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杀死汝爱(下)

木对:

*太宰先生暗恋在先的私设请注意

*晚上在宾馆熬夜写了这一章……夸我。

 

03.

【国木田君,过来添一把火吧~    太宰】

 

“我们是来接太宰回去的。”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冷静地说。

“来黑帮总部要人。”中原中也坐在国木田对面的沙发上,听到侦探社来此的目的后他抬高了点下巴,表情不屑地说:“胆子不小嘛,侦探社的。”

“好说好说,侦探社胆子最大的人就坐在你旁边嘛。”江户川乱步欢快地回答,笑眯眯的样子似乎万事都不放在心上。

森鸥外依旧只准许了侦探社派两个人来总部,不过他这次没有出面,原话是“中也君的家事我就不方便插手了呢”,并且在说这话的同时他一如既往地无视了中也“不是我的家事啊啊啊”的强调。

闻言中也下意识看了太宰治一眼,看到太宰对他露出了一个看上去格外无辜的笑后他哼了一声,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其实是同意了这句评价的。

要论胆量大,谁都比不上太宰。想起以前太宰干过的那些事,中也撇了撇嘴。不对,太宰那样的已经不能单纯叫做胆量大了,说他一句疯狂也不为过。

冷静理智又清醒的疯子才最可怕。

所以那时候即使他再厉害也有热血的部下来挑战,却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去招惹太宰。

 

“你们要来带走这家伙,我倒是无所谓。”中也随意地摊开手,嘴角微微上扬笑得邪气,“不过这种事我说了也不算,得看太宰这家伙愿不愿意跟你们侦探社的走啊。”

国木田和乱步一同沉默。

“他跟着我也有半个月了,每天都黏在我身后赶都赶不走,老实讲我这边也很苦恼啊。”中也淡定地一偏头,“怎么样太宰,你要跟他们走吗?”

但这一段时间几乎要把“我要跟着中也”当成口头禅的太宰这次却反常地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在片刻沉默后,轻轻歪头对中也微微一笑:“中也呢?愿意让我走吗?”

而中原中也在得到这个回答后,脸上的淡定先是僵硬了一瞬,然后几乎是立刻的,一股说不出理由的愤怒从心底“腾”地冒了出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时候不像牛皮糖一样死活要跟着我了??

中也火冒三丈地盯着太宰。

他其实是不太愿意让太宰走的,不过他把这种不愿意归结到了“就算是养宠物养半个月也会养出感情何况是个时时刻刻跟着你的大活人”上面,并没有考虑是不是有别的陌生情绪在心里暗地滋生。刚刚他之所以态度那么随意,就是因为太宰这段时间的表现让他生出一种笃定来,笃定太宰不会同意离开他。

但现在呢?侦探社的人来一叫就想走,那养了他半个月的自己又算什么?!免费旅馆吗!!

中也几乎生出一种“太宰背叛了自己”的荒谬感,而和上次听说太宰叛出组织时要开酒庆祝的愉悦不同,这次直接被“背叛”的事实让他怒火中烧。

现场陷入诡异的寂静,越想越生气的中也僵坐了片刻,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随便你。”他硬邦邦地抛下一句话,说完后转身就走,黑色长西装外套的下摆在身后划开一个凌厉的弧度。

“砰!!!!”

门被关上时的声响简直惊天动地。

 

国木田:“……”

江户川:“哦呀哦呀,看起来很有意思啊。”

 

被扔下的太宰看上去十分愉快的样子,他站起来对两人摆了摆手:“辛苦两位了~结果我很满意呢。”

“报酬,”乱步愉悦地提醒,“别忘记了。”

国木田茫然道:“为什么我不知道还有报酬??”

“哼哼,因为国木田君是个好人啊~”太宰随口敷衍道。然后他盯着那扇被狠狠拍上的门几秒,意义不明地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下翘起的唇角,紧接着就追了出去。

国木田:“……”所以他们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一句话吗?

