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双黑】慢性失眠(全文)

渡迁:


整理了一下 再占一次tag吧w谢谢你们喜欢这篇文



*长期失眠而住院的太宰治×人妻(划掉)中原中也



慢性失眠



1.

是绵延温热的雨季。

中原中也从床上爬起来,敞开的窗子吹进些许的潮湿气息,一点点扩散到了整个房间。他清醒了些,揉着眼睛去寻找床边的鞋子。

他穿着睡衣站在窗前,一阵冷风袭来还是有些凉意。他关上窗子,抬眼看了下时间。

快中午了。

他走到厨房,用勺子搅了搅正在炖着的鱼汤。火候正好,他小心翼翼地端起锅,把汤一股脑儿倒进保温盒里。

“啧,真麻烦。”

他盖好盒子,换好衣服,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说道。


2.


“太宰先生要好好休息才是,港口黑手党的事情不太需要您费心的,我能处理好……”

中原中也站在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的,似乎是芥川的声音。

“需要我处理的事物还是拿过来比较好,我也没什么太大的毛病,只是失眠——”

“只是长期失眠到住院而已,是吗,太宰?”

略带怒气的声音,和病房外的喧嚣涌进。太宰治见状,乖乖地咽下了后半句话。门被狠狠摔上,隔绝了走廊里吵闹的,带着刺鼻消毒水味的纷扰。

又回到了过分安静的环境中。

中原中也把保温盒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低着头鼓捣着。太宰治朝芥川使了个眼色,芥川立马领会,向中原中也示意先行告退。

他正专注地把保温盒打开,倒出些鱼汤出来。芥川见中原中也并不理会他,撇了撇嘴,转身走出了病房。

“真香啊中也,你又炖了鱼汤?”

轻微的关门声后,长期维持着一个姿势的太宰治挪了挪身子,闻到了汤汁鲜美的味道。他从病床上坐起来。想伸手去拿乘着鱼汤的碗,却被手上的点滴桎梏在原地。


“我来吧。”

中原中也扶着太宰治的腰,塞了个靠枕在他身下。他端起鱼汤,一勺勺喂进太宰治的嘴里。每次他伸手过来的时候,太宰治都会看到他那轻轻颤动的细密睫毛,和那蓝色眼眸下的乌青。

“你没睡好?”

鱼汤浓郁,带着浓烈的热气,倒让太宰治出了些汗。中原中也放下碗,拉开了病房的窗帘,稍稍敞开些病房的窗户,雨后那新鲜泥土的气味涌进,和鱼汤的味道互相混杂。

“太宰治,”中原中也背着手站在窗前,声音闷闷的,“你真讨厌。”


3.


“本以为没什么大的毛病,只是失眠而已。”

太宰治在工作时突然昏倒后,就再也没从医院走出去。

他躺在病床上,仔细听着门外中原中也和医生交流后的结果。他是真的没把失眠当回事,本就不是粗心的人,没想到居然在这件事上折了个跟头。

“长期失眠,脑内血压过高,医生让你住院观察。”


中原中也把病历扔到太宰治的面前,特意加重了“住院观察”这四个字的读音。太宰治不以为然的点点头。

“这样啊。”

他像是一点也不关心。

中原中也被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他揪住太宰治的领子,把他按到床头的墙上。

剧烈的撞击声,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头似乎磕到了墙,中原中也有些后悔,稍稍松了些力,但依旧没有放开他。

“你就这么想死那就死去啊!”

怒不可遏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病房里,经雪白墙壁不断反射进太宰治的耳朵里。他扭扭头,轻笑出声:

“我想跟美丽的小姐殉情,而不是这样死去。”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中原中也松开了太宰治。太宰治日益苍白的面孔,逐渐虚脱的身体和即将崩溃的精神,全都映入中原中也的视线中。

“首领刚刚来过了,”他把太宰治的鞋子踢到床下,拿出一双拖鞋,“他让我照顾你。”


4.


