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昨日喧嚣(Fin)

木对:

*史密斯夫妇梗  一个以耍帅和谈恋爱为主旨的小甜甜(??

*被骨头社新放出的官图搞得激动地不能自己, 于是和 @Yoji  一起搞了这个求婚小企划……当然,我觉得她那张图不是求婚,而是婚礼现场,让人看了很想掏出份子钱……

 

01.

太宰拎着一盒泡芙打开家门的时候,发现家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他在门口停了两秒后走进去,把钥匙随手放在鞋柜上,然后弯腰换鞋。

格洛克乌黑冰凉的枪口就是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从背后顶在他的腰上的。

“不准动。”熟悉的嗓音压得极低在身后响起,太宰能听出来其中隐隐约约的冰冷和不小的火气,“……你还敢回来?”

为什么说这个嗓音熟悉呢?因为太宰在这四年中无数次见过这把嗓音的主人在各种状态下的样子,听过他用这副嗓子发出或懒洋洋、或火冒三丈、或饱含情欲的各种勾人声音。

太宰治背对着来人,慢慢举起双手。纸袋“啪”地一声掉在地上,纸盒里的泡芙骨碌碌地滚了出来,沾上了地板上的灰尘和鞋底掉下来的泥土。

“——为什么不敢回来?”他保持着这个示弱的姿势,嘴角却微微弯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身后没有传来回答,太宰转过身,面对着黑暗中的袭击者。

 

“你要就这么杀了我么,中也?”

他微笑着,对面前和自己同居了四年的情人轻声说道。

 

02.

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还得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的身份说起。

他们两个都是杀手。

都是杀手这没什么,毕竟这个存在时间久远的古老行当也没什么同行相斥这一说。只不过不巧的是,他们两个都是那种常年霸据杀手排行榜上前两位的人物,并且为了第一的位置明争暗斗了很久。

更不巧的是,直到意外互相捅破的这天之前,他们对彼此的身份毫不知情,丝毫没有察觉到,暗戳戳只想一刀捅死的老对手就是整天和自己同床共枕的情人。

不,或许太宰治已经提前发现了某些端倪。想想看,一个排行榜上向来以诡智多端出名的杀手,能对生活中的蛛丝马迹一点怀疑都没有么?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但这才让中原中也更加生气。

他觉得自己这局又输了太宰治一筹。

哼。

果然还是早点杀了他才清净。

 

03.

但杀太宰治这种事,不是说杀就能杀的,不然他们两个也不会在排行榜上互相看不顺眼这么久。而他们的初次见面则源于一场发生在酒吧里的艳遇:

太宰穿着那件修身的浅色长风衣,像一个低调又多金的贵公子一样推开酒吧的门走进去,坐在吧台他平时坐的地方要了一杯啤酒。但临近傍晚客人陆陆续续到来的黄金时段,酒吧的驻唱歌手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上台,酒吧老板急得团团转,因为那个驻唱歌手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平时在这里驻场只是个玩票性质,因此某天随便不来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所谓,因为他不怕被开除,也不缺钱花。

太宰和那酒吧老板有着赊账(……)的交情。见老板急得近乎暴躁,于是为了自己还能赊账,太宰伸手拍了拍老板的肩膀:“放轻松,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找人顶替一下不就好了?”

老板面无表情:“你的意思是你愿意今晚上台唱两首歌点燃气氛?”

