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杀死汝爱(上)

木对:

* 虽然文名如此但这文儿与电影内容无关,单纯因为这样讲逼格高……

*愉快的会HE的

*太宰先生暗恋在先的私设请注意

 

港口黑手党。

它是身处在黑暗中的、横滨这片土地实际上的掌权者,其旗下的势力盘根错节,是一个存在时间十分久远的庞然大物。它的总部表面上是一栋极为气派的办公大楼,位于价格高到令人胆战心惊的路段上,平日里各种精英范儿十足的办公人员进进出出,看上去和隔壁知名企业的写字楼也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里巡逻的保安人数比较多,腰上别的也不是电击棍,而是货真价实的真枪这件事了。

为黑手党干活,那工作时态度敷衍了事是肯定混不过去的。所以在这天夜里保安进行例常巡逻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倒在角落花丛里,一身斑驳血迹生死不明的年轻男人。

“什么人!!”那名年轻保安警惕地上前,发现眼前这个人虽然身受了重伤,但还有着一点微弱的呼吸。

“怎么了?”另一名资历比较老的保安走过来,看见倒在花丛里的身影时他眉心一跳,急忙上前靠近了一些,蹲下来,小心谨慎地拨开这人被血污胡乱黏在脸上的柔软黑发,露出底下那张十分眼熟的脸。

“这、这是……”他倒抽一口凉气,猛地站起身,“快,叫医护人员!并且请人去通知首领!!”

年轻保安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血流了一地的这个是谁才引起前辈这么大反应。但毕竟是前辈,所以他还是听话地几步跑进大楼里,找人帮忙去了。

 

于是在清冷的月光下,许多已经暗下去的窗户里重新亮起了灯,不少人被匆忙从睡梦中叫醒,然后在这个午夜里骤然忙碌起来。

这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01.

中原中也披着夜色匆匆赶到总部的时候,还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接到首领的电话时他还以为发生了敌袭,但在接下来的通话中首领却并没有让他去清扫什么人和组织,只是在电话里用一如既往让人猜不透的语气让他“尽快来总部一趟”。

“中原大人,请往这边走。”黑衣的属下一脸恭敬地在前方引路。在发现是去哪里的时候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挑了下眉。

因为他们的身份,人来人往的医院就注定不是那么安全,所以总部里有着齐全的医疗设备,用来应付一些十分紧急的情况。

守在门边的属下为他推开急救室的门,中也走进去,没有看躺在病床上的是谁,而是先摘帽对站在床边的男人颔首致意:“首领。”

“哦~中也君,你来了啊。”森鸥外转头,对他意味深长地一笑,“来看看这是谁?”

“谁啊?”为此专门把他从家里叫出来,说不好奇那绝对是假的。中原中也重新戴上自己心爱的黑色小礼帽,探头看了一眼。

下一刻他睁大眼,脸色猛地变了。

“太宰?!”

森鸥外站在旁边,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自己直系下属脸上那丝毫不加掩饰的震惊表情。

停了两秒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他咳了一声收起脸上的吃惊神色,问道:“首领是打算重新开始剿灭侦探社的计划么?”

顿了顿,他“啧”了一声。“那您应该派我去对付太宰的。”中也看上去相当遗憾地接着说道,“不过,我怎么不知道组织里还有能把这家伙弄成这样的人在?是新人么?”

“不是哦?在和组合一战之后,我分析了一下觉得暂时还是同侦探社维持战时互不侵犯的和平关系比较好。”森鸥外真心实意地叹了一口气,“毕竟侦探社那群人一穷二白,我们这边可是遭受了不少的损失啊。”

中也平静了两秒:“您的意思是说……”

他猛地再度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戴着呼吸机浑身上下缠满绷带的太宰,眼神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没错,太宰君躺在这里并不是我的命令。实际上他被人发现晕倒在总部的门口,我也是刚刚过来,什么事都不知道呢。”森鸥外拿起放在桌上的治疗报告,随意地翻了翻,“全身粉碎性骨折,颅内大出血……太宰君大概撑不过今晚吧。”在干黑手党老大前是一名医德不怎么好的医生的森先生,从专业角度对太宰的伤势进行了判断。

“但是,是什么人……”中也感觉这件事十分不真实。他死死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太宰,近乎茫然地说,“太宰这家伙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被干掉的话,那我早就下手了啊?”

