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双黑】猫粮(上)

是逝场不是市场:

给自己写的生贺,嗯,自己……


以上


======================================


“那个,太宰先生,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已经和相关部门再三交涉了,明天真的是截稿日期了,不能再拖了……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反复确认过时间了嘛……”


  电话那头责编青涩的声音听起来慌张又吵闹,太宰不自觉地把手机从耳边挪了几分。


  “阿敦,靠你了,去和社里的人交涉吧,我不喜欢那个结局,如果就这样付梓的话,看到样书的那一天我可能要自杀个三四百回才能重新做人。”


  “到现在您才说这个……”


  太宰甚至可以想象出对面常春头少年的表情,不可置信,百感交集,苦恼万分,兴许泪花都已经飙出来了。


  “阿敦,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下跪吧!日本人的话,只要跪下什么都可以被原谅,没有什么是下跪不能解决的!先给编辑部的部长下跪,再去给社长下跪,然后去给印刷厂下跪,最后发售会的时候给读者下跪,拜托了,老师我除了你以外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嘟嘟嘟……”


  少年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整个人颤抖得如同风中的最后一片叶子。慌慌张张再拨过去的时候,对面已经关机了……


  中岛敦突然觉得世界一片昏黄,视界忽大忽小,忽远忽近。


  一旦太宰先生决定关机,那么在截稿日期之前,你休想找到他……




  我叫中岛敦,时年22岁,是讲谈社的一名社员。


  我负责的太宰治先生,是社里的看板作家,大师中的大师,今年26岁。一张作者近影一拉足以在各大书店作为宣传海报,在年轻人中也是相当有影响力。19岁那年以一本《用头塞住上吊绳的后果》踹掉了绵矢老师《欠踹的背影》成为历代最年轻芥川奖获奖作家。前年以《自杀没什么不好》获187期直木奖,社会影响力深远,继一九二六年芥川龙*介自杀后再次掀起了一阵自杀狂潮,其作品中传达的思想颇具争议,司马*太郎,大江健*郎等诸多享誉文坛的作家表示耻于与此人为伍。我自然也拜读过这篇作品,太宰先生以无与伦比的想象构筑了一个世界,读完之后确实有种“人都是带着枷锁出生的,自杀没什么不好”这样的体验。


  总而言之,太宰先生是个动动手就能把文坛搅得血雨腥风的男人。


  这……这……这已经不是下跪能解决的问题了好么,太宰老师……


   少年神情呆滞,欲哭无泪,摸摸自己的领带,看看身旁的碎纸机。啊,不如我现在就处理了身边的文件,再用领带勒死自己好了。


  中岛敦脑海中蹦出明天朝日新闻的头条,“宣传三年大师太宰治作品开窗,责任编辑夜间办公室引咎上吊”。


 


  


  这会儿应该整个编辑部都出动来找自己了吧……


  太宰治如此想着,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了结局。


  其实太宰治蹲在自己家哪里也没有去。只是等阿敦反应过来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道理时,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站在太宰治自己的角度上来说,这个结局其实很精彩,甚至说是完美,自己创作这么多年以来的最高成就都不过如此。


  可是我为什么要给读者创作出这样一个完美的结局呢?太宰治心想,我自己知道就好了,我已经创作出了完美的结局。完美就是种缺憾,大家怎么就不明白呢?当然,那只是开窗的理由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我自己都已经准备去死了,愚弄一下读者应该可以被原谅吧?




  把除了结局以外的部分打印出来整理成稿后,太宰治把电脑硬盘抠出来放到燃气灶上直接点火,如此便不可逆且不可复原了。


  粉碎机尽职尽责地研磨着,说起来收集了一个多星期,整整两百片的卡尔摩汀碾碎了也就那么一丁点。


  太宰治觉得他需要调整一下胃的状态了。


  这是一个需要作出取舍的问题。空腹可以更快地吸收药物,从而迅速致死,但是过于空腹,等失去意识之后可能会呕吐,一旦吐出来,失败的可能性就会大幅度增加,就算成功,太宰治也不想自己身边满是呕吐物离世。


