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生病可以促进感情使情侣两人更加如胶似漆分离不可(鬼话).

白玉为何物:

*太中现代设定
*同居,交往前提
*甜得恶心


中原中也在街上闲逛之时顺带买了份炸鸡柳,这几天太宰不在,他一个人闲着也是无聊就有事没事到小吃城逛逛顺便乱吃点杂八杂七的东西:什么香甜可口的鸡蛋饼,皮薄肉嫩多汁的小笼包,鲜美味入三分的鸡翅包肥肠,给锡纸包着的滋滋作响的烤脑花....这个鸡柳香酥嫩好吃口碑超绝,但是中也吃得很不走心,他就觉得油多了腻味道太闲了齁,吃得味如嚼蜡。说来也奇怪,太宰不在的这几天里面他吃什么东西都只吃得到原本的一半就没有吃下去的欲望了,他本来还以为太宰治那个家伙走了之后自己反而会胃口大增(谁让太宰治在的时候,不管中也吃什么这个家伙都会把毛绒绒的脑袋凑过来和中也抢。都是太宰治的功劳,每次导致中原中也吃什么东西都吃不爽)。


当然太宰治的罪行不止如此,常常有那么第几次两人一起出去下馆子,去了小吃城,一边吃一边走,中也买了份中国冷面,低头专心致志吃得津津有味;太宰治买了份章鱼小丸子,他用牙签戳起一个,上面撒满了绿色的海苔粉,他低头把牙签凑到中也嘴边说:“吃吗?”中原中也瞪着近在咫尺冒着热气的章鱼小丸子,对于太宰治突然这种亲热举动满肚子怀疑觉得此人必定心怀鬼胎,他看了眼太宰,嗯,样子还算真诚,于是就赏脸张口去咬,刚要碰到,结果太宰治一下子缩手。“哎呀,骗你的啦。”然后他自己把手缩回对着那颗圆润的小丸子咬了一口(当然中原中也绝对不会把之后的事情告诉别人。当时他被太宰治这种幼稚得像小孩子的行为弄得一蹙眉,讽刺还没开口,就看见太宰治对着章鱼小丸子的破口处吹了吹,里面热气腾腾的,然后再把丸子送到中也嘴边说:“现在好了,不烫了。吃吧。”)


中原中也扔了还有一大半的鸡柳,忽然间忆起今个儿好似太宰治回来的日子。刚好此刻电话铃声响了,一听铃声中原中也就愣了一会儿没有反应回来是谁的电话,毕竟现在这里人山人海磨肩擦踵一时半会儿不好分辨。直到身边几个人用芥川常用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是他自己的电话响了。瞬间明了绝对是太宰治的恶作剧(铃声是太宰治这个大男人嗲着个嗓子,学着个女音喊到:“矮子太监咧——帅气凌风的皇上驾到哟——”)。


中原中也气呼呼地磨磨小虎牙接了电话,没好气地,一接通就劈头盖脸质问道:“你改我铃声了?”结果那边一阵沉默。中原中也皱皱眉,把电话拿开,看看,对啊,青花鱼,没错。于是他又把手机凑近,这次声音里带着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担忧了:“喂,太宰,你怎么了?说话啊。”电话那头终于有声音了,窸窸窣窣的衣服的摩擦声,接着是太宰治从来没有表现出过的,虚弱沙哑的声音:“中也,我好难受……”中原中也心有着急了,他挥挥手叫了车,直接朝家奔,一边对着电话那头吼,这次的担忧是完全体现出来了:“喂你这个家伙坚持住啊。”太宰治在那边轻轻地用鼻子哼着软软地说嗯。


他冲进单元,就看见趴在大厅桌子上面的太宰治 身边一推行李。他坐到太宰治对面,用手碰碰他,难得声音小小地说:“怎么了,太宰。”太宰治听见中原中也声音,把脸从两只手臂里面抬出来,真真切切的脸色苍白:“那边天气不好,我淋了雨,又吹了空调,我感冒发烧了。”声音都在颤,忽高忽低飘飘扬扬的。中原中也低低地“啧”了一声,只不过他嫌弃的是太宰治这个虚弱体质。太宰治前段时间失业了,他们那个公司倒闭了,上司卷款而逃,殃及池鱼,他们公司里面的职员或多或少受到点牵连,但是聪明如太宰治,不过竟然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和拖累。只是丢了工作。之后就在家里几乎成了个家里蹲,可是中也有工作,天天在家陪他玩当然也是异想天开,太宰治一个人在家里面呆到无聊到挠墙,所以也出去找了份工作,因工作需求,以出去玩的名义去培训。看吧,这就是在家里面常常待着不出去走走锻炼的结果,才出去个三天就搞出这种幺蛾子。