森鸥外看着后知后觉仿佛这时候才认清这件事现状的中原中也,发现自己这个向来办事得力让人放心的能干属下难得露出了一点点不知所措的表情,于是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

“被自己杀死”和“被自己以外的人杀死”是不同的吗……

真有趣啊,他感兴趣地心想。

“我已经通知了侦探社的那位女医生,不然被人误会我虐待老员工就不好了。”森鸥外一边开着不好笑的玩笑,一边把治疗报告合上放了回去,“不过她有事出差,立刻赶回来也得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也有可能这就是你和他最后一次见面了哦,太宰君的前任搭档中也君~”

中也僵硬地站在原地,半晌才低声问:“首领,我想知道太宰他是什么时候……”

“你说遇袭时间?”森鸥外蜷起食指抵在下巴上想了想,“从伤口的血液凝结程度判断他应该是遇到了长时间追杀,最早的伤口大概是在昨晚弄上的,然后一直逃到了今天,最后倒在了咱们的总部门前……不过为什么太宰君要往总部这里躲呢?”

他一边注意看着中也的表情一边继续分析:“一种可能是他就在港口这边遇到了袭击;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潜意识觉得这里更安全一点?当然,也不排除太宰君是想祸水东引的可能性呢。”

觉得这里更安全?中原中也在心里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绝对是想祸水东引吧,混蛋太宰。

森鸥外说完后欣赏了一会仿佛愣在了原地的中也,笑了笑之后自己推开门出去了。

门扣上时发出的“咔哒”声响回荡在急救室内,与心电图发出的规律的“滴——滴——”声奇妙重叠。微弱的光线落在中也的侧脸上,照出他有点怔怔的表情。

遇袭是昨晚……所以那通电话是真的?他心想。

 

【时间回到昨晚】

“喂,你听我说,太宰那个混蛋——”中也醉眼朦胧地“咣”一声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琥珀色的酒液飞溅出来,沾到他专门找老牌子定做的黑色皮手套上。

他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实际上现在除非是他所抱怨的对象太宰治突然出现在这里,否则谁都不能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啊,又开始了。广津柳浪端着啤酒,眼神放空。

“我信任他所以才使用了‘污浊’的完全形态啊?结果那家伙,趁我清醒时答应好好的,还说什么‘交给我吧,搭档’——呿,语气那么恶心!!”中也狠狠一拍桌面,“最后还不是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根本没送我回去!从以前开始就这样,那个混蛋——”

太宰君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啊。广津柳浪看了看身边猛灌了一整瓶波本,现在醉得话都说不清却还要执着抱怨太宰治的中也,又转头,看了看酒吧里其他醉得一塌糊涂趴在桌子上向同伴抱怨自己男朋友的女性客人们,发现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先生同她们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

沉默半晌,广津柳浪淡定地对酒吧老板说:“老板,给他来杯水。”

“没问题。”酒吧老板爽朗笑道,显然对常客中原先生喝醉的状态见怪不怪了。

这时,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中也迷迷糊糊地地从外衣兜里勾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炸毛:“什么?!太宰这家伙还敢给我打电话!!!”

哦呀。广津柳浪有点惊讶地看过来,这倒是稀奇。

中也迅速按下接听:“太宰你这个混蛋——”

“呵呵……”听筒另一端传来太宰治的轻笑,“中也,你又在哪个酒吧喝酒?”

“关你什么事?”中也语气很不善地说,“你这个绷带附属品!”

“你这个帽子放置所。”

“寒碜混蛋!”

“小不点黑手党。”

“啊啊啊啊!!你到底打电话过来是干什么的!专门找碴吗?!”中也从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怒火上头。

太宰沉默了一下:“……其实,中也。”

“啊?”

“我今天大概会死呢。”太宰轻松地笑起来,“所以在死之前,我想问你……”

“你要死了?”中也怔了怔,“哦,那恭喜你啊。终于自杀成功了。”

“……你只有这个反应么?”太宰的声音里终于带上了一点无奈感,提醒他,“我就要死了。”

中也想了想:“好像是不太应该。”

于是他大力拍了下吧台,十分愉快地喊:“老板!再来一杯龙舌兰!加两片柠檬!”

“还要喝吗中原君,你已经醉了哦。”

“没关系没关系!”中也哈哈大笑,“听到了一个非常值得好好庆祝一下的消息!”

然后他重新把话筒凑近耳朵:“喂太宰,听到了吗,我……”

“……”他突然沉默下来,然后挪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

见状,广津柳浪习以为常地往远处挪了挪。

果然,下一刻吧台上所有在中原中也三米内的酒杯都被猛地扫落在地!