  在这两者之间寻找平衡,把握“空腹”的分寸是件很难的事情,可是这难不倒太宰治大师。


  煮了红茶,烤了片吐司,涂上之前旅行的时候在汤布院买的李子果酱,最后的晚餐简直完美。


  外面隐隐有雷声,有鸟飞过振翅的声音。


  对了对了,还有酒,酒可以加速药物溶解,对作用于神经中枢的药物简直是完美的伴侣。


  “算了,既然都要死了,我还真就垂涎中也那瓶47年的Cheval Blanc很久了。”


  太宰治笑了笑,愉悦得不得了。设想一下,要是到时候小矮子同时看到尸体和空酒瓶,不知道哪个更心痛。


  中原中也你后悔去吧,为自己要和我分手的行为后悔吧,然后后半生都活在痛苦中。


  我不仅要用自杀来带走你最喜欢的人,我还要带走你最喜欢的酒。




  上个星期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分手了。


  太宰治想死很久了,也一直盛名在外,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世人会把他的死归结为情死。


  戴上手套,太宰治晃进藏酒室。


  中原中也搬出去了,也只来得及带走他的帽子……价值连城的酒估计一时找不到地方储藏,只能暂时搁置在这里,谁知道今天会遭太宰治洗劫?


  从将近八白瓶酒中挑出中也最珍爱的那瓶花了太宰治一些时间。


  从藏酒室出来的时候,天色更加的阴沉,也更加的闷热,这座日式老房子,即使和后院相连的大门大开,也没有丝毫的风吹进来。


  从粉碎机里把碾碎的粉末倒进骨瓷杯子里。晶莹透亮的白瓷上面画了一串蓝色的青花鱼,仿佛要上天一样。


  太宰治一直致力于嘲讽中原中也的品味,大到衣着配饰小到餐具选择。


  太宰治在想,人类大概是唯一一个会把别的动物的骨灰掺进食器里,一边用来吃饭喝水还一边赞叹的物种了,而中原中也大概也是唯一一个要求在餐具上烧这种花纹的人了。


  这是家里最后一个杯子了。


  上星期吵架的时候,为了什么理由已经无所谓了,他们俩一边吵一边砸,准确的说是,中原中也说不过他只能砸锅碗瓢盆来泄愤。


  NIKKO的海系列,订一个盘子等三个月还要两万日元。


  “两万日元就听了个响,中原中也你真败家,真他妈早分早好。”


  端着杯子漫不经心回头的时候,太宰治觉得简直见了鬼,“哐当”一声失手摔了家里最后一个杯子。


  一只猫端坐在餐厅的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妈的妈的妈的,昼不语人,夜不语鬼,古之人诚不余欺也……这小矮人阴魂不散的……”


  家里有猫不奇怪,毕竟通向后院的门开着,有猫跑进来也不是什么奇事,奇就奇在这只猫太他妈像中原中也了!


  蓝得和海一样的猫瞳,不知道沉淀了多少的星辰和大海。从头到背部,一直延伸到尾巴都是黑色,仿佛身穿一身黑色的披风,从眼睛开始整个胸腹部都是白色的,爪子也是,最绝妙的是,这只猫额前有一小撮橘红色的毛,仿佛是刘海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太宰觉得这只猫的嘴角和中原中也简直一模一样。


  太宰治简直是用爬的过去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紧闭。


  我一定是疯了,太宰治如此心想,否则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他为什么这么急切地想把这只猫留下。


  “都已经分手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猫还是维持着原先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着,一双蓝瞳没有丝毫畏惧地盯着太宰。


  太宰治觉得自己蠢毙了……相思这病还真是拉低智商……


  哆哆嗦嗦地走向冰箱,开了一罐仅存的金枪鱼罐头,小心翼翼地摆在猫面前。


  “吃吧吃吧,都给你吃。你要什么都给你……”


  猫迟疑了一下,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嗅了一下之后低头叼起一块切碎的鱼腩肉。


  “呐,我说,吃完我家的罐头留下来好不好?”


  猫没有抬头,专心致志地吃着鱼罐头。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两只耳朵动了动,依旧没有抬头。


  “你长得这么像中也,在外面生存一定很艰难吧!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干脆和我一起生活吧,别看我这样哦,我好歹也是讲谈社的看板作家……你就算是想吃黄金包着的猫粮我……我都……我都给你买……”




つづく

评论
热度(213)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