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敦芥/透明エレジー

七股的有里先生:

一个不糖不刀的玩意
敦芥,隐藏太中,几乎看不出来
糖炒玻璃渣慎入
泉镜花视角




我是泉镜花
今年14岁

托敦君的福,现在我和敦君以及芥川先生在出任务
我觉得芥川先生好像有哪里变了
几个月前———不,应该说是一年前的芥川先生给人的感觉是难以接近的一个人,但是自从遇见了敦君之后感觉没有那么难以接近了
是错觉吗。
现在我们在港口边等待一位异能者,姓名不详。
据说很厉害所以拜托了敦君和芥川先生
我是当通信员的。
明明是宿敌一样的存在,却能一起出任务真是神奇呢。
不,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们开战了
我们这边赢了…不过两位好像很不妙的样子
得将他们送去与谢野小姐那里才行。



我是泉镜花
今年15岁

今年是芥川先生帮助武装侦探社一起对抗其他不轨异能者的第一年
今天我帮樋口小姐送小豆汤给芥川先生,以及送茶泡饭给敦君
他们两个在同一个病房里
敦君本来可以比较早下床行动的,但是后来似乎和芥川先生发生了矛盾,被芥川先生狠狠地揍了一顿,现在正在修养中。但是敦君看起来不像是发生了矛盾的样子呢,因为他在傻笑。
每天在门口都可以听见敦君和芥川先生讲话的声音,当然我这是偶然听见并不是偷听。两个人似乎在吵架但是丝毫感觉不到敌意呢。
他们真的是在吵架吗。



我是泉镜花
今年16岁

今年是芥川先生帮助武装侦探社一起对抗其他不轨异能者的第二年
最近敦君有些奇怪,似乎和芥川先生吵架了
虽然他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平时都是没有敌意的吵架,今天似乎真的吵起来了。
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去安慰敦君
然后他对我说了原因。据说是芥川先生在他的茶泡饭里放了无花果和芥末。然后他在芥川先生的小豆汤里放了盐和胡椒。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真像幼儿园的小孩子呢,这两人。太宰先生在开导敦君。敦君似乎开窍了一些。不过芥川先生那边似乎还在生气。其实两位只要道歉不就好了吗…

不过这份不坦率也许一直存在也说不定。

晚上两个人和好了。应该说是敦君道歉,然后芥川先生也别扭地道了歉。总之皆大欢喜,大家都很开心呢。




我是泉镜花
今年17岁

今年是芥川先生帮助武装侦探社一起对抗其他不轨异能者的第三年
大家都相处的很融洽了,这个城市虽然依旧一团乱但是比以前好多了
芥川先生依旧是黑手党,但是杀的人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比起以前他想开了很多
我希望敦君和芥川先生,以及武装侦探社的大家都要自私一点。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
因为我们可能会在某一个任务中突然就死掉也说不定。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自私一些。再为自己考虑多一些。
今天敦君和芥川先生去游乐园了,我武装侦探社的大家都悄悄地跟过去看情况。不知道敦君和芥川先生什么时候才能互相袒露自己的感情呢。
他们两个去买了棉花糖,但似乎都没见过棉花糖的样子。芥川先生吃了一口之后表情很微妙,但是还是吃完了。我想他大概是不想浪费吧。敦君吃的很开心,还帮芥川先生擦了嘴角,虽然在这之后被揍了。太宰先生在我旁边叫我别看,还说年轻人谈恋爱就是好啊。整天就顾着傻傻的谈恋爱,哪像我连女士都没人愿意和我殉情,哦对了小镜花别看了小心学坏。
太宰先生,就算不让我看,他们的关系在平时也看得出来啊。
与谢野小姐和乱步先生似乎很高兴并且在疯狂拍照的样子。国木田先生边看敦君他们边叹气,太宰先生则是在感叹人生。另外中也先生也来了,他狠狠地给了太宰先生一拳。谷崎先生和他的妹妹也在游乐园里。
总之今天十分开心,大家都有很多收获



我是泉镜花
今年19岁

今年是芥川先生帮助武装侦探社一起对抗其他不轨异能者的第五年
武装侦探社的大家今天说要去一起泡温泉,约上了一些黑手党的人物。比如说中也先生,芥川先生以及尾崎小姐等
分了房间,我和尾崎小姐,与谢野小姐以及直美小姐一个房间。我们左边的房间里住着乱步先生,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以及谷崎先生。右边住着芥川先生和敦君。再过去就是国木田先生以及剩下的人了。
与谢野小姐说,如果她能做到的话,她绝对不会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死去,包括芥川那群家伙。她说。
我相信太宰那家伙以及武装侦探社的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吧。毕竟你们就是这样一群人呢。尾崎小姐这么说。
那么芥川先生也这么希望吗?我突然就这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尾崎小姐看向我,我不清楚她眼里藏着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我想看懂,但又没办法读懂
大概不可能。尾崎小姐这么说。她说啊,芥川先生只是为了杀人而使用异能,他缺少了很多正常人该有的东西。
比如喜欢,比如爱。比如悲伤。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垂下了她的眼帘,我看不懂她的神情。
假如那个时候大家都彻底了解芥川先生就好了。
接下来我们去泡了温泉,吃了很好吃的寿司。大家看起来都特别的开心。中也先生还发了酒疯,芥川先生已经醉倒了。
真的是十分开心的一次度假。