江户川乱步站起来,十分满意地说:“那我们也回去吧~今天真是看了一场好戏啊哈哈哈~”

 

太宰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怒而离开的中也。

他推开训练场的门,果然一串熟悉的怒骂声就立刻传了出来:“这点攻击都接不住?!组织养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一个两个的被我一踹就倒,要是有敌袭你们是打算别出心裁地用这副凄惨样子让敌人笑得没有还手之力后不战而胜么!!!!”

噗。太宰无声地笑着扶额。中也气疯了的时候说话也是很刻薄的嘛。

他往前走了几步将训练场上的情况收入眼底,就发现底下一片狼藉,黑衣的部下们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而中也抱胸站在场地中间因为重力造成的大坑中央,扬起下巴语气冰冷地说:“下一个,给我赶快滚过来。”

啧啧。太宰摇摇头,翻过护栏跳下训练场,中也感觉到他的气息后僵硬了一瞬,没有动弹。

太宰笑眯眯地对那些摇摇晃晃爬起来的部下们摆摆手,那些人犹豫地看了中原中也一眼,发现直属上司没有反对之后,几乎是感激涕零地争先恐后跑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这里就清场完毕,只剩下了太宰和中也两个人。

两人谁都没有动,半晌后太宰叹了口气,率先走上前开口说道:“还在生气吗?”

既然是对方先开口,于是中也十分勉强地哼了一声,语气很冲地问:“你来干什么?找揍吗?”

没理会他的气话,太宰直接打了直球:“我不想离开中也哦。”

早干什么去了。听了这句话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但还是十分不爽的中也心想。

见他没说话太宰也不在意,他接着问:“中也呢?”

“什么?”中原中也愣了一下。

“中也同样不希望我离开吧?”

“我当然——”不希望。下意识就要回答出来心里真实想法的中也反应过来之后猛地闭上嘴,继而气急败坏地转过身面对着太宰说:“——希望你这家伙赶紧离我远远的!你留在总部里也是个隐患,还是回去祸害你的侦探社去吧!”

“黑手党也好侦探社也好,全部都无所谓。”太宰平静地看着他,“对我来说,我只是喜欢中也罢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糊了一脸的中原中也愣愣地呆住了。

太宰微微翘起嘴角,弯下腰凑到他耳边,轻声抛下最后一个重磅炸弹:

 

“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总部上下的人发现,连着半个月同进同出的中原前辈和他身后的牛皮糖太宰先生,在中原前辈不知为何出手毁了整个用特殊材料加厚的训练场之后,这两人就奇怪地分开了。

不,不能说是分开。准确来说是中原前辈开始刻意避开了太宰先生,而次次碰壁的太宰先生依旧乐此不疲地每天都去找中原前辈。

 

“毁了一整间训练场啊。”立原道造一脸坏笑,“太宰那混蛋是告白了吧?”

“告白了吧。”广津柳浪十分淡定地说,“要开局吗?我赌太宰君是告白了,押我名下的一间酒吧。”

“哦哦,这个有意思,那我也来掺和一脚好了。”梶井基次郎支着下巴,他想了想,“我觉得应该没那么快吧……嗯,西区那块地盘。太宰没告白。”

“红叶大姐觉得呢?”

红叶放下茶汤上飘着一朵盛放樱花的骨瓷茶杯,优雅地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对他们意味深长地一笑:“港口今年收上来的全部货款。我赌豹子,太宰不只做了告白这一件事。”

 

“中也~”

“中也中也~”

“中也中也中也~”

而另一边,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中原中也经过太宰一个星期不屈不挠的纠缠后,在又一次准备工作却被太宰堵门的时候终于败下阵来。

“啊啊啊啊烦死了!!”中也无奈地抹了一把脸,“我也喜欢你,这总可以了吧!”

然而还没等太宰做出什么反应,中也就紧接着补充强调:“但是,只是现在的你!以前的你我还是很讨厌!如果你恢复记忆了我还是要第一个干掉你,算你这段时间给我添麻烦的报酬!”

“听明白了吧?”他恶狠狠地说。

他紧紧盯着太宰的眼睛。太宰微微停顿了一下,十分自然地露出一个与前几天殊无二致的纯良微笑:“嗯,我知道了。”

“呿,知道就好。”

“那我现在能跟着你去工作了吗?”