太宰面不改色:“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会唱歌的那么多,何必找我呢?”他闲闲地扫视了一眼全场,随手一指:“喏,比如说那个刚从后门进来的……我以我阅人无数的眼神打赌,他唱歌会好听。”

其实后面这句有一半是在瞎扯,酒吧里灯光那么暗,距离又那么远,太宰连自己点中的个头不高的小矮子长什么样、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会唱歌这句断定完全是他在认真地敷衍会调一手好酒的酒吧老板。

至于另一半么……可能这就是同类之间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总之,他的确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歪戴着一顶品味复古黑帽从后门进来的家伙,没有多想,下意识就向老板推荐了他。

那个人就是中原中也。

大概也是抱着一种死马权当活马医的心理,老板听从了太宰的话,艰难地穿过人流挤过去同那位客人商量,能不能请他上台唱几首,活跃一下气氛,他今天在此的消费完全可以免单。

太宰端着酒杯遥遥看着那一头,看见那个小矮子先是疑惑了一下,询问了几句什么,然后才点点头,似乎是同意了。

酒吧老板带着松了一口气的笑容走回来:“就算那个人唱歌不行,就凭他那副样子,我也不担心冷场了。”

“是个小美人儿?”太宰感兴趣地问。

酒吧老板:“你可以自己看一下。”

两个人话还没说完,一段架子鼓和电子琴混音的音乐前奏猛地响起,插着兜溜溜达达走到台上的那位站在灯光下,拿着麦克风张开口,唱了第一句。

 

【Baby I'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宝贝,今晚等着被我捕猎)

 

老板情不自禁地吹了声口哨:“好嗓子!比之前那个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怎么太宰你随便一点就找到了这么一个好宝贝?”他转过头认真地说,“——你买彩票么?”

但太宰没有回答他,他托着下巴看着台上的那个临时驻场,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唱得十分不错。他也有点惊讶自己的随手一点的水平。这样有点低哑的嗓音如果用来叫床呻吟……应该也会很勾人吧?

太宰漫无边际地想。

 

【Maybe you think that you can hide】

(也许你以为 你能躲过我的追捕)

【I can smell your scent for miles】

(但我能从千里之外 嗅出你的气味)

 

……而且,长得也很合他的胃口。

无论是垂着眼看上去显得有几分美好的侧脸,还是纤细白净脖颈上的黑色项圈,每一个都出乎寻常地符合太宰的标准。

 

【So what you trying to do to me】

(所以 你要拿我怎么办)

 

啧啧……拿你怎么办?

直接办吧。

太宰打定主意。

于是一曲终了,太宰长腿一迈抢先端着一杯酒上了台,站在那个近看显得更加矮小的漂亮青年面前,笑嘻嘻地说:“我能请你喝杯酒么?”

对方反应平静地瞥他一眼,似乎早就注意到了唱歌过程中从他这里投出的存在感极强的视线。

“哦,可以啊。”他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反正我接下来都有时间。”

太宰挑了挑眉,似乎不太确定他这句话背后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中原中也。”他微微抬起下巴,细长的眼尾因为这个角度看人而显得有几分上挑。中原中也看了太宰几秒后突然微微勾了下嘴角,对他笑了一下。

之前或之后的琐碎细节事情,以及刻在脑海里的警戒心都暂且撇到一边的话,在这一刻,太宰不得不承认他是被诱惑了一下的。

心里有个声音在叫他谨慎,不过他这种行业的特殊性注定他一生都会把“及时行乐”这四个字贯彻到底的。

于是太宰一把揽过他的腰,俯下身,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中原中也,深深地吻了上去。

 

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一天的中也果然不是没有丝毫目的的,至少隔天在酒吧后街发现那位失踪富二代早已冰凉的尸体时,大部分客人和酒吧老板都为警方提供了中原中也的不在场证明。

 

04.

