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BSD|太中|帽子戰爭(中篇)

S.B.:

前篇在此→



- 帽子戰爭(中篇)-





中島和芥川莫約是半個月前一起長出貓耳的,當天還共同出了任務,晚上被分派去「回收」芥川的中也準時抵達約定好的廢棄停車場,看到比他還早到的太宰治不得訝異了一下……直到瞄到他懷裡抱著的爆米花桶。

太宰邊吃邊指著不遠處不斷飛揚的塵土。「中也,你看,你趕上最精彩的地方了。」

順著手指的方向,那個任務中要他帶回去的傷兵——化身為黑面神的黑貓,已經騎到了傷痕累累的白貓身上,冷森的爪型態羅生門高高舉起,凶神惡煞的模樣,怎麼看都不像是普通小動物的撓抓嬉戲。

中也的回應是一拳揍飛太宰懷裡的桶子,紛飛的爆米花像天女散花般灑落一地。

不理會太宰驚呼的抱怨,他衝上前阻止兩個精神奕奕到不行的後輩再繼續破壞現場——太宰治你這混蛋!看什麼戲啊!還不來幫忙!抱著芥川手臂向後退的中也臉上差點多了抓痕。

「我已經喊過了——但是他們眼裡只有彼此,根本看不到我。而且我拳腳功夫不好,只好在這邊等中也來收拾殘局啦。」

中也的下一記拳頭是穩穩打在太宰身上的。


那天晚上,偵探社的醫護室特別擁擠,塞了三個病患、一個監護人跟一名醫生。

除了只受了內傷的太宰,另外兩個被與謝野一聲當柴劈,結果貓耳還是自動接回去了的後輩,臉上的蒼白和隔了兩道牆都能聽得見的哀嚎慘叫,都深深烙印在故作鎮定的中也腦中。


結果隔了兩晚,清晨從床頭翻下來的中也,晴天霹靂發現自己腦袋上也多了對活生生的貓耳,浴室的鏡子碎了一地。

他在心底發誓,絕對不要讓太宰知道這件事。


「……」

雖然發誓過了——

「原來是長了貓耳啊,還真是容易猜中的答案呢。」

太宰以自身181公分的優勢,將中也壓倒在自己身下,眼裡不知有何意味的深沈注視,扎得中也雞皮疙瘩起來。

被揭穿了秘密的中也內心崩潰卻也放棄多餘的掙扎了——本來就覺得藏不了多久,但是事先做好的心理準備卻擋不住羞恥心橫衝直撞,中也自暴自棄的攤開雙手,放棄抵抗的樣子還頗有從容就義的味道。

「你要笑就笑吧!」

「呵。」

太宰還真的非常給面子地笑了。


「中也……你真的明白這個異象的真正意思嗎?」

他臉上的表情就像是找到了新的自殺方法,還一副躍躍欲試的勢態。這一笑驚得中也腦中的雷達驀地嗶嗶作響。

「啊?……不就是喜歡……就跟芥川他們一樣,有了喜歡的人就會長出貓耳——那時你不就是這樣說的嗎?」

「一點也沒錯喔。」

像是在獎勵他的正確回答,太宰無預警地低頭親吻了他的眼尾,留下些微的濕溽。身上的陰影忽然消失,重獲自由的中也呆愣地看著太宰下了沙發,往廚房走去——那傢伙,似乎很開心?

說起來也詭異,這種異象並非異能,是非科學與理性能夠正常解釋的都市傳說,太宰的人間失格對此沒有任何作用,似乎需要某種「儀式」才能解除,是個相當惡趣味的詛咒。


貓耳的事情爆發之後,兩方人馬都在積極找尋解決詛咒的辦法,靠著和偵探社有合作關係的少年電腦駭客,在網路上的隱密討論板,找到了那則都市傳說的解決辦法,並告知了太宰——當晚不管是偵探社還是港口黑手黨,都有人為此留下了失戀的傷心淚水。

而那名協力此事的少年,在那之後便強烈拒絕再接觸任何有關這啓事件的相關消息。

畢竟對未成年的孩子來說,有點太刺激了呀。太宰語焉不詳地解釋,這牽涉到了個人隱私權的問題,他有替當事人守密的義務。

結果那個解決辦法,中也還沒能從太宰身上打聽出來,一切都破功了。


中也將孤零零躺在地上的帽子撿起來掛回帽架,反正現在再戴著也沒有意義了。廚房那邊隱約傳來瓷器碰到硬物的撞擊聲……廚房落在沙發的死角,中也沒有多餘的體力支撐他的好奇心。

等到太宰終於拿著一只馬克杯出來時,中也已經打了第三次呵欠。

「你在做什麼啊……」

他微微一笑,「中也,要不要喝喝看?」

「什麼東西……咦!?」揉著眼睛,聲音也變得疲憊的中也在聞到從馬克杯那飄來的氣味時,渾身像是觸電般立起了毛囊。

太宰在那一瞬間彷彿看到了中也的身後,有條靈活的尾巴正在興奮地豎直。

「很想喝對吧?」

太宰把馬克杯放到了桌上。

「我家怎會有牛奶?」

中也問了之後立刻察覺自己的愚蠢。

如果不是他買的,兇手除了太宰還會有誰?