“嗯……”中也想了想他今天预定好要做的事情,点了点头,“正好,是关于你之前遇袭时候的线索。一起来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所以就没有看见,太宰在“嗯”了一声后骤然暗下去的眼神。

 

看来失忆这个方法也有不太好用的地方啊……中也现在只是把我当成宠物看待了?所以才回应得那么痛快,被磨得不耐烦就随口应了。

啧,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表面上毫无异样实则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的太宰,并没有预料到这个进行到现在本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计划,会突然横生枝节。

 

 

“哦哦,那天晚上啊。的确,我见到了这位小哥被不知道什么人袭击了。”那天夜里的目击证人,一个咖啡店老板摇着头说,“真可怕啊现在的世道,袭击者是什么人?黑手党?”

才不是。中原中也在心里撇了撇嘴,但表面上还是耐下性子询问:“那么,你看清他的样子了么?”

“看清楚了。”咖啡店的老板十分笃定地一点头,“是一个黑衣服的女人。”

原本无所事事坐在一旁,看上去对询问过程兴致缺缺的太宰在听到后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他抬起眼,不动声色地盯住了那个咖啡店老板。

“女人?”中也显然对这个结果有点诧异。他一边安排随行的部下去根据咖啡店老板提供的样貌特征寻人,一边回过头对太宰挑了下眉毛,“不会是哪个为你流过泪的女人得爱不成反生恨,所以来找你报仇了吧。”

太宰摆出十分无辜的一张脸看他。

“自己睡过哪些女人……哦,这个即使你没失忆也不记得。”中也语气微妙地嘲讽,“人渣。”

于是太宰的表情更无辜了。

 

那个神秘女人的行踪意料外的好寻找,当属下的人报告上来的时候中也几乎是下一刻就笃定这是陷阱。不然怎么解释这个行凶后过了近一个月,现在他们随便一找就找到了凶手呢?

不过,陷阱又如何。中原中也一边漫不经心地拽了下手上的黑色手套一边下车,一个黑衣黑裙黑墨镜的女人就站在不远处。

他中原中也怕过谁?

 

“就是你吗?差点杀了太宰的家伙。”他表情轻蔑地说,“看上去很普通嘛。为什么要杀他?”

“他还活着,真是可惜。”全身包裹在黑色里的女人幽幽地叹息。

“虽然这家伙的确很招人恨,”中也摊了下手,眼神却十分冰冷,“不过很不巧,只有我才可以杀了他——至于你,想都不要想。”

“‘重力操使’,中原中也。”那个女人的唇边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没关系,你们两个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听了对方这近乎狂妄的话,中也并没有发怒。相反他还阴测测地提了下嘴角:“在知道我是谁之后还敢这样说,很好,我最喜欢像你这样的人。”

他双眼一眯:“因为,我最喜欢……一点点敲碎像你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的头骨了。”

说完之后场面安静了几秒,紧接着两人的身影同时一动,瞬间出手打了起来!

 

而跟着中也一起过来的太宰,自从下车后就一言不发地站在后面车子旁边,符合他现在失忆没有自保能力的设定。

他的眼神幽深,冷漠地盯着交战中两人的一举一动,修长的手指伸在脸侧,上面绕了几缕他自己那稍显柔软的黑色发丝。

他不能出手。甚至不能出声。否则他是装作失忆的这件事就会完全暴露,近一个月的心血会全部打了水漂。

虽然这段时间,他因为中也对他失忆这件事极为相信而在细节方面有些肆无忌惮,但这并不代表什么,相反他现在有点进退两难,临出发之前中也被磨得没辙之下的痛快回应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中也对他的接受建立在谎言之上。

一个充满了血味和无耻的谎。

 

太宰十分肯定,如果自己在眼下这个绝对算不上好的时机暴露,那么“一开始就知道自己骗他”和“相信了很久才发现自己骗他”相比,中也对后者的反应绝对会更激烈。

所以,在他还没想好对策之前,最好——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密切注意着两人战斗的太宰瞳孔骤然一缩:“停下,中也!”