不过不管是太宰还是中也大概都没想到,这一艳遇居然就一直艳了下去直到同居。并且两个人都时常默默思考,在他们以吵架拌嘴互相嘲讽为日常的状态下,他们究竟是怎么就住到了一起,还一住就住了四年时间。

长年在杀手排行榜上第一第二位来回换的中原中也先生认真反省,其实他早就该发现太宰那家伙不对劲了。

起码两年前的一次车祸就显得很诡异:太宰走在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时,一辆跑车冲上了人行路,对准太宰就撞了上去。中也得知这件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以为是自己的仇家找上门故意要弄死太宰,急匆匆赶到医院看到虽然腿和手臂打着石膏但人还是活蹦乱跳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松了一口气后中也表面怒骂太宰那么一大辆车冲过来也不知道躲脑袋是不是终于彻底坏掉了,骂完回头出了医院他就脸一沉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不为别的,只是敢随便动他身边的人这一点让这位个子不高却十分可怕的杀手先生很是恼火。他觉得太宰是他什么人这件事无所谓,不能容忍的是有人居然敢挑战他的权威。

这是嫌命太长,不想活了啊。

可惜结果却令人失望。虽然中也用了自己的门路将早在当时就逃之夭夭的肇事司机找了出来,可人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在现场调查了一下,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起意外,司机在逃跑的过程中一脚踩空滚下河堤,落进湍急的河中后就再也没能爬回岸上。

虽然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但中原中也疑惑了一段时间后就被太宰在医院里的各种不安宁搞得暴跳如雷,撸起袖子就去准备把这个受伤也不肯老实待着的混蛋直接从普通病房揍进重症监护室,被迫陪床陪了几天后,也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去了。

所以之后再想想,当时那个司机到底是他的仇家还是太宰的仇家,司机的死亡到底是意外事故还是蓄意谋杀,以及那么快的车撞上来结果太宰只是断了两根骨头而其他地方什么毛病都没有……这些看似已经有了结果的事情的真相,其实都还有待斟酌。

 

05.

至于最终撞破对方身份的事情,其实完全是一个乌龙。

那天中也接了悬赏榜上的一个任务,出发之前给在上班(一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生意的小公司,中也一度怀疑这个公司居然还能开得起员工的工资,当然事后发现其实给太宰发“工资”的人并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的太宰打了个电话。

“喂?”

“嗯~中也好难得主动给我打电话呢。什么事?”

“我临时有工作出门加班,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你一会下班回家记得买菜。”

“又加班啊?唉,中也真是好忙,不过既然赚的那么多为什么还要我平摊一半水电费?包养我吧,我不介意的?~”

“…………滚!!!”

“啧啧,脾气这么坏。好吧,我下班就买菜回家。”

面无表情地按了电话,中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枪和匕首,然后戴上帽子就出发去目标三十分钟后将要到达的地方,提前赶到埋伏下来。

三十分钟后,任务十分顺利地完成,没有漏杀错杀,也没有任何目击者。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身上被溅了大片血迹。这么大面积的血红色和血腥味,怎么也不能用“吃M记结果不小心把番茄酱搞了一身”这种理由混过去的。

中也一路赶回公寓楼下,虽然比预想中早回来了不少时间,但太宰那家伙应该也已经回家了,而且这么一身血也不能大摇大摆从公寓大门回去……于是中也没什么犹豫地就绕到了后门,打算从公寓背面不引人注目的地方翻墙而上,从窗户进去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再翻出来从正门回家。

然后,他在后门那里,和看上去也是匆匆回来的太宰狭路相逢。

 

太宰:“…………”

中也:“…………”

 

两个在电话里给对方说“我要加班”“我下班就回家”的人,现在同样一身拿什么理由都糊弄不过去的血迹,在公寓后门这个方便人不引人注目回家的地方,相遇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

 

06.

“不准动。”熟悉的嗓音压得极低在身后响起,太宰能听出来其中隐隐约约的冰冷和不小的火气,“……你还敢回来?”

 

昨天尴尬相遇之后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呆滞,就连太宰也是一副“啧提早回来了么真是不走运”的面无表情。用不着解释什么,毕竟对方身上的血腥都骗不了自己,那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也肯定骗不过对方,就算想装成自己回来路上发生事故身上的血是自己的,现在开始装虚弱也未免太晚了点。

这种状况下多说无益,以同居四年对中也性格的了解,现在的情况就是多说多错,多说一句罪加一等,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有可能变成引起汽油罐爆炸的那颗火星。于是太宰的做法是转身就走,干脆利落地只留下转身时风衣翻滚出的一个柔软弧度,和他看上去有点冷淡薄情的背影。

本来还没回过神来的中也这下直接懵了。

搞什么?什么意思?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居然就敢直接走?!

