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三日鹤】有幸

绒雪为雨:

花瓶演员三日月X天才魔术师鹤丸国永
大概会有三对cp,从三个角度来写一件事,这里是第一对,第一个短篇
OOC预警



“那么请等好我的惊吓。”海报上的鹤丸国永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帽檐被按下挡住了他那双象征性的金色眼睛,却依旧挡不住那帅气的脸部。
作为一个魔术师,鹤丸国永的脸对他来说不仅是吸引注意的第一步,更是他高超技艺的锦上之花。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鹤丸国永成为现今最有名的魔术师只是在一个月之内的事。处子秀点击率三天内破百万,其中自然有一大堆为了脸而点进去的颜控,但那些颜粉也迅速为鹤丸国永的技巧而折服——终于有不用X卿阿姨配合也没有得罪摄影师的魔术师了。再加上微博上流传的街边偶遇鹤丸获赠从鹤丸手里抽出来的写有自己名字的玫瑰的故事,更是为鹤丸吸引了一大波粉。一跃成为最火的明星之一,而且几乎没有黑料——除去喜欢在后台做恶作剧偶尔给人带来不快大概没有人会讨厌这样一个男孩子。
而同样被称为“靠脸上位”的,还有三日月宗近。
作为一个配角演员,他本应默默无闻,但因为他的脸,他比主演还引人注目。
但只要看过他参演的剧集的人,都明白三日月为什么做不了主演。演技差到观众都为他尴尬的地步了有配角当就不错了好吗?公司不舍得雪藏这样一张脸,索性就把三日月当花瓶用。三日月的真爱粉们也尽心尽力,这体现在播放量上。有三日月出演的剧集和没三日月的剧集播放量相差数十万。但这点也让三日月饱受诟病,可以算是粉黑各半。
而某台就是如此喜欢炒作。举行晚会不仅找来了鹤丸国永当热点,最大的噱头还是三日月宗近将在台上唱歌。这可让小粉丝们有了看头,不看演技,听声音总好了吧。
某台:计划通
晚会实现电视网络双直播,观看直播人数创下历史新高。节目单流传出来,鹤丸国永的魔术表演定在最中间,三日月的节目则在鹤丸国永前面几个。令人有些失望的是,三日月并不是独唱,而是和某台精心培养的自家偶像一期一振合唱。
时间慢慢磨蹭过去,终于轮到三日月的节目。三日月穿着王子一般的礼服,相对的一期则表现得像个臣仆。歌词大意是关于王族最后的毁灭和忠臣的誓死。加上配角们的旁白朗诵,使其更像是短小的歌舞剧。也许三日月是天生的贵族,表演这样的角色比之前电视剧里的要入戏多了。再加上曲子的优美,两人唱起歌来也都不跑调,迎来了一致好评。
完成任务后的一期和三日月在后台休息,三日月正准备卸妆,一期一振拉住了三日月的手:“三日月殿,现在还不能卸妆,等会儿鹤丸殿要抽人上去同台表演魔术,这是惯例。”
“这样啊,谢谢提醒。”三日月口上这样说,但并没有停下正在做的事。
“三日月殿,要是你被抽到了怎么办?”一期看着远远的正在往某位女明星的化妆桌上放小虫子的鹤丸国永,问。
“直接上去也没关系的吧。”三日月顺着一期一振的目光,正好看见烛台切一手捏起虫子一手拎着鹤丸的样子,笑了起来,“鹤丸国永果然和网上说的一样是个可爱的人呐。”
“是的,我十分期望鹤丸殿能选我与他合作。听说鹤丸殿从来不需要托儿,我想亲眼见证。”一期一振的眼里闪着炽热的光芒,大概成为魔术师也是他曾经的梦想。
“那我保证,他点我的话,我也不给他当托儿。”三日月脸上还残留着笑意,这让他显得更温和。
“下一个差不多就是鹤丸的节目了吧?”
“是的,鹤丸殿已经在准备上场了。”
“……海报上他不是穿黑色西装吗?怎么变成了白色和服。”
“其实……鹤丸殿从来不按海报上那样出现在众人面前。”一期苦笑了一下,这样大的特权也就只有鹤丸国永才能拿到手并将其视为惯例,自己也好像成为那么闪耀的人啊。
“其实穿白色更适合他。”三日月说完这句话,鹤丸国永已经走上台了。
鹤丸国永是第一次以身着和服的状态出现在大众面前,底色雪白的布料上绣制了鹤纹,并以祥云作为点缀。加上妆容使其看起来更像女性。也许是为了配合身上的衣服,鹤丸国永第一次表现得娴静温柔,就像歌舞伎里的女主角一样盛装美艳而又婉约。