身体反应快过了大脑,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太宰身形一动,速度一点不比中也慢地直直插入到两人之间!

他猛地出现中也身前,利落出手拦住那女人看似毫无异样的拳头,同时头也不回地下命令:“中也,‘假花与欺’!!”

节奏极快的战斗没有给中原中也太多的反应时间,熟悉的暗号背后的一连串动作几乎成了身体里神经系统的本能。中也双眼一眯,踩在太宰肩膀上一个借力让身体凌空后翻至女人的头顶,然后不假思索地一拳砸下!!

“轰!!!!”

惊诧中的女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变成了一具颈骨断裂的软绵绵的尸体。

……

…………

 

然而战斗结束后,现场的气氛却比刚刚更压抑。

“那个女人的异能——”最终还是太宰先开口,他语气缓慢地说,“如果那时你和她的拳头对上,我估计她大概会……爆炸。”

那么近的距离下的大爆炸,即使是中也,也绝对无法避开的。

果然,打从一开始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他所安排的计划外女人的目标,就是中原中也。

“是么。”让太宰心中隐隐不安的是,和他预想中的场景不同,中也淡淡说了这一句话之后就再没有别的反应。他捡起地上的大衣,拍了拍上面尘土后重新披在肩上,然后面无表情地看了太宰良久。

“呵。”他轻轻垂下眼,直接上了自己的车后就让司机离开了。

留下脸色难得阴郁的太宰在原地。

半晌,太宰抬起头,缠满绷带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眼上。

“啊啊………搞砸了。”

 

【一周后 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

太宰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他趴在桌子上,浑身的阴郁气息几乎化成实体溢出来。路过的人稍稍靠近的话,就能听到他用仿佛怨灵一样幽怨的声音正在喃喃抱怨着什么。

“啊啊,一个月的心血……明明进行的那么顺利就差最后一步……那个见鬼的女人果然还是和我有仇吧……啊啊好想鞭尸……”

 

“他那副样子多久了?”与谢野默默一挑眉,转头问其他人。

“一星期了。从回来起就一直是那个状态。”中岛敦无奈地一耸肩。

“所以一开始我就告诉他,”国木田推了推眼镜,“这个计划根本就行不通。”

“不不,是有可能成功的哦。”江户川乱步双手插在兜里,笑嘻嘻地说,“要我说,他应该在咖啡店老板说出和自己安排不符的台词时就及时出手补救才对。”

“话虽如此……”

侦探社的几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讨论起来。

挂在店门上的风铃“叮零零”地响起来,做旧样式的店门被推开,外面柔软的日光跟着黑衣礼帽的青年一同走进这间没几个人的咖啡店。

“啊,欢迎光临。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在咖啡店打工的漂亮女孩子笑着问。

中原中也盯着那女孩年轻美好的脸庞看了两秒,心想这大概又是一个曾被太宰出手调戏勾搭过的对象。想到这里他不自觉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出来,语气很不善地说:“我来找人。”

一张臭脸加上这不好的语气,与其说他是来找人,不如说是来砸场的更贴切……或者是收保护费。

于是那漂亮女孩迟疑了一下:“呃,请问您找……”

“中原中也?!”国木田吃惊地站起来。

中也的目光扫过这些几乎是立刻戒备起来的人,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嚣张笑容:“哟,好久不见,侦探社的各位。过去这么久,你们依旧缺人缺到看得我想哭啊。”

“你说什么——”中岛敦也跟着站了起来。

“住手,阿敦。”

“别受他的挑衅。”

江户川乱步和与谢野晶子同时伸出手臂挡在他身前。

“是人虎啊。”中也轻轻一耸肩,“嘛,虽然这不是我来此的目的,但是我不拒绝打送上门来的架。我听说你赢了芥川?那可真是不错的成绩……”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挪了挪左脚,看上去仿佛只是换了一下身体站立时的重心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动作,然而以他的左脚为中心的一小块地板立刻凹陷了下去。

中也伸出手按了按头上的礼帽:“那么,你要来试试,与'重力'对抗吗?”

