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雙黑】红灯(名字这么不纯洁其实内容无比清水)

流徹ⅩⅠ十一:

*一個喜歡上太宰的小歌妓發現自己只是中也替代品的故事

*名字不走心系列

*明明寫的時候覺得挺長的

这里的红灯绵延成片

你不专心啊,客人。

绯抬起修长的眼尾从铜镜里去看那个穿着风衣的清瘦的男人,胭脂从轻轻地抹上线条精致的嘴唇。

怎么会。撑着下巴的男人将一双琥珀色的笑眼弯成月牙,太夫大人的邀请,每个男人都是求之不得的呢。

真正求之不得的男人,不会有耐心像你那样等上那么久。最后一笔勾完整张脸妖调的妆容,绯合上盛胭脂的白色的瓷盒,这里是吉原啊。

等待女士的话,我向来很有耐心的啦。太宰治的笑意更深,尤其是美人。

绯敛着衣袖起身,挪到太宰治面前小几的那一头又坐下,伸手斟了一杯清酒递过去。那么,能不能告诉我在等待的,是哪一位美人呢?

太宰治抬起长睫毛,眼角散开一抹笑意。很浅,想点进水盂的一滴墨水,“阿啦,”他说,“被看穿了吗?”

“这里是吉原啊。”绯俯下身去,鬓发间贴着的金箔流苏和金步摇碰出清脆的声响。

太宰治苍白的指尖滑过酒杯的碗口,皮肤的质感和白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绯抬起眼看着眼前清瘦的男人。很清俊的一张脸,不足以颠倒众生,却有很特别的吸引力。

绯从勾栏的缝隙看出去。暮春时节的夜晚,夜风没有足够的凉意让人清醒。湿热的风包裹着哪里的花香,有些暧昧的蠢蠢欲动。绯的目光,停留在哪个角落里,瘦小的身影上。

“紫···”

“是个美人呢。”太宰治抢白道,“尤其是那一头长发。不客气的说,太夫大人,比您好看点呢。”绯抿起唇角,不置可否的一笑,从太宰治手底下抽出那杯一口没喝的酒,“那么,像吗?”

太宰治闻言一怔,嘴角的笑意愈发放肆地弥散开去。

绯了然的笑起来,“看来太宰先生仅仅把我这里当作等人的落脚点呀。”“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太宰伸手从绯手里夺回那杯酒,贴在唇边一饮而尽,“收到邀请我还是很高兴的。嘛,虽然你是来警告我的。”

“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太宰治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微笑着看着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清澈到无辜,“太夫大人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绯低下头一笑,依稀还有小女子的娇羞,“这里是吉原啊,客人。” 

绯目送太宰治下楼离开,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最新到的那条短信。她不知道简简单单的“到了”两个字,太宰治却能清楚的想象出对面那个人发出这条消息时嘴角下瞥的弧度。绯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就在太宰治离开之后立即跟了上去,栗色的长发在空气中划出漂亮的弧线。

太宰治把手放进风衣口袋里,却没有加快脚步——明知道那个人在等着自己。

这里的红灯绵延成片,一直绚烂的延伸到天的那一边。太宰治抬起头眯起眼,那一身黑衣模糊在耀眼的红灯之中。

 

紫躲在墙壁的阴影之中,看着那一抹浅咖色走到红灯尽头,走打那一抹夜色身边。

“为什么每次都要我在这种地方等你?”裹在黑衣里的少年开口,音色清亮,“别碰我。”少年抬手拍开太宰治覆上脸颊的手。从语调上听来,似乎还带着怒气。

“啊呀,吃醋了吗?”太宰治的语调里带着笑意,将两瓣浅粉色的嘴唇撅成暧昧的形状然后又展开,用低沉又暧昧的语调念出声:

Chuya。

中也。

被唤作中也的少年似乎是很不耐样子。从紫的角度看不见中也的表情,只是能看见他歪了一下脑袋。

紫的心跳了一下。

他就是太宰先生所喜欢的人吗?还是,和我一样呢?

出神之间,太宰治已经和中原中也转过身,似乎准备离开的样子。太宰治自然的伸手环过少年的腰身。宽大的风衣随着太宰治的手臂收紧而贴在他的身上。中原中也随手一个肘击顶开太宰治的胳膊。黑色的风衣随即落了下来。仅仅是刚才惊鸿一瞥,紫也能知道少年有着纤细柔韧的好身材。

紫咬了咬下嘴唇,回望了一下身后绵延的,不真实的艳丽的红灯,又看了看太宰治的身影。

果然,还是想要去追那个人啊。至少,也要知道答案。

太宰治的手已经又一次环上了中原中也的腰身。这一次,中原中也却没有推开他,任由他半搂半抱地带着往前走。太宰治侧着脸和他说笑,修长的睫毛不断的上下翻飞着。而中原中也却只是偶尔不冷不热地回两句。

此时已将近拂晓,空气也渐渐冷了下来。身后的红灯却没有熄灭的意思。紫不近不远的跟着,中原中也的轮廓在光影间微妙的模糊。

“中也。”

太宰治又唤了一声他的名字,随即停下了脚步。中也不耐地回头看他。太宰治修长的手指扣住了他的下巴。“你在吃醋。”

拂晓的凉风吹动了两个人的风衣。光线亮了一点,紫能勉强看见那是一张极为精致的侧脸。仅仅只是一张侧脸,烟视媚行,颠倒众生。发丝听话的垂在颈侧。还是太暗的原因吧,看不清是什么颜色。

果然,是美人呢。难怪,太宰先生的爱被他夺走了呢。

“你在吃醋。”太宰治重复了一遍。

中原中也的眉头似乎是皱了起来,“太宰你发什么···”最后那个字,湮没在太宰治的唇齿间。太宰治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似乎两个人的长睫毛都能交缠在一起。拂晓到了,微光映亮两个人同样妖调的侧脸。不知何时中原中也的胳膊环住了太宰治的脖颈,吻得这样认真。

紫垂下眼睫毛,应该走了吧?他们。

再见太宰先生。抬头看最后那一眼,却被那抹漂亮的亮色刺痛了双眼瞬间溢出满眼的泪水。

被风吹开的中也的帽子下面,那一头漂亮的栗色长发披泄下来。

 

——“紫,你呀,就是这一头长发,最好看了。”

原来从来都不是我的。

 


评论
热度(71)
  1. 梦璃玲流徹ⅩⅠ十一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