“那么请等待惊吓的降临吧。”这样说着,鹤丸国永向后台挥了挥手,“那个花瓶演员三日月宗近,来陪我吧~”
三日月一脸无奈,想着如果自己没卸妆是不是会好很多。奈不过身旁一期一振期待又有些遗憾的眼神,三日月理了理衣服,直接上台了。
长的好看的人,素颜也能比过别人。三日月就属于那一种。在同样好看的鹤丸面前,三日月素颜有些逊色,但鹤丸这次突出的是女性美,三日月身上还穿着王子装,则更显英气。
网络直播的弹幕已经从“啊鹤丸好美”“我要这性别有何用”“直呼三日月花瓶也太失礼了吧”变成了“鹤丸好像是被送给三日月和亲的啊”。其实看起来也像是这样,公主被嫁给王子的剧情。
而鹤丸看见三日月上台,从手中抽出一朵玫瑰,镜头给了玫瑰一个特写,花瓣上写着三日月的名字。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剪刀减去玫瑰枝上的刺后,鹤丸踮起脚,把玫瑰插在三日月头发上。三日月很顺从鹤丸的举动,在鹤丸凑过来时笑着摸了摸鹤丸的头。
弹幕:“夭寿啦三日月演技爆发啦面不改色的调戏鹤丸宝宝他们真的是第一次同台吗”
事实上真的是第一次,鹤丸国永会点三日月也纯粹是想正面看三日月的脸,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么美。于是鹤丸就坠进那轮上弦月之中了。
心中想着自己一定要泡到这个人的鹤丸国永捏住了三日月的下巴,反调戏了一下就走远了。
“三日月,准备好接受惊吓了吗?”
“准备好了哦,鹤。”
三日月话音刚落,全场灯光瞬时消失,三秒过后灯光亮起,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三日月和鹤丸换了个方位站。
而第二反应才是正确的:三秒钟的时间,鹤丸和三日月身上的衣服换了一遍。
“局势逆转了哦,”鹤丸走向三日月,“公主殿下,愿意嫁给我吗?”
三日月笑了起来,接受了鹤丸国永的吻手礼,他头上还戴着那朵玫瑰,然后他说:
“愿意呀。”
台下观众有了一种被塞狗粮的错觉,又很有默契的开始喊:“在一起!”
鹤丸挥起手,舞台上开始下花瓣雨。观众以为这是事前准备好的,只有编导自己才知道,连鹤丸这个节目都是临时出演的,所以宣传只能说是魔术表演,不然说是鹤丸的花嫁,不就更吸引观众了吗?
之后鹤丸又随意表演了几个魔术,凑足时间之后就拉着三日月的手下台了。下台前鹤丸说着“大家再见晚上我要和三日月公主圆房啦”,三日月也没特别的表现,只是笑着看鹤丸的眼睛。
编导倒是很满意节目效果,也不管鹤丸在台上说的话是不是认真的就任由烛台切开车把鹤丸带走了,顺带着上车的还有三日月。
“鹤不是说要和我圆房吗?那么多人可都听见了呢。”
鹤丸看着烛台切,发现后者“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熊孩子”的生无可恋脸,安心的再次拉住三日月的手,并表示这件和服我很喜欢你别把它坐皱了。
至于当晚两人到底干了什么,也就只有两个人自己才知道。第二天早上三日月在自己微博发了张盖着被子的还在睡的鹤丸,这又是另一件事了。


鹤丸听见石切丸要找自己拍电影,其实是拒绝的,但又听见男主角是三日月编剧是青江,他也就答应了。
青江,万年陪跑文学家,作品中涉及着很多东西,鹤丸一看要来找跨界的自己就知道剧本肯定是关于同性恋的。
其实自己在那场晚会后没掉粉反而涨粉,鹤丸国永自己都被吓到了。众粉纷纷表示看见男神和男神在一起也就知足了并且看见鹤丸去英国呆了几年就知道会等来这么一天。而三日月的黑料则又多了“靠鹤丸国永上位”这一条,而三日月则大方表示靠老婆我乐意并向粉丝承诺提高自己的演技。一时娱乐头条全是他们的。


鹤丸觉得自己拉住了三日月的手,就是自己最幸运的事。
三日月亦如此。

评论
热度(49)
  1. 梦璃玲绒雪为雨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