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双黑 太中】正正为负

戲中人Chuya嚴重不足:

短篇端午贺?

HE 作者亲妈 拒谈人生 不收刀片

私设如山 OOC 自行排雷

——————

中原中也死了。

死在太宰治经常自杀的那条河里。

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泡了一夜,皮肤变得苍白而浮肿,满是细小的褶皱。曾经矮小却精炼的身材也变得臃肿起来,简直可谓面目全非。

橘色的发湿答答的,凌乱地纠缠在一起,往日里最爱的帽子也早已不知去向。

若不是有些特征过于明显,来处理尸体的警`察们甚至认不出这就是那个港口黑手党中武力值最凶残最难搞的干部。

听到这个消息的太宰治显得过于平静。

对于曾经搭档的死亡,他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譬如拍手称快,抑或是扼腕叹息。

他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就只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仅此而已。

『面无表情的太宰先生就像是恶魔一样。』

将讣告通知给太宰的中岛敦后来曾心有余悸地对芥川龙之介这么说道。

芥川却只是摇了摇头,并未作答。

太宰治并未参加中原中也的葬礼,即使他收到了黑手党那边的邀请函。

他只是在事后默默要来了中也的骨灰。

然后,自那天起,太宰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嘻笑怒骂,放浪不羁。所有安慰与勉励都被他玩笑般拒之门外。

唯一的区别,就只是他再也未曾邀请过可爱的女孩子一起殉情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中也那个笨蛋在地狱里等着我呢,要是再带可爱的女孩子过去,肯定会被他欺负的,让女孩子受委屈可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

对此侦探社的成员们也就只有装聋作哑,故作无谓。

没有人知道太宰治究竟是怎么想的,包括乱步。就连超推理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大家就只能这样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与安宁。

太宰是个理智的人,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所有人都这样认为着。

所以后来出了那样的事,是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的。

太宰有个中`国朋友。

那人是个神棍,算卦占卜百试百灵无不应验,却并非个一心求道六根清净的人物,反是凭着自身好手段坐稳了上海青帮首席军师的位置。

他们是在一次交易中认识的。两人当下就志趣相投一拍即合,甚至多年之后直到现在还不时联络。

当时交易完成,太宰即将离开中`国之际,那人送了他一张道符,说什么相逢即是有缘,这位道友,贫道赠你这张符纸可了你一桩心愿,请务必收好。

太宰治出于礼貌没有拒绝,回去后就随手把那张有着古怪图案的纸条塞到了某个角落,转身便忘了这件事。

直到中也葬礼的那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

当时太宰治正面无表情地捧着中也的骨灰盒,坐在发现尸体的岸边。

电话响过三巡,他却并未理会。

直至后来,太宰治不小心瞥见了联系人的名字。

『还记得当年贫道送你那张符吗——』

那人开口便问。

符?

太宰治皱着眉头回忆了半晌,才勉强从记忆里堆了尘的某个角落挖出当年的事。

『贫道说过,那张符可了你一桩心愿,你这次打算用掉它吗?』

『当然——』

太宰治毫不犹豫地接口。

然后他露出了这些天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之后要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等待。

那神棍告诉太宰治,说再过半月就是中国的端午,那是个很是特殊的日子。

太宰问他特殊在哪里,那人就一副高深莫测的口气说道:

『你们都道负负为正,可知正正也能为负?』

『五月初五本应是最阳之时,然而盛极反衰,最后倒成了极阴之日。』

『就像易经乾卦里的上九:亢龙,有悔。』

『所以这一天,阴阳交杂,是你唯一的机会。』

那些玄乎的理论太宰不太懂,但他立即抓住了重点。

神棍也没有等他回答的意思,又说:

『当年贫道送你的符可以做招魂之用——』

太宰治静静地听完对方的叙述,突然就笑着问了一句:

『这些都是你早就算出来的?』

那人顿了一下,装模作样地笑到:『天机不可泄露。』

然后就挂了电话。

之后的半个月里太宰治都表现得很正常也很不正常。

正常的是他似乎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再没有那段时间隐约朦胧的忧郁气质环绕周身。

不正常的是除去不招惹女孩子,他甚至连自杀都不再继续了。

出于关心,侦探社的人曾经小心隐晦地询问过一番,却得到了个『因为我要准备一个约会啊所以没时间自杀』的答案。

所以说,太宰先生这是恋爱了?

