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杀死汝爱(中)

木对:

*太宰先生暗恋在先的私设请注意

*中也小可爱生日快乐么么么么么么么——

 

02.

中原中也真是一点都不想回忆事情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他看不出这当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正是因为整件事情发展下来太过顺理成章,所以才更让他心里的疑窦见风草一般长起来。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那个和自己互掐了十几年的太宰会落入别人圈套中把自己搞成这副凄惨样子——即使他亲自出手试过,太宰他的确是失去了记忆。

不过事已至此,首领都亲自发话,他就是再不愿意也得带着这个讨厌鬼大混蛋回家了。

中也满心不情愿地掏出钥匙打开家门。

“进来吧。”

 

太宰十分温顺地跟在中也身后,溜溜达达地走进这栋自己以前偶尔也会来的漂亮别墅。偌大的房子里只住了中也一个人,所以即便装修再精致也多少显出了几分寂寞,这不是装修能改变的事情。

他站在玄关处,看着中也一边抱怨着“流年不利”一边随意地将搭在肩上的西装外衣扔在一边,然后重重往沙发上一靠斜躺在那里,左手则动作粗暴地扯开自己衬衣最上方的两颗扣子。

啧,中也这幅样子,看上去还真有点像是在邀请我的意思啊。太宰盯着中也无意中露出的漂亮锁骨,心想:有点想尝尝啃上去的滋味呢。

不过他也仅仅是想想而已,心里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换了拖鞋之后他依旧维持着那种无害的温顺样子,乖乖走过去在中也旁边坐下。

对付中也,来硬的只能激起他更强烈的反击。不然他也不会用这种又麻烦、风险系数又高的办法了。

不过……中也这个乱扔东西的邋遢习惯,还真是没变啊。太宰表面上好奇地环顾自己未来寄养人的家,实际上眼神不动声色地滑过刚刚被扔在地上的长款黑色西装外套、搭在花瓶口的领带、挂在门把手上的内裤……如果不是太宰知道中也脑子里根本没那根神经,他几乎就要以为是中也带了情人回家后还没来及收拾战场了。

热爱抽烟喝酒打架,日常是杀人平乱抢地盘,但私生活上却意外保守呢,中也这家伙。太宰在心里笑眯了眼。真可爱。

想到这里,太宰垂下眼敛去其中的隐晦笑意,拽了拽中也的衣角,声音柔软地说:“中也……我想吃东西。”

“哈?!”中原中也摊开身体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凌晨三点,你要吃东西?!你不睡觉……哦你之前睡过了……但是我要睡!!!”

其实太宰也不饿,他只是想用这副“失忆”的无害样子调戏调戏中也,欣赏一下他发怒又不好动手的纠结样子罢了。他扭头看了看,一眼看到了客厅的酒柜,于是太宰瞬间眼神一亮:“中也中也,那喝一点酒吧?”

正好他有点渴了,而且喝酒的话中也应该不会拒绝。某种方面上他和中原中也的生活习惯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两人在饮食方面的习惯都不怎么健康,都是时常会忘记吃饭但绝不会落下一杯酒的做法。

“喝酒啊……?哦,那来一杯吧。”果然,之前还气哼哼的中也立刻被这一句话安抚得把浑身的尖刺收了起来。

太宰站起来,踩着毛绒绒的地毯走到酒柜前,一边上下扫了一圈琳琅满目的酒瓶一边随口问道:“中也要喝什么?”

“波本,加冰……嗯?”

 

闭着眼懒洋洋回答的中也忽然一怔,突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撩起一点眼皮,看向站在酒柜前背对着他的太宰。

刚刚……太宰那家伙问自己要喝什么的那一瞬间……给他的感觉几乎和从前他还和太宰是搭档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他们出完一个任务就会边互相嫌弃着对方边往常去的酒吧的方向走,然后坐在吧台上时点单的太宰就会像刚才那样,一边凉凉地审视着酒柜上的酒,一边随意地问自己“要喝什么”。

哼哼,总算让我揪到你的狐狸尾巴了吧混蛋太宰,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失忆!!!!中也咬牙切齿地想。这次你玩得可真够大的啊,连首领也骗?看我这次不把你头盖骨都敲粉碎!!!

但正准备跳起来怒骂的时候他又忽然硬生生地停下动作,心念急转:不对,按以往的经验看要是现在捅破太宰肯定死不认账,得让这混蛋自己露出更多破绽。

于是中也重新轻轻闭上眼,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随便一摆手:“算了……你看你想喝什么就拿什么吧。”

“好~”

酒柜被打开、酒瓶拿出来的声音一一响起,接下来太宰走了几步,然后又响起了玻璃相碰的清脆声响……是去厨房找杯子倒酒了吗?