我是泉镜花
今年20岁


最近这座城市不太平。
敦君和芥川先生经常往外跑,大家也是我也是,侦探社里经常会没人。只有晚上聚集在一起时侦探社才热闹些,但是话题都扯向了最近的事件,我也长大了很多,也经常和敦君他们一起出任务,我是打援助的。
大家都没变,看起来都和六年前一模一样。只是现在侦探社里加多了几位黑手党常客。不过大家都挺开心的。以及最近敦君被大家嘲笑为“恋爱中的傻老虎”他和芥川先生依旧没有确定关系,但两人关系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当然这仅限芥川先生吃到敦君做的小豆汤之前。芥川先生吃了一口之后表情真的十分的…微妙。他在愣了一秒后把敦君甩出了侦探社大楼。
事后太宰先生用十分无辜的表情说他无意中看到敦君摆在桌子上的小豆汤所以就在里面放了些橘子汁和苦瓜汁。
敦君,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现在就去把太宰先生吊起来倒挂金钟。
然后太宰先生被中也先生逮住了,我想第二天的新闻头条要么是绷带青年横死街头要么就是戴帽矮子飞天爆炸
太宰先生在中也先生的水壶里放了一只青蛙。还放了一些盐。
与谢野小姐说这回她也救不了太宰先生,她说太宰先生这么作死也是天下第一人。
我真的十分认同,当然也为太宰先生恶作剧第一弹的受害者敦君以及芥川先生默哀。敦君现在在被罗生门追着砍。他绕来绕去还是绕回了侦探社,嘴里大喊他对芥川先生做过的一些不见得光啊不对是小情侣日常。芥川先生满脸通红罗生门到处乱削,敦君这回谁都救不了你。你就在秀恩爱的场合中身亡吧阿门。





我是泉镜花
今年22岁

今年是芥川先生帮助武装侦探社一起对抗其他不轨异能者的第零年
他死了
那天我和他们在出任务,然后我被那位敌方异能者削去了胳膊,敦君注意力马上就分散了,他想过来支援我。然后,敌人就闪到了他的身后,一伸手,我没能来得及去帮敦君。
他被削去了一条腿,幸好老虎的再生能力不是一般的厉害,但是在那几分钟的时间,芥川先生为了保护失去战斗能力的我而被刺穿了胸口。
这并不是能力差距,是因为我的拖后腿,如果我能再强一点的话就好了。那么芥川先生也不会被钻空子。
那一天芥川先生是被敦君抱回侦探社的。
敦君什么都没说,一手半支撑着我、一手抱着芥川先生。
我能看到芥川先生的脸,我想再看看那双黑漆漆的能直抵人内心深处的双眼,但是他再也没睁开过。
黑色的大衣内侧还有血、芥川先生胸口的空洞无法愈合。
我看不清敦君的表情,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不再是我认识的敦君了。
他真真正正地成熟了起来,那天下着雨,我想他可能留了眼泪,我看到他眼眶红了。
我想说对不起,我想跪下道歉,但被他制止了
他说镜花这不是你的错,谁都没有错,我们早该料到会有人死去。
如果他能自私一点就好了,不要和我们一起出任务就好了。
然后我突然就想起我十七岁的时候那个愿望,希望他们都自私一些,再自私一些。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可能就不会相遇了。”
敦君这么说。他搂紧了芥川先生的尸体。
回去的路很漫长,敦君他说完那些话就沉默了。他没有再像十六岁时那样歇斯里底,他只是抱着芥川先生走在雨中。
然后我就突然想到,敦君他二十四岁了。
他拯救了那么多人,却没能拯救到自己最重要的爱人。
然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问敦君,敦君你怎么了?
然后他回报了我一个笑容。
他说啊
镜花,我可能病了。
他指指心脏
我这里,疼的不行,疼到浑身发抖。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敦君哭。
也是最后一次在22岁里见到他


我是泉镜花
今年24岁

关于芥川先生的死,最开始人们在拍手叫好。
他们说,那是恶魔,他们说罗生门是怪物。
恶魔死了是罪有因得
可是芥川先生只是个普通人
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这个城市付出了多少
他连喜欢两个字都无法说出口。
然后啊,再后来,大家都不记得他了
我想我是矛盾的,14岁的我不想再杀人,明明和敦君这么说过的,结果十年后我杀了一个人
他对我说,人虎和那个黑手党芥川该不会是遭天谴死在了路上吧?
我就想起了那一天的景象,然后我杀了他

即使我畏惧芥川先生,但芥川先生依旧是一个很孤单的人,请你们尊敬他。我对那个可悲的家伙说的最后一句话。

同时我还想起了敦君。
那个比我大两岁,即使自己受伤也在保护着安慰着同伴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我希望他能一切安好。










我是泉镜花

今年26岁

这个城市今天也依旧不太平。
我昨天下葬了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
葬礼真的很简单,但是大家都哭的很惨,乱步先生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是为了保护我们而死的。
我希望你们能再自私一点,为了自己的幸福再自私一点就好了
这是我第二次说这句话。



我是泉镜花
今年30岁

武装侦探社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如果敦君还活着的话那就是两个



今天我去扫了芥川先生的墓
我遇到了敦君。
我就躲在另一个墓后面看着他。
他消瘦了许多,我都快认不出他来了
他轻轻触碰着简陋的墓碑,好像就是在对待一个多年未见的恋人一般
然后他开口了
他说

我回来了,芥川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和十六年前大家都还在的时候的笑容一模一样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36)
  1. 梦璃玲七股的有里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