中原中也撩起太宰治的刘海,摸了摸,的确发烫。他一把扯起太宰治的胳膊,强硬地说:“去医院。”“不去不去。”一发烧的太宰治智商几乎变成小孩子,疯狂摇头。中原中也知道这家伙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性格,虽然他心里是怕太宰治烧得更厉害,但是口头上还是不服软,说:“你不去,我怕你传染把病毒给我。”太宰治猛然回头把中原中也吓了一跳,然后中原中也就看着太宰治的眼睛竟然湿润得和小鹿一样,这个太宰治竟然难得有些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想回家啊。”


当中原中也看着躺在床上紧闭眼睛的太宰治和被太宰治死死抓住,纠缠在一起的手的时候便开始考虑发烧会不会把一个人的智商都烧没,也开始唾弃自己竟然被他一个眼神看得心软。他平常对于太宰治都没有什么心疼和愧疚的,而且现在坐着也无聊,就抽了根烟。结果就在此时,床上的太宰治有些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应该是嗅着了烟味,轻飘飘地朝床边的中原中也那么一瞥后笑了,眼睛望穿秋水般的,然后他重新闭上眼睛,把中原中也的手拉起,往自己的脸上那么一贴,轻叹一声笑着说:“还好你在。”中原中也不说话,他掐灭了烟,往床头柜那么一搁。把手从太宰治手里抽了出来。太宰治刷得一下睁开眼,有些慌张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被中原中也重新按回去。中原中也给太宰治提了提被子,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你好好躺,我给你熬粥去。”


病人是该吃点清淡的没有错。中原中也一个人在厨房里面纠结了一下于是乎准备给太宰治做个红豆粥。他细心地控制好火候,直到红豆已经熬得几乎与松软的白米融为一体,香甜可口入口清香甘甜味美,后吹了吹凉了凉才给太宰治送过去。


他进去的时候太宰治已经醒了,睁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看着他,他把太宰治扶起来。问:“现在怎么样?”太宰治摇摇头:“浑身乏力。喂我嘛。”中原中也扶额,他果真不太适应这种对太宰治百依百顺的状态,如果是平常他早就把粥重重地砸在床头柜上面冷冷地说“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但是现在太宰治样子着实有点可怜兮兮的,头发杂乱脸色苍白无一点血色,发烫的额头也不是作假,也还是让中原中也不免心软。他叹叹气。用瓢羹舀了一口粥,送到太宰治嘴边,就像是以前太宰治把章鱼小丸子送到他嘴边一样,中原中也有些语塞,一时不知说点什么,就生硬地说:“吃。”太宰治也是乖宝宝,低头啜了一口。中原中也就看着太宰治那长长的眼睫毛。


太宰治才啜了一口,就抬头说:“烫。”“嗯?”中原中也发出疑惑,他还专门凉了一会儿的呀。然后就挖了一点打算送入口中,结果却被太宰治阻止了:“诶,你不是说不想被我传染吗?”嘿,这家伙还耍小孩子脾气啊。平常和他说什么他都当耳边风结果现在这么一句话他就听进去了?


算了,生病了不和他计较。中原中也放下碗,就只是狠狠地给了太宰治一个爆栗。太宰治光滑的脑门上“乓”的一声,疼得太宰治眼泪汪汪。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瘪瘪嘴说:“你真的觉得我会介意这个?被你传染病毒这种小事。”太宰治揉揉脑门,眨眨眼问:“你真的不介意?”“真的。”


就在话音刚落,中原中也就看见那个病殃殃得好像半只脚踏入棺材里面的太宰治突然从床上蹦起来一蹦三尺高和屁股着了火一样;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太宰治拉上床一个翻身死死压在了身上。“喂太宰你干....!”中原中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话还没有说完,太宰治就把一根指头立到他唇上以示安静。太宰治笑着挑挑眉,脸色还是苍白,但是精神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好到好像之前的憔悴是装出来的,他拖长了声音说:“诶你早说嘛。你不介意。”太宰治把中原中也禁锢住,扳起他的下巴,让他可以直视自己的眼睛,一边带着笑意说,“我早就想要吻你了。”

评论
热度(311)
  1. 梦璃玲白玉为何物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