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BSD|雙黑|在水裡更美

S.B.:

人生有許多的瞬間。難以忘記的瞬間、恨不得從腦裡挖出來遺忘的瞬間,無意間所記住的事物,會在眾多的偶然之中選擇它喜歡的時間出沒。

不由分說。

中原中也厭惡的事情不多,第一個是太宰治,第二個是太宰治,第三個還是太宰治……與之有關的所有事,他都覺得無比礙眼,包括此刻被拉下水的瞬間,他的身體潛意識地知道要大吸一口氣,憋住嘴鼻不讓液體入侵……他對具有危機反應的自己既生氣又慶幸。

他還不想死。就算要死,也不能是這種落魄的死法,何況是被強制拉來作伴的。


「呼哈!」

中原中也探出水面換氣,才任由冰冷的河水把自己重新拉回水面之下。

他不承認自己怕水。他只是討厭水。小時候游泳的姿勢矯正了很多次還是改不過來,但人又不是活在水裡的生物,游泳游得再好又如何?最後還是得回到地面上——為什麼那傢伙就是不懂這個道理呢。

他厭惡死了這個濕淋淋的狀態。


「中也?中也!」

吵死了,青花魚。

呼喚自己的聲音被河水沖得七零八碎,那絕不是擔憂的呼喚,不過是想確認他的死活罷了,真正想死的人早就被他扔回岸邊,一般人被他那樣摔著恐怕會去掉半條命,但如果是那傢伙的話,叫個幾聲應該就能站起來了吧。

於是他慢吞吞地找了個順眼的地點上岸,泡水的皮鞋裡像是塞了條魚似的,渾身溼透的大衣也沒辦法再穿回去了。

一如既往的糟糕,但不會再更糟了。


「哇嗚,中也的姿勢真是越來越熟練了呢——像隻鴨子似的。」

眼角的視線多了穿著米色大衣,名為太宰治的該死生物。

「吵死了。頭下腳上卡在石縫裡的混蛋還真敢說啊?」


沒想到他會跑過來。之前都是要在岸邊恍惚吹風個好一陣子,感慨這次又死不成了諸如此類,好一會才溫吞地找地方打理身上的髒污。中也抹去臉上礙事的水漬,靠著消除重力輕鬆站起身,還在擰著身上的衣服的太宰投來一個羨慕的眼神,但被中也狠狠地瞪視回去。

人的耐心是有極限的。不管是親手殺掉眼前的傢伙也好,還是趕緊回家洗個澡也好,他拒絕留在原地釣青花魚的這個選項……邁步的越過太宰治身邊時,中也才發現自己忘了顧及頭上的帽子,該死。


「中也。」

同一時間太宰治伸出了手,手裡正是他心愛的黑帽,銀色的連條也好好地掛在上頭。

雖然是心愛的帽子,但中也並不急著把它搶回來。

「一瓶酒換一頂帽字,很划算吧?」太宰治笑瞇瞇地揮舞著黑帽。

果然。

「我的一瓶酒都可以買幾十打的帽子了,一點也不划算。」

拍去身上的塵土,中也擺出無動於衷的表情。

「欸——可是被我救過的帽子就只有這頂喔?真的不要嗎?」

「你還真好意思。」

腦袋裡有一百種可以輕鬆搶回帽子的方法,畢竟青花魚再怎麼靈活就只有那顆腦袋還算堪用,體能根本差勁無比。但不知為何,中也就是沒有想要硬搶回來的衝動。

「你也體會一下當帽架的感覺如何?」

「咦!我不要那種死法!」

又是那個白痴的帽子死亡論。如果世界上真有人會因為戴了帽子而被奪去意識而死,那也是被太宰治這個人的胡作非為給氣死的。


時間未晚,遙遠的黃昏把黑鴉的叫聲吞噬得十分徹底。中原中也像是看不見太宰治般,自顧自地轉身就走,肩上的黑色大衣甩出的弧度宛若朝向天際展翅的禽鳥。

中原中也腦中思考的事情,已經從「狠揍一頓太宰治」轉到「今晚要吃什麼」,處理完身上的泥濘還得做兩人份的晚餐很累人的……所以說,為什麼是兩人份的晚餐啊?他討厭這個從潛意識爬上來的預設。


「等等,中也。」太宰治在他身後喊著。

「……」

「——剛才在水裡的你,看到了什麼?」

腳步一頓。他回頭,海洋般的雙眼瞇了一下。

「沒什麼。」


中也,你知道嗎?在水裡的你……你的眼睛,非常美麗。


「大概是覺得,從水裡看你也挺好的吧。」

他繼續朝回家的方向前行。不一會,聽到屬於太宰治的腳步聲跟上。



fin.


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今天下午的課老師沒來,播了《玫瑰的名字》這部電影⋯⋯經典到非常好看但是裡面有我很怕的拷打毒殺跟慘死,忍不住就開著mac偷偷幹壞事 (´;ω;`)ヾ(・∀・`)


在死人跟雙黑之間瘋狂交錯的我(??)拿了老梗來試試水溫,中也真棒啊真想虐虐他 (*´艸`*)(滾

评论
热度(45)
  1. 梦璃玲よあい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