紧接着脚步声显示太宰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中也的手臂微微绷紧,在太宰走到身边时他猛地一睁眼,却在看到两个宽口酒杯中的琥珀色酒液时诧异地愣住了,原本准备直接挥出的拳头也僵在了原位。

太宰端着两杯波本,纯良地对他眯眼一笑:“中也喜欢波本那就喝这个吧,我听中也的~”

中也愣愣地接过其中一个酒杯,下意识问了一句:“……冰块呢?”

“嗯?”太宰眨了眨眼,“虽然不大记得了,不过晚上喝冰酒对身体不太好吧?”

“呿……多事。”中也态度不大自然地嘟囔了一句,坐起来仰头一口气闷了杯中的酒液,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所以……是他想错了吗?太宰果然是丧失记忆了?

他从杯子后面偷偷瞄了一眼坐在旁边安静喝酒的太宰。

看起来好像是他多心了……否则按他和太宰相互厌恶的程度,太宰怎么可能会对他有这么温顺的态度。

嗯……温顺的太宰……

中原中也被自己的措辞恶心了一下,觉得上述形容词和后面的人称指代绝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存在。

 

另一边的太宰也并没有表面上那样轻松,而是偷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失策失策,一不小心就差点要穿帮啊……太宰一口一口抿着杯子里的酒。不过中也的直觉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真不愧是黑手党的漆黑小野兽~

不能让中也在这个问题上多想,赶紧转移话题转移话题。

他瞥了一眼旁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一脸自我厌恶表情的中也,笑了笑问道:“中也……”

“……叫我干什么?”十分不耐烦的语气,似乎还有一点诡异的心虚。

“你在想什么?”太宰一脸天真的好奇表情,把失忆的人的表现演绎得十分到位。

“关、关你什么事!!!”谁知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中也的反应却极为激烈,让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地一弹坐了起来。

唔,反应这么大?太宰暗中挑眉。看来“失忆”这一步走出来的效果意外得好啊。

对付中也,他不用多想就能猜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擅不擅长揣度人心暂且不提,他和中也纠缠在一起的那么多年又不是说着玩儿的。

那么,现在他的反应,最好的应该是……

太宰顺从地闭上嘴,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因为中也的厌恶语气而受伤的表情。

果然中也看起来更加纠结了,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十分别扭地说:“我是在想……啊对了,我在想你住在我家,你的衣服要怎么办!”

 

原本只是应急的说辞,说出来后中也突然发现这的确是个问题。虽然家里的衣服有很多,但一个原因是中也并不想让太宰那个混蛋穿自己的衣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不,关键的原因是……

虽然极其不愿意承认,但自己的衣服对于太宰那个181的傻大个来说,太小了。

啊啊啊啊啊啊长那么高做什么啊!浓缩才是精华的道理懂不懂!长那么高,大脑的营养都给了身高吧!!今年22岁身高却只有160的中原中也先生在心中咆哮。

嗯?等等啊……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中也若有所思地看了太宰一眼。

太宰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中原中也慢慢勾起嘴角,露出今晚第一个笑——虽然那个笑怎么看都充斥着满满恶意——平静地问太宰:“你说过你什么都听我的……是吧?”

“……嗯。”

“那好。”于是中也愉快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是我。明天你送一套我平时穿的那种风格的衣服到我家来……不,不是我要穿。”

中也扫了一眼太宰,回头随口报出一串数字:“你按这个大小给他准备好……嗯对,就上次那套吧……嗯。嗯。八点以前送过来。”

 

听了电话全程的太宰暗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中也收起手机,转身用一种诡异的温柔语气对太宰说:“你不是要黏着我吗?那和我穿一样的衣服怎么样?”