“可恶啊!!!混蛋太宰!!!又挂我电话!!!”

 

【时间回到现在】

急救室内,中原中也面双手插在兜里靠墙站着,面无表情地盯着病床上呼吸微弱的太宰治。

关于昨晚那通电话,他说不准自己是个什么想法。从小掐到大,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也勉强能称上一句竹马竹马的太宰向自己求救而自己无意中视而不见这件事……倒不至于内疚,但看到每天都希望他赶紧死掉的太宰真的死了,他也绝对说不上高兴。

硬要说的话,只能说是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一块什么似的。

没能亲手杀死你可真是遗憾,中也心想。那起码,让我看着你停止呼吸吧。

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其中“嗒嗒”踩在地面上的高跟鞋声音格外明显。在急救室的门被猛地推开时中也的手指条件反射地勾住了怀里的手枪,却在看清来人的下一秒放松手指。

他见过那个女人。侦探社的治愈系异能者,与谢野晶子。据说她的能力能将濒死的人完全治愈,或者说不是濒死状态下能力就无法使用。

与谢野看见站在急救室里的中原中也后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冷淡地对外面一扬下巴,示意此处清场。

中也不爽地哼了一声,但还是没多说什么走了出去。急救室的门在身后再次闭合,中也看着关上的金属门,有点怀疑地想:真的能治愈吗?全身粉碎性骨折暂且不说,颅内大出血可不是说着玩的啊。

但由于太宰已经处于在濒死状态,与谢野并没有给中原中也太多乱想的时间。几乎是刚刚进去不到三分钟就再度推开门:“国木田,你进来一下。”

“太宰君怎么样?”因为觉得事情有趣所以决定围观到底的森欧外笑眯眯地问。

与谢野目光中隐隐带着戒备看了他一眼,点头:“当然,濒死而已。”

这样也能治好,这个异能还真是有用啊。中也先是自己都没发觉地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略微惊讶地想。但得知太宰没事了之后,紧接着他又为自己刚才因为太宰而产生了这样那样情绪的事而极度不爽起来,并且简单粗暴地把这件事也归到了从小到大的“太宰花式欺骗自己感情”的旧恨之中,咬牙切齿地掰着手指心想既然你没死那就让老子现在送你一程,反正现在是在总部这次你可别妄想能逃!

而另一边的对话还在继续。

“濒死而已……哈哈哈,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呢,与谢野小姐。”森欧外愉快地说。

与谢野冷冰冰地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老男人。”

森欧外惊讶地说:“哎呀巧了,我也只喜欢幼女呢。”

因为森欧外拒绝侦探社来总部的人过多,所以陪与谢野过来的国木田独步冷静地推了下眼镜,阻止了这场走向诡异的对话:“好了,与谢野医生,我们不便在此处久留。太宰那家伙呢?”

与谢野晶子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国木田的眉头不自觉跳了一下。

“这就是我让你进来一下的原因了。”她说。

“总之是治好了是吧?”中也眯起眼,阴测测地说,“那就躲开,侦探社的。我和他有算不完的帐等着清算!”

与谢野顿了顿,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那恐怕你暂时不能如愿了。”

中也挑了下眉毛,率先走了进去。

急救室里和几分钟前他出去的时候没什么不同,除了那些医疗机器已经被关上,原本躺在床上的人也坐了起来,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这一幕,中也的嘴角不自觉就翘了起来。他伸手敲了敲门板,然后声音愉悦地嘲笑道:“被打成这副鬼样子还是第一次吧?最后还得让我们来救你,感到羞愧了吗太宰!”

听到中也极为嚣张的声音,太宰治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淡定地反唇相讥,而是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

中也不爽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怎么,我说的不对?干嘛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

太宰依然用那种以前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看上去茫然又纯良无害的眼神看着他。

“正常。他现在看谁都那样。”与谢野的声音在中也背后响起。

“哈?”中也扶了下帽子,“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太宰君他好像失忆了哦。”刚刚在门外已经听与谢野说过这件事的森鸥外跟进来,摸着下巴探究地看着床上的黑发年轻人,“嗯……”

他的目光深邃而毫无温度,似乎能把人从内到外都完全看透一样。已经把多余的绷带拆下来的太宰治看了他一眼,戒备地被子里缩了缩。

“……看起来是真的呢。太宰君以前可不会把对我的戒备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表现出来。”森鸥外声音凉凉地说,“而且……你看。”

“太宰!!”国木田几步走到床边,不敢相信地摇着他的肩膀,“你失忆了?!不可能!这肯定是你又一个拙劣玩笑吧!”