「長出貓耳後,體質也會跟著有所變化……本來就是貓科的敦君看不出來,但這幾天芥川比較少喝茶——中也也不太想喝酒了,對吧?」

一反常態的芥川。

下班後不再常駐酒吧的自己。

不小心曬到太陽就會忍不住想要打盹,仔細想想都是貓體質的淺移默化。

「嘛——畢竟中也對牛奶抱持著恨意,沒注意到也很正常。」

太宰把馬克杯推到中也面前。

剛熱好的牛奶散發醇濃的香氣,睡前喝上一杯的話,還可以提升睡眠品質呢——太宰彎灣的眼睛彷彿這麼說著,但已經縮到沙發角落去的中也知道事情絕沒這麼單純,而是警備地看著太宰,因為簡單的牛奶氣味就產生出激烈反應的身體,怎麼想都不妙透頂。

「真過份呢,裡面可沒有下藥哦?」太宰一臉受傷的癟嘴。

「相信你我就是笨蛋。」惡狠狠的語氣。

太宰並不氣餒,「中也才是疑心病發作的小矮子呢,不然我先喝一口給你看嘛。」

從太宰唇上的牛奶水漬可見他並未假裝,他把殘留唇印的杯子直接遞到了中也面前。事實上,內心蠢蠢欲動已久的中也在看了太宰沒事的模樣後,就馬上伸出了手——這不是昂貴的葡萄酒,一口灌下去,暖暖的液體滑過食道,是和泡澡截然不同的滿足感。

「……中也露出了好可愛的表情喲。」

倏然清醒的中也一下子把馬克杯敲到桌上,站了起來,「你這傢伙……你從很早之前就發現了對吧!」才會在今天沒由來地買了牛奶,只為了看他發蠢的模樣。

「而且,那杯牛奶裡果然有什麼詭異的味道……」也許是正常運作的心理作用,但畢竟是太宰治,身上被訓練出來的警鈴三不五時就會作響,是從日常生活鍛鍊出來的被動技能。

「你菸酒不忌的,味覺早就壞得差不多了吧。」太宰無關緊要的說,執起中也的手回他們……嚴格說起來應該是中也的房間,太宰除了少數被趕出房間的夜晚,否則平時的他是認不得自己房間的,把東西都堆到了中也這邊來。

太宰好笑地看著盤腿坐在軟塌上,神色警戒又被疲倦侵擾的中也,那對三不五時抖動一下的貓耳朵,意外地適合體態嬌小的他——如果這句話直接說出口,一定又要被揍了——他拿出特地買來的逗貓棒在中也面前揮舞,差點就撲上去的中也,給了對著他雙手大張的太宰一記用力的枕頭飛彈。

太宰摸了摸發紅的鼻子,先把逗貓棒丟到一邊。


「你想讓貓耳消失嗎?」

中也一下子瞪大了雙眼,貓耳更是直立起來。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應該存在的東西長在腦袋上,怎麼想都很恐怖吧!?」

「明明是很可愛的貓耳的說?」太宰略感遺憾地又問。

「又不是長在你頭上!當然隨便你說!」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身旁的位置突然下陷,太宰撥開中也肩上的毛髮,掌心捧起他的側臉吻了上去,並且微微施力——再度被壓制在陰影之下的中也還在應付太宰突如其來的親吻,下襬頓時一陣清涼,鬆綁的浴袍輕易地暴露他疤痕累累的結實雙腿,還有那隻浪費繃帶的礙眼手臂。


……等等,步驟怎麼一下子跳到這邊來了?察覺不對的中也直接併攏起雙腿,將太宰意圖往三角靠去的手掌夾得死緊。

「喂……變態、青花魚……!」這次太宰是刻意地在用身高優勢壓制中也,令中也不禁有種做了惡夢被鬼壓床的錯覺,「……你發什麼……唔嗯!」

「竟然還沒發作嗎?」太宰稍微退了一點,讓中也能看見他臉上的訝異,「不愧是有在鍛鍊的身體呢,要動手腳還真不容易。」

唇舌碰撞的之際,中也從太宰的吻裡隱約地感覺了什麼,好像有股剛才在哪裡碰過的味道……他是不是在廚房吃了什麼?想到這裡,中也倏地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是那杯牛奶!

「是薄荷!?」

「答、對了——其實呀,我還特地借了薄荷香水回來,不過好像用不到了?真可惜。」

「你……」

牛奶裡面沒有下藥,但是卻加了調味——意識到自己被設計了的中也手背爆出青筋,他氣得只想要捏碎太宰的肩膀,施出的力道卻不如預想——彷彿有什麼無形的東西,漸漸奪走了他的中樞權,操控起他的身體。

然而那一下還是讓太宰痛得一時失去支撐上半身的力氣,直接摔在中也身上,他們彼此悶哼一聲,中也感覺到耳殼那裡傳來愉悅的、刺耳的震動,是太宰的笑聲。

該死的……青花魚……

太宰乾淨的指甲壓開中也的唇瓣,使他無力地張嘴,兩邊的頰肉漸漸泛起誘人的潮紅,帶著奶香味的喘息聲,眼前的畫面比太宰在洗澡時想像的樣子還要美上百倍。

此刻的太宰才展現了他真正的目的。

「為了解除貓耳的詛咒,我們來做點色色的事情、吧?」





-tbc-
讓中也喝到牛奶了,再來是太宰的牛奶




评论
热度(144)
  1. 梦璃玲よあい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