哼哼哼哼,他和太宰可是一直互相嫌弃对方的穿衣风格的,如果太宰没失忆,那他这次肯定会露出破绽;如果失忆了,那录下来等他恢复记忆后也能好好恶心嘲讽他一下!!!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真是机智极了。

“好呀。”坐在沙发上的太宰仰头看着他,眯起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听中也的。”

中原中也轻轻一挑眉。

在事情发生了4个小时、他同意把太宰带回家2个小时、把人领进家门半个小时后的现在,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叫做“我什么都听你的”这句话……以及初步体会到了这句话能带给他的极大愉悦。

这样想的话,让太宰这家伙住下也就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最起码看到太宰穿上以前他最讨厌的衣服,中也就觉得接下来一个星期他工作时都会干劲满满。

而且……

中也不自然地把视线从纯良笑着的太宰身上挪开。

这种温顺态度的太宰……

……也、也有点可爱嘛。

 

 

于是第二天,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先生坐着黑色专车去上班的时候,所有人都发现他身后多出了一条黑色的、十分眼熟的“小尾巴”。

然后,这一天所有需要和中原中也有工作接触的人基本上都经历了同样的对话过程。

 

“中原前辈,上次那件事的后续……呃,您后面这位……”

“没关系,你继续说。”

“中原前辈,西区的负责人让我向您转达……呃,中原前辈?”

“不用管他,我有在听。”

“工作时候也带着太宰君,没关系吗?”这是听说事情之后随便找了份文件以便有借口过来围观的广津柳浪。

“嗯……”中也想了想,回头对太宰说,“你先去旁边的屋子里等我?”

“不要~”太宰笑眯眯地说,“我要跟着中也。”

“看吧。”中也转回来,朝广津柳浪摊了摊手,“没事,你说吧。他的确什么也不记得了。”

 

唔,真的失忆了吗?广津柳浪将文件给了中原中也,趁他低头翻看的时候探究地盯住了无聊坐在他身后的太宰治,然后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地在心里想:看起来不太像啊……

太宰注意到了广津柳浪的视线。他微微挑起唇角笑了笑,然后轻轻竖起了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

广津柳浪了然。

他听说是首领发话让中原君把太宰君领回去的,也就是说,首领对太宰君装失忆这件事也是事先知情的。

那他就什么都不必说了。广津柳浪默默垂下眼,对太宰示意了自己的态度。

太宰满意地轻轻一点头,然后恢复了那副第一次来这里的好奇神色。

广津柳浪看着认真工作的中原中也,目光几乎是怜悯的。

被骗成这个样子未免也太可怜了一点,而且是首领和太宰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啧啧。不过看中原君的态度,似乎已经接受了“失忆中的太宰君”这个设定?不然太宰君也不会在一些小细节处肆无忌惮起来,因为中原君在这方面意外的单纯呢,一旦相信了什么就会一直相信下去。

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广津柳浪摆出对现状毫无察觉的态度,拿起中也签好字的文件,顺着原路离开了。

 

经过和部下们的一系列接触,“太宰治失忆并跟着中原前辈回来了”这个消息用极快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港口黑手党总部的上上下下,如果不是实在忌惮中原中也,他们绝对会组团过来围观。

但传遍上下所带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有一些不长眼的家伙,趁着中原中也有事离开的时候过来寻仇。

“哼,太宰,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穿着黑手党标配衣服,一身漆黑还带着黑墨镜的高大男人阴测测地说。

“哈哈哈哈,听说你失忆了,连异能也用不出来了?那你不就成了一个废物了嘛!”另一个男人嘲笑,“怎么样?比我们这些你以前称为‘废物’的家伙还要更废物的感觉??”

“要我说,别和他废话了!直接揍他一顿!中原前辈那么讨厌他,回来一定不会说什么的!”最后一个男人兴奋地舔了舔唇角,“要么,先拖走玩一玩他再送回来?”

“哦!你这个主意不错啊!”

“哈哈哈哈,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吧!”

 

啧……黑手党里的人员也越来越良莠不齐了啊。太宰治叹了一口气,中也不在身边,他也就不去费神装什么小可爱了。

如果多少有一点脑子的话,就应该从今天中也带我过来时的态度判断出,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手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更不要说还没有确认我是不是真的不能使用异能了。近两年的侦查培训教官是谁啊?前黑手党高级干部的太宰治在心里嗤笑。

这点判断力都没有,说废物都是抬举他们了。

他垂下眼稍微算了下时间,发现中也应该差不多快忙完回来了。于是他便默默放下手心里扣着的中也让他防身用的短刀,咳嗽了一声拿出演技,争取在一会中也过来时表现得毫无破绽。

 

“中原前辈,这是关于前天晚上太宰先生遇袭时路边的监控录像,我们已经找到了。”黑衣的部下毕恭毕敬地说。

他坐在电脑前向中原中也展示屏幕上的内容,中也站在他身后,脸上的表情平静到近乎冷漠,让人看一眼就会不由冒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地点呢?”