太宰被他大力抓着肩膀似乎有点痛,他猛地挣开了国木田,跳下床,还有点步伐不稳地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中走到中也身边,抓住了他的披在肩上的大衣袖子。

与谢野:“????”

国木田:“!!!!!!”

旁边的一众属下:“………………”

森鸥外觉得今晚没睡觉真是太值了,这么一场好戏大概除了眼下的情况外一辈子也看不到。他丝毫不掩饰嘴角仿佛狐狸一样的笑,慢慢说道:“嗯,不认识所有人……但是,潜意识里熟悉和信任中也君?”

被这一连串峰回路转的发展险些打懵的中也在听到这句话后猛地清醒,下意识觉得这又是这个混蛋的一个阴谋。不是他疑心重,而是从小到大的血泪教训显示,一旦和太宰有关的事只扯上了自己,那这多半是太宰治又想出新方法戏弄他了。

“首领,不用太快下决定。”中也任由身后人拽着自己的袖子,声音平静地说,“想知道太宰这家伙是不是骗人,测试一下就可以了。”

话音未落他的手上就发出了点点黑光,然后中原中也用谁都没反应过来速度骤然回身,全力挥拳就对着太宰治的脸打了下去!!

“轰!!!”

“太宰!!!!”国木田瞬间从笔记本中掏出了枪械,而同时他身后的黑衣下属也反应迅速地掏出枪抵在他的后脑勺上。

场面的气氛瞬间紧绷起来。

 

“这次看来是……没骗人啊。”

中也眯着眼,慢慢说道。

他的拳头停在了太宰的鼻尖前,只差一点就会碰上去。

 

国木田一身冷汗,看了眼太宰身后,受刚刚中原中也的拳风波及而爬满了龟裂纹的墙壁,那是刚刚中原中也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证据。而在这种速度和力度下,他居然还能分秒不差地在最后一刻收住攻势……

好可怕的控制力……

 

而太宰大概是因为速度太快而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眨了眨眼,纯良地对中也笑了一下。

“中……也?”他学舌一样,唇舌开合间每一个字的尾音都柔软地粘连在一起,如果不是他脸上的干净笑容,声音好听得几乎像是在呢喃情话。

“呿。”从没有被太宰用这种语气叫过名字的中也恶寒了一下,但到底是看在他失忆的份儿上,收回了拳头。

“既然这样的话,”看了一场戏剧性十足好戏的森鸥外头上灯泡一闪,冒出一个好主意来。他拍了下手,笑眯眯地说,“那就让太宰君暂时跟着中也君如何?反正现在的情况看,太宰君好像只愿意亲近中也君呢。”

“什么?!”这是一脸被雷劈中表情的中也。

“不行!!”这是担心社员人身安全的国木田。

森鸥外看都没看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大写的“拒绝”二字的中原中也,而是对国木田好声好气地说:“大可不必担心太宰君会被我们杀了哦?毕竟现在太宰君失忆了,相当于一张白纸呢。我们怎么会放过这个让太宰君来打白工的机会呢?”

那就更不可能答应了啊!!!国木田眼角抽搐。

“哎,更关键的是……即使我们不想留,太宰君也得愿意和你们侦探社的人走才行啊。”森鸥外补充道。

国木田和与谢野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看了看还站在中原中也身边的太宰,无奈发现港口黑手党首领的话是对的。

“那么……”国木田无奈地说,“就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毕竟是老员工嘛,太宰君可是很能干的。”

 

“等……”中原中也满脸震惊,一点都没想到自己今晚出了趟门怎么就捡了一个太宰回家,“首领,我没有同意啊?”

“嗯?”森鸥外终于看了自己得力下属一眼:“中也君刚刚说什么了吗?”

中也接触到首领的眼神不自觉抖了一下:“不,什么都没有……”

“那就好,要好好照顾太宰君哦。他的前搭档中也君~”

“是……!”中也一脸憋屈地说。

 

于是关于太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安排就暂时告一段落。跟在浑身散发着“我很不爽你们谁都别来惹我”气息的中也身后,准备和他一起回家的太宰依旧保持着那副兔子一样纯良无害的表情,但却趁中也不注意的时候,伸手到背后,对国木田等人比了一个“计划通”的手势。

TBC.

 

评论
热度(1196)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