场面有一瞬间的凝固,中岛敦被中也浑身散发的气势压的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弱而徒劳的开合,却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太宰他在里面哦。”江户川乱步平静地一伸手指,“你孤身一人来侦探社,总不是为了来欺负小朋友吧?”

“哈。”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中也不屑地一撇嘴,却在停了几秒后还是收回了身上极具压迫力的气势。

他走向咖啡厅最里面,头也不回地对身后众人命令道:“从现在开始,这里清场。”

 

中原中也在太宰对面的软座上坐下。和面对侦探社时的嚣张恶意不同,他在踏进这个小小隔间的一瞬间收起了所有的表情。

太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太宰。”中也叫了他一声。

有着一头柔软黑发的青年装作自己已经死了。

“太宰。”中也稍稍加重了语气。

曾经黑手党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干部依旧一动不动。

然而中也今天的耐心出奇的好,他平静了几秒后作势要起身:“是吗,既然你在我亲自过来听你一个解释时依然什么都不愿说,那我只好——”

太宰“噌”地一下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中也。

中也眯了眯眼:“——愿意说了?”

太宰“啧”了一声,然后干巴巴地说道:“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为了让你真正接受我,于是和森先生商量好替他打一段时间的白工,然后'遇袭'并且'失去了记忆'……”

其实他还有很多更好更婉转动听的说法,但看到中也时,那天他走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就突然出现在眼前。

……算了,不想再骗他了。就这样吧。

 

中也垂下眼:“都有谁知道这件事?”

“黑帮的高级干部们,侦探社的这些。”

“那么那场袭击?”

“是森先生借出来的,用细雪隐藏了第二个人的身影。”

中也不说话了。

而太宰似乎认定了结局,于是也带着一股近乎死寂一般的平静。

许久,中也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真的喜欢我?”

太宰的眼睫轻轻颤了一下,那种功亏一篑后的暴躁不受控制地涌上来,逼得他伸手烦躁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反问:“中也,全身粉碎性骨折和颅内大出血是做不了假的吧?”

中也冷笑一声:“有你们社的那个女医生在。而且太宰,你是一个比谁都能狠得下心来的人,只要能达成你的目的。”

“但是我只为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太宰立刻反驳,僵硬几秒后他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与谢野的异能需要人濒死才能发动,其中可操作的变数太多了。为了你,我可是甚至把命都一度交到了森先生手上。”

他们两个人就像互换了灵魂一样,镇静从容的人变成了中也,而暴躁则找上了太宰。

“哼。”中也似乎是不屑地冷笑一声,站起来。

太宰嘴唇一动正准备说点什么,额头上突然传来一点羽毛般柔软的触感,让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中也将黑色礼帽摘下来轻轻按在胸前,然后俯下身,蜻蜓点水般吻上太宰的额头。

 

等做完这一切后中也直起身,一直艰难维持的平静表面终于破碎,恢复了以往张牙舞爪的小野兽样子。他面色通红地说:“大、大白痴!虽然你乖乖听话的时候是很不错,但谁愿意给你这家伙当一辈子保姆啊!!我当然还是……还是……”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视死如归地闭上眼,大声说道:“我当然还是更喜欢那个和我一样强大,能和我并肩作战的太宰了!!!”

店里弥漫着温柔而浓醇的咖啡香。

太宰睁大眼睛,表情难得露出一瞬的空白。

“……”

然后,他慢慢地重新勾起嘴角。

 

他一跃单膝跪上中间的桌子拉近两人间的距离,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指掐住说完就想立刻逃离这里的中也的下巴,迫使他抬头,面红耳赤地睁眼直视自己。

太宰治低笑一声,动作轻柔地凑了上去。

 

“笨蛋中也,接吻的话,应该亲这里才对……”

 

剩下的话音模糊在细微的亲吻声中。而窗外微风和煦,阳光灿烂,正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好天气。

 

Fin.

 

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不


评论
热度(1435)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