“是东区的一条小路上,太宰先生应该是刚从那里的居酒屋出来后就遭到了袭击。”

“嗯。放大清晰度播放,我看看。”看看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差一点就抢了他想做了十几年的事情。

“是。”

录像很短,不到一分钟就播放完了。终于了解了事情经过的中也站在原地,微微眯起眼沉思。

从录像上可以看出对方是突然出现的,并且是异能者,上来就直接出手,看上去不像是寻仇,反而像是有人买凶杀人。因为只有买凶杀人才是这种风格,动手时干脆利落,一句话也不多说;而太宰在遇袭之后反应很迅速,他抬手准确地无效化了对方的异能,一点也没有故意放水导致自己受伤的迹象。至少从中也对当时战斗的判断看,太宰所做的反应都是很到位的,挑不出什么问题来。

那么太宰在明明无效化攻击之后,肩膀上却还突然飙出了一道血花……还有一个人?但是是从哪里攻击的?那道血花明显不是狙击,而是刀剑砍伤时飙血的情况,但当时太宰周围又没有别的人在……

中也在脑海中把分析一条条理顺,双手抱在胸前,戴着黑色皮手套的修长手指则一下一下敲着自己的手臂。

“中原前辈!”

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部下出现在门口,犹豫着对中原中也说:“那个,太宰先生他被人……”

中也微微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后半句话可能的含义后他猛地把人推开冲了出去!

见鬼,他不就离开了十几分钟吗!

远远地,中也就看见太宰被三个人围在了墙角,几个人拉拉扯扯的样子让他勃然大怒,想也不想迅速掠过去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三个高大男人一起踹飞了出去!!

“你们可真是有种啊!!!”中也扶正自己因为刚刚那一击而差点掉下来的黑色礼帽,对着被踹在墙上的三人怒骂,“谁给你们的胆子来动老子我的人?!活腻了就自己去填人柱给城市做贡献!别逼我亲自动手!!”

那三人被中也踹到墙上,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还磕破头流了满脸的血:“可是,中原前辈,那家伙,太宰这混蛋是叛徒啊!!”

“就算是叛徒,太宰他还在总部的时候的地位也不是你们这种小喽啰能比的!!”中原中也这时稍微冷静了下来,但还是一脸嘲讽地说,“哪个给你们的资格去骂他混蛋?太宰的体术就算再没用也是能和我打架的,像你们这种连我的一击都接不住的人,说你们废物都是抬举!”

 

这就是心有灵犀了不是?太宰站在中也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中也维护自己,感觉这个体验真是奇妙。毕竟以前他们除了任务时的相处状态,就只有互相讽刺嫌弃和对打了。

看到那几个人仇恨的目光,他越过中也的肩膀,对他们做了个恶意满满的鬼脸。

而先是毫不客气地动手、后来又怒骂一通,现在终于冷静下来的中原中也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啧”了一声说道:“别挑事儿,太宰。”

太宰惊讶地一挑眉。

“干嘛,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吗?”中也瞥他一眼,不屑地说,“就算你失忆,你性格中的恶劣分子肯定也没变。不用看我都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让你挑事,不是让你怕他们。”中也继续淡淡地说,“以前你我管不着,只是你现在失忆,没有自保的能力,而我总有疏漏的时候。”

他表情平静,没有说什么嚣张的“随便你玩我罩着你”这种话,而是就事论事,客观地评价现状。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让人记起来,眼前这个黑衣礼帽、气势骇人的青年之所以能成为港口黑手党总部直属首领的高级干部,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极其强悍的战斗力。

毕竟,如果只是会打架,那么只能说明是一个好打手,而不一定会是一个好干部。

坐在高级干部这个辅助组织前进的位置上,除了要能打这最基本的一点外,同时必要的一点就是不管性格如何,都要能在任何一个时候最快了解当下的准确情况,然后有自知之明地做出最有利的判断。只有这样,才不会发生带领底下的人做出有勇无谋的蠢事。

能当上干部的人都不会是笨蛋。

太宰看着转身率先离开并示意他跟上的中也,目光深沉幽远,黑色的瞳仁中没有一点光亮,让与他对视的人永远无法猜测他在想什么。

 

你不笨,中也。相反,你很聪明,并且有着野兽一般的直觉。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只能想出这种办法来接近你。

你没有发现么?你只有在面对失忆后弱小的我的时候,才会放下以前那些孩子气的争执;才会收起将你包裹成刺猬一般的戒备;才会终于尝试着关心我的安危并且接受我……

 

才会一步步……逐渐走进我为你设下的陷阱里。

TBC.

评论
热度(1018)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