如果有可能,他一点也不想见到太宰治。无论是生病前还是生病后。

生病前的太宰治,恣意张扬,像是精力旺盛的少年。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就以捉弄中原中也为乐。实在令人讨厌。

但生病后的太宰治,收起了他那耀眼的光芒,开始病恹恹的。尽管有时还能开开玩笑,不及死气沉沉的样子,但总让人心情低沉起来。

太宰你真讨人厌啊,中原中也无数次对太宰治说道。

虽然这么说着,但太宰治的一日三餐,中原中也一顿不落的准备着。一有时间就过来盯着太宰治扎点滴,还不忘偶尔去街边的小吃摊,带上几串他爱吃的关东煮。

“没想到中也你的手艺这么好。”太宰治尝了尝中原中也带来的汤,“弄得我都想去你家住了。”

“你还是省省吧,”中原中也站起身,看了眼点滴瓶,“我可不想回家之后还能看到你这个讨厌鬼,工作的时候已经看够了。”

他估摸着时间,走出病房叫来护士。针头从血管中抽出,还没等血滴冒出就被消毒棉止住了出路。中原中也站到一旁,头稍稍一偏,就能看见太宰治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眼。

也住了半年了,中原中也出神想到,他还要住多久。

还要再看这样虚弱的太宰治多久。


5.


“中也君。”

刚刚打完吊瓶,太宰治就睡了过去。中原中也收拾好保温盒,轻掩上房门正准备离开时,门口的森鸥外叫住了他。

“首领。”

他立马把保温盒藏在身后,恭敬地低下了头。森鸥外站在他五六步外的地方,一系列的小动作都尽收眼底。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又走近了些。

“太宰君怎么样了?”

“他刚睡下,”中原中也抬起头,空闲的那只手也挪到身后,一同抓着保温盒,“情况还算稳定。”

“那就好,”森鸥外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膀,“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中也君。”


是挺辛苦的,中原中也在心里抱怨道。照顾一个随时能惹起自己怒火和厌恶的家伙,真是费心力费精神。


“没关系的。”

半晌后,他却这样回答道。


6.


“嘶……头疼……”

黑手党那边临时出了点问题,害得中原中也起了个大早。

他从床上坐起,拨了拨自己的头发,一抬眼就看到黑漆漆的窗外景象。

“冬天的夜晚真是愈加漫长了。”他按开了床头灯,默默地穿着衣服。

记着夏天的这个时辰,天色伴着嘈杂的鸟鸣和蝉声,已然明亮起来了。

想到这儿,他愣了一会儿。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太宰治。

中原中也脑海里再次蹦出这个令人讨厌的名字。他轻蔑地哼了一声,尽量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个人。

到底还是住院一年了。

他在去往工作的路上,还是无可救药的想起有关绷带附属品的事情。医生在走廊里跟他说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病人长期失眠,伴有轻微的忧郁症状,需要住院观察。”

他记得自己那时靠在墙上,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阵阵传来。有些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问道,“住多久?”

“这个不太好估计……最少一年,最多……”医生顿了顿,“剩下的时间可能都要在这里消耗掉了。”

本应该是高兴的。但当时做出的凝重表情,似乎在医生话语刚落就直接传达到面部系统,大脑都为这一反应开了绿色通道。

话语已经隐匿,剩下的却怎么也不是虚情假意的。


7.


“走私的货物出了问题,”森鸥外坐在沙发上,语气中隐去了以往那份缓和,多了些令人不容置疑的威严,“需要保证这批货物万无一失。”

“我明白了,首领。”

中原中也披上外套,转身出了门。首领给出的任务指令是万无一失,就必须抢在天亮前把这批货安全运往国外。

他的步子越来越快,带了几个手下就往港口的地方冲去。坐在车上的时候他还在想,如果任务结束早的话,说不定还能排队买到医院门口的拉面来当做早餐。

他不想强调,但还是记得太宰治很久之前就想吃这家店。

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眼前的光影略去。也不知道怎么就回忆起了太宰治与他执行任务的场景。还是这样,他坐在副驾驶,而握着方向盘的是他最讨厌的人。

——最合适的搭档。

他想到这个词,不免轻笑出声,引得周围人面面相觑。

太宰治的言语恶毒,太宰治性格拙劣,太宰治品味低俗,太宰治——

他能把太宰治的缺点罗列一整天不重样,却永远否定不了他们彼此,是最合适的搭档。

“上司,”身旁的人喊道,“我们到了。”

“我们走。”

中原中也扶着自己的帽子,从车上下来。

远方是满天星辰。


8.


梦境虚幻,迷迷糊糊走了一遭,醒来后却什么也没留住。

怎么会这么蠢呢,居然以为梦里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

太宰治睁开眼睛,雪白的墙壁映入眼帘。他偏过身子,拔掉手背上的针头。

病房里是人体适合的恒定温度,太宰治穿着病号服却微微出了些薄汗。他抬手,梦中肌肤相亲的灼热温度似乎依旧停留在那里。

像是着了魔障,明明不存在,却是真的感受到了。

他穿着拖鞋下了床,想去门口打开灯,结果刚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想着有段时间没看外面的景象了,他掉了个头,伸手拉开窗帘。

阳光直射进窗子里,投射下耀眼的光斑。有些刺眼,他把手遮在眼前,但还是眯起了眼睛。

恍惚之间他突然意识到,已经下午了,中也怎么还没来。

他清楚地记着,住院这一年里,中原中也有时会来晚些,但从未晚到这个时间还没过来。

太宰治住院一年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有些慌了。


9.


