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BSD|太中|愚者

S.B.:

#18黑時宰&23中

#OOC

#還沒寫完(那還貼)






——太聰明,所以不幸福。



從口袋裡掏出家門鑰匙,中原中也立刻感覺到不對勁。

屋內有股討厭的氣味。

鼻子再不良的人,聞久了都會為之敏感,那個人就是這樣的存在,中也才會如此的討厭對方。

「喂——我就說你這傢伙——」

不要總是一聲不吭地偷跑來我家。

推開門版,中也準備好要把手上的東西當作武器丟出去了,卻在看到對方的模樣時,預先的怒罵迅速塞回嘴裡。

「中也,你回來的正好。」

被他視作眼中釘的存在從沙發上站起來,身體帶著不自然的僵硬,包覆著右眼的白色繃帶挖出了中也心底深處的記憶,洶湧翻騰。

「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黑色的套裝、黑色的大衣……一身黑色正裝的太宰治出現在中原中也的面前。

那是還留在港口黑手黨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驚慌不安的太宰治。

向來漠不關心、以旁觀者的角度笑看人世的黑色雙眸滾動著被壓抑的不安,倒是比往常那副嘴賤招打的模樣可愛許多,然而此刻的中也跟太宰一樣,完全笑不出來。

中也早已忘記十八歲的太宰是什麼模樣,如今像是從體內深刻的複寫出來,明明是他親眼見過的樣子,卻只存在記憶中最陌生的時刻。

「在我的認知裡,你人還在西方鎮壓敵對勢力。」

「對我而言那已經是五年多前的事了,太宰。」

「……我們,真的在交往嗎?」

中也心中湧起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冷靜地把問題丟回給太宰。

「——你說呢?」


早已把整棟屋子繞了三圈的太宰抿唇不語。

這裡是記在中原中也名下的房子。太宰一眼就看出來了,不管是從客廳的設計還是房間的擺設,全部都是中原中也的喜好,更何況所坐的沙發旁邊就擺著看起來有點礙眼的帽架,太宰要認錯都很困難。

重點是——除了屬於中原中也之外的東西。

無法共用的生理用品,即便是同樣的花色的毛巾,都會因為使用者的習慣,而有不同的擺放方式,而這棟屋子所有準備著的第二樣物品,全都是照著「太宰治」這個存在會有的習慣擺設的。

儘管這裡,屬於他身為太宰治會穿的衣服,一件都沒有。


「天底下沒有比這個還更惡劣的笑話了。」

太宰閉上眼睛。

天下大亂。對他而言眼下正是這樣的情況,如果這是五年之後的世界,就表示在這五年之間他都沒有自殺成功,甚至還和他以為不可能的對象有了更進一步的關係。

這段空白期此時只有一人可以回答他。太宰一張眼,恰好對上中也清澈如海的雙眼。

太宰倏地站起身。


「你要去哪裡?」

「找條河跳下去。」

果然是太宰治本人無誤。中也臉上滑過無言的汗水,這時讓太宰跑出家門,似乎不是多好的選擇,「喂,我可不能讓『現在的你』隨便離開。」他特別強調那四個字。

「……嘖。」

「你剛才嘖了一聲對吧!」

「我記得客房那有條不錯的屋樑,好想現在就去試試看。」

「給我回來!」

如果重力對太宰有效,輕輕鬆鬆就能讓他躺在地板上,成為名符其實的青花魚了,中也看他那副落荒而逃的姿態就來氣——求死居然比面對此刻還重要嗎?在太宰消失在樓梯前他忍不住喊了出來。

「……從腰部開始綁起!」

太宰治錯愕的回頭,「什麼?」

「……中間你會跳過胸口的部分不綁,因為繃帶束著心臟的感覺很不舒服……你曾經想用繃帶自殺也是這個原因而放棄的。而兩手的繃帶則是纏到肩下五公分左右的位置,最多每兩天就要更換一次,至於其他部位……你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不用了。」

太宰臉上掛著微妙的笑容,雙手舉高投降。

中也走到他面前,認真的把太宰從腳底板到頭頂……好吧他根本看不見,掃了太宰一眼的中也心裡有了盤算。


「中也,你都二十三歲了還是這麼矮耶。」

十八歲的太宰治身高就定型了,同理,中也更不可能在成年後的五年得到什麼大幅度的增長。完全是太宰本能的惡劣嘲諷。

「你——閉嘴,把身上的外套脫了,我們出門一趟。」

太宰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外套像條抹布,被中也扔棄在桌上。

「要去哪裡?」

正要開門的中也,手裡的車鑰匙差點從掌心掉落。

「去買一些這個時代的太宰治……會用到的東西。」




——tbc?

段考前隨便撇撇,最初的點子是「都還在黑手黨的兩人」⋯⋯如果有緣分會接下去的(扶額



评论
热度(49)
  1. 梦璃玲よあい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