……很好,太宰治。

你这混蛋是不是想造反!!!

 

——于是,就有了隔日太宰拎着中也最爱吃的泡芙回家时,被枪抵上后腰的情况出现。

 

太宰背对着来人,慢慢举起双手。纸袋“啪”地一声掉在地上,纸盒里的泡芙骨碌碌地滚了出来,沾上了地板上的灰尘和鞋底掉下来的泥土。

“——为什么不敢回来?”他保持着这个示弱的姿势,嘴角却微微弯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身后没有传来回答,太宰转过身,面对着黑暗中的袭击者。

“你要就这么杀了我么,中也?”

他微笑着,对面前和自己同居了四年的情人轻声说道。

“是啊,为什么不?”中也眯起眼睛,“你知不知道,我想搞死你已经想了好多年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不抓住?”

太宰叹了一口气。

在中也森冷的目光下,为了防止他反应过度直接开枪,太宰动作缓慢地、几乎是一点一点地单膝跪地,然后动作缓慢地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丝绒的小盒子。

打开,里面是一枚没有任何装饰、但上面雕着漂亮花纹的银戒指。

“本来前两天买的时候就打算找个好机会送,结果谁知道运气不好遇上这种事。”他再度叹了口气。

“我今天回来……是为了向你求婚的。”

太宰弯起嘴角。

“和我结婚吧,中也。”

 

中也:“…………”

中也:“????”

 

人生22年头一次被表白就是被求婚的中原中也先生终于承认,自己一点都不理解,死对头兼长期情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07.

“嗡——嗡——”

电话震动的声音在兜里响起,中也一手拿着装了消音器的枪指着面前男人的脑袋,一边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手机。

“喂?干嘛,我现在在上班。”

他拿着枪的右手上,无名指的指根处套着一枚款式简单漂亮的银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太宰那天当然没有一次就求婚成功,实际上,他求了八次婚,追着中也从亚洲到欧洲然后到美洲最后又回到日本。第八次被堵住时中也终于没了辙,一脸嫌弃地让他给自己套上了那枚戒指。

“我只是不想再被人追着跑来跑去了!烦!”他这样强调。

太宰从善如流地点头:“嗯嗯,不跑了,为了堵住你我也超辛苦。”

然后中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抬起头让太宰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今天看来要加班……”太宰在一栋高楼的顶层天台坐着打电话,身边巴雷特M82A1架在地上,乌黑的枪身上反射着冷冰冰的光,“你那边什么时候能好?”

“5分钟后。”中也拿枪顶着男人脑袋的手很稳,“又是我买菜。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就那么没信用?”太宰一边闷声笑着一边举起望远镜,观察对面高楼20层一扇窗户内的情况,“不过这次真不是,这次的客户很麻烦啊,我也很想翘班回家……”

“知道了知道了,我买菜。那今天你负责洗碗。”

“嗯~”太宰答应了一声,接着笑眯眯地说,“中也。”

“嗯?”

“回家路上小心~”

“……呿,知道了,啰嗦。”

中也顿了顿,才别扭地小声加了一句:“你也是啊。”

说完他赶紧挂断电话,直接把电话扔回兜里,这才再次把目光放在面前惊慌失措的男人身上。

 

“你也听到了?我一会要买菜回家。”和刚才讲电话时不耐烦又嫌弃的态度不同,面对手下败将,中也邪气地勾起嘴角笑了下,“本来想多问你两句,现在也就不废话了。”

然后,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中,他扣下了扳机。

 

砰。

 

Fin.

 

 

评论
热度(2512)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