最后的归宿,不该是在这些该死的集装箱之中。

中原中也肩膀中了一枪,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染成深色。带来的人所剩无几,剩下的也是伤亡惨重,几乎丧失战斗能力。

大意了,没想到对方人数这么多。他捂住自己的肩膀,蹲下靠着墙壁。

手臂已经麻木了,他把枪换到另一个手上。他扯下了衬衫上的一块布,胡乱在伤口处缠了几下。

一个不像样的绷带,他轻笑道。果然不像太宰那家伙事先绑好绷带那样便利呢。

对方的攻击愈加猛烈,中原中也聚集剩余的部下。突围是不太可能了,四周已经被团团围住,剩下的只能——

“听我说,”中原中也用一种无比平稳的声音说道,“我发动异能,你们立刻撤退。”

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支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一旦中原中也发动异能,面临的将是万劫不复之地。

也许对方抓住了这个把柄,才敢于他正面交锋。中原中也摘下自己的帽子放在一旁,从掩体踏出。

顷刻间,“污浊了的忧伤之中”发动,船面开始快速下沉,中原中也站在原地,举起手臂。他那如黑洞般的能力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他身体已不为自己所控制,他肆意破坏周围的一切。

所及之处,毫无生机。

能力是单向的,一旦发动无法停止。他渐渐脱力,双膝跪到船板上。

他逐渐失去意识,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一个穿风衣的身影奔跑而来。

太宰治?

他吐出了这三个字,接着坠入黑暗。


10.


“中也君,该醒了。”

中原中也从一片混沌中醒来,伴随着最讨厌的人的声音。

“我给你买了拉面,要吃一口吗?”

太宰治从一旁拎了个凳子坐下,中原中也眼神朝四周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人身上。

“医院?”他问道。

没有回答,像是自动忽略了中原中也的一切提问。太宰治调整了下中原中也身后的枕头高度,“中也是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我自己来。”中原中也伸手过去,接过太宰治手中的食盒。

豚骨汤味道浓郁,打开饭盒的一瞬间扑面而来。中原中也端起食盒,发现汤还是热的。

他的眼神在饭盒和太宰治之间来回转换,现在的状况有些超出了自己的认知程度。他吞了口面,边嚼边想,是烂俗的奋不顾身?

“那个……”中原中也放下筷子,太宰治闻声转过头,“你救了我?”

“小矮人要感谢我了吗?真是难得啊。”

“你——”

中原中也想从床上起来揍他,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只是太宰治抢先一步,往后挪了挪凳子,躲开了中原中也的拳头。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传入鼓膜,吵得中原中也连忙捂住耳朵。他有无数个咒骂太宰治的词语已经到嘴边,却被一件事硬生生压了回去。

“你的病……可以出院吗?”

斟酌了一阵,中原中也还是小声问了。

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噗嗤一声,迎着中原中也略带心虚的表情,笑容愈加灿烂。

“我偷跑出去的,”太宰治指着门,“马上就会有美丽的护士小姐过来抓我回病房。”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太宰治无奈地看着中原中也,“你看。”


11.

中原中也在病房休息了一整天。

说不上内疚,也算不上感激。不知名的情绪翻涌上来,堵在胸口。

中原中也翻了个身,又翻了回来。怎么样也想不通。

算了,他最后确定了个直挺挺的姿势,保持着一动不动。

——这后半辈子的人生,就如同深入血液般纠缠在一起了。


12.


中原中也没睡好,早早地起了床。

他刚走出病房,看到森鸥外和太宰治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他。

“辛苦你了,中也君。”

中原中也点点头,他察觉到太宰治投向自己的目光,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出院了,太宰君也出院了。”森鸥外依旧温柔的笑着,“还要麻烦中也君一件事,医生嘱咐太宰君出院后需要调养,所以我想——”

“——太宰君出院后还是要继续麻烦你了。”


“我说,”中原中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当着首领的面指着太宰治,“你是故意的吧。”

太宰治摊开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果然说中了,中原中也一脸沮丧,没完没了。


-fin-

评论(1)
热度(105)
  1. 梦璃玲渡迁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