中岛敦为首的众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让他从中也先生的打击里尽快走出来。

对于太宰治的恋爱对象,侦探社社员们自是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好奇心的,但是最终谁也未能寻到相关的蛛丝马迹。

对此,太宰只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欠揍无比。

这么说其实也没错,他确实恋爱了。

只不过那个恋爱对象他们注定见不到就是了。

——虽然你就在这里。

他抚摸着口袋里漆黑的小盒子默默地想。

半月的时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直到那一天太宰治再次抱着中也的骨灰盒来到河边,他甚至有种恍若梦中的朦胧感。

他来的有点早,时间还未到。

太宰治就坐在岸边的草地上,抱着那个漆黑的小木盒,对着漫天的星河出神。

难得放空的心思却很快再次被那个该死的问题挤满——

如果那天我把那个消息提前透露给他们,中也是不是就不会死?

这个问题自从听闻中也的死讯之后就在他的脑海里扎下了根。

开始还只是隐隐约约偶尔想起,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种子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竟几乎占据了太宰治的全部思绪。

——只要否定就好了。

心里有个声音隐隐提醒。

可是无论怎么推算,最终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

中也是被自己害死的。

这个念头昼夜盘桓在太宰治的脑海中,噩梦一般,了无尽头,逃脱无望。

直到现在。

——终于能再见到他了。

思虑及此,太宰甚至有些小小的开心。

他摩挲着手中的盒子,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口吻带着些嫌弃,却无端让人觉得无限包容万般宠溺:

『你的审美可真是糟糕啊,漆黑的小矮人,真该好好地嘲笑你一番。』

夜里的河水冷的刺骨,即使现在已经到了六月份。

太宰治一步一步稳稳向河中心走去,然后在水没到胸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将那张不知为何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就凭空出现在自己大衣口袋里的符纸仔细包裹在那方小小的骨灰盒上,然后划破手指,鲜血滚滚落下。

符纸燃烧起来,橘色的火焰温暖却不灼人,将漆黑的小盒子包裹其中。

——看来老神棍还挺靠谱。

嘴角不觉中勾起一抹笑容,太宰治抱紧盒子,继续向前走去。

沉入水中的感觉并非第一次经历,太宰治睁开眼,熟练地吐出气泡放松身体,好让自己能够顺利地下沉。

橘色的火焰在水中依旧未被熄灭,反是燃烧得愈发浓烈起来。

最终火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面前一个熟悉的身影。

矮小的个子,张扬的橘发,品味奇差的帽子,冰蓝色调的眼睛。

——终于再见到你了,中也。

太宰治无声地笑开。

中也却震惊中夹杂着些不耐:【好好好你见到了,赶紧滚吧别污染了这条河。】言罢还伸手去拉他。

然后他的手理所当然地就从太宰的手臂中穿了过去。

【赶紧离开,趁现在还有机会,这里不欢迎你。】

中也低垂着头,帽沿的遮掩下他的脸色有些模糊不清。

——对不起。

太宰治却依旧只是笑。

——这次,让我陪你吧。

好不容易见到你,就再也不想离开了怎么办。

【笨蛋!】

三天后,这条河中又发现一具浮尸。

死者是个青年男子,黑发,米色风衣,身上缠了许多层绷带。

这次的尸体依旧被泡得肿胀难辨,然而不同于其它正常溺水死亡的人,他的怀中死死地抱着一个漆黑的小木盒,任谁怎么也取不出。

Fin.

开玩笑的,会被打死吧?

HE走这里↓

——————

清晨的日色从窗帘的缝隙偷偷溜进室内,扰人清梦,也扰人噩梦。

太宰治从整晚噩梦的煎熬中清醒过来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全身绷带都被浸透。

『吓死我了!!!啊啊我就知道笨蛋蛞蝓不会那么轻易地死掉,还有我怎么可能跟他一起殉情啊想想就觉得可怕!』

太宰治心有余悸地起了床,飞快地收拾妥当准备出门。

在将手搭上门把的瞬间他想起什么般顿了顿,反身回到卧室里开始翻找起来。

『奇怪了我记得当年明明就是扔在这里的啊?』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松了口气般转身离开。

『算了,还是先去给小矮人点提示吧,不然以他的智商这次估计会很辛苦呢——』

喃喃自语随着渐远的脚步声消散在空气中。

某个堆了尘的角落,一撮灰烬被风吹散,彻底消失不见。

End.

评论
热度(68)
  1. 梦璃玲朝暮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