根本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欠揍柱子,对他猫又身高问题的评判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带重样的。

虽说当年那个小孩儿也是烦,但绝对没有现在的程度严重;更何况他当年可是俯视着人家,再怎么也能有点气势。如今说起话来仰脖子的人换了个,自然感觉也就完全不能够一样了。

对于太宰来说撩自己式神到炸毛是日课,没啥好处但也必须得做,就算对方的反应几年如一日都是气势汹汹点着他胸口要算账也乐此不疲,这直接导致了猫又跟他告假时候他无比真切决不虚假的不舒服。

日常缺失,每天都能去胡撸一把毛儿嘲讽一两句的对象突然就驾着风跑到不知哪儿去,搁谁都得有点郁结,更何况这千年猫又临走前还跟他求了个东西,张嘴就是求借京都最大阴阳师世家的镇族之宝,即使是太宰治也想了半刻钟前因后果作了几千几百种假设才给他偷出来;

而且他愿意给,他也真就敢要。走之前信誓旦旦跟他讲我跟你约定了会回来的就一定会回来,到时候原物奉还绝对不会有半点差错,

“神是不会说谎的!”

站在庙门口的太宰想起来三年前告别时猫又甩下的这句话,屋里的水早开了,他捧着杯子站在门口无可奈何的直摇头。

一个尚且没渡劫没飞升的精怪,怎么偏就得自称神明呢,明明都活了几千岁怎么还这么幼稚。

再说自己本就是无条件的信任他的,哪里还用得着他保证。

想到这里他低下头再喝一口茶,杯子里有短短的一截茶叶梗在动作间摇摇晃晃竖了起来,就像当时那只猫又从雪里站起来的动作一般,虽然步子不稳却怎么也没再摔下去。

哟,这是要出什么好事了?

他盯着那竖直的茶梗。



中原中也觉得他的出场非常没有气势;同样的雪天,同样的路,然后他同样的,在这条路上一个脚滑不慎摔了个七荤八素爬不起来。

以前也就算了,渡劫成神以后还是这德行就有点太丢人,所以他很有骨气的拍掉了太宰伸过来拉他起来的手,自力更生站起了身。然后从自己身上掏出来导致太宰被讨伐三年的小铜铃铛,拍到了他伸开的手掌里。

“渡劫成功了?”太宰问。

“嗯,物归原主。”比一般猫又晚了好些年最后靠拿神器作弊才跟上进度的中原回答。

“那这回不走了?”太宰熟门熟路的摸过去搭上肩膀搂住腰,心情愉悦的拿自己指尖刮蹭猫又的侧脸,

“不走了。”中原几度试着用自己尖利牙齿去咬自己脸上流连的爪子,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成功。

进了屋肩膀上落的雪迅速就化成了衣料上的湿迹,太宰领着中原在火堆边上坐好,递给他一杯还温热的茶。

“欸,那你这回是真不再走了?”

“真的啊,”中原左手把着杯子,右手握成拳头轻轻捶在对面人的肩膀上,咧开嘴笑了“我都说了嘛,神明是不会说谎的。”

“那以后就多指教了呗,”太宰笑得比他还春花烂漫“神明大人。”



————————FIN.————————



感谢阅读w!

补作业补的快疯掉了 作业还剩好多 眼含热泪忍痛放弃了冬活

题目出自四畳半神话大系的ED 终于把这首歌写了我觉得自己圆满了……

虽然完全文不对题就对了(。顺便时间的话 差不多是镰仓中末期的样子…………

即使是渡劫成功身高也没有任何变化呢 中也先生(

那么下次再见www!!


评论
热度(119)
  1. 梦璃玲Arolling玖一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