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双黑】猫粮(下)

是逝场不是市场:

  放飞得已经找不着边了……自己都觉得不知道在讲什么鬼……生日送这玩意儿给自己,我也是瞎……


  瞎*10086


我和lof斗争了一晚上,不断二分法之后我终于找到了所谓的敏感词,刷屏抱歉啊……我就是不服气,想知道哪个是敏感词汇……终于知道之后不得不说,lof你瞎啊,吃枣药丸呐……


以上


================================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似乎是在认真考虑这样的提议,猫终于从罐头里抬起头来,一双蓝瞳好奇地在室内逡巡了半天,最后定格在太宰脸上。


  一种性命被盯上的战栗感蔓延全身,太宰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忘了吃药,竟然觉得,那只猫在审视自己,从高处在审视自己。


  不屑,不耻,不舍,甚至是……深深的爱恋。这几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蓝瞳里仿佛破碎了一地的水。


  偶尔中原中也也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他特别喜欢中也的手,虽然他提笔中原中也握刀,他自己的手远比中原中也的手要细腻纤长,可是他就是爱小矮人那双手爱得要命。含着指尖,顺着十指的关节一点点舔过去,那时候眼神里大概也是盛满了渴求和恋慕,恐怕太宰治大师人生中姿态最低的几个瞬间都奉献给了那双手,与之相对,那时候中原中也倒是不可一世,居高临下,神情骄傲恣意仿佛恨不得叫太宰治跪下才能碰他的手。


  太宰在西装口袋处不自觉地擦擦汗湿的手,仿佛想找根烟,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戒了烟,可是好半晌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戒的烟。


  “小矮人得志便猖狂……”


  心软得一塌糊涂,喉头又干又涩,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撑得难受。只能快速地眨眨眼,稍稍仰起头。


  太宰治伸手抱起桌上的猫。


  柔软的,温暖的,小小的躯体。即使被打断了吃饭也没有丝毫的不满,安安静静地任太宰把它扛在肩上,任由太宰揉着它的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没有什么重量,却温暖得令人心悸。


  “还是你好啊,中也吵得要死,即使不说话都影响我写作,还别扭得要死,凶得要死,连抱都不让我抱……”


  手臂慢慢地收紧,有种失而复得,再也不想放手的感觉。


  在太宰看不到的地方,猫把爪子搭在太宰背上,闭上眼睛下巴蹭蹭太宰瘦削的肩头。


  “对了对了,我家好像还有这个……放哪里去了……”


  径自向卧室走去,拉开床头的抽屉。


  “啊,有了有了。”


  抽屉里寥寥几样东西。SEIKO的男士腕表,几枚随处可见的黑色发圈,一对嵌着方形蓝宝石的银制袖扣,些许蒙尘的对戒,还有一条黑色的choker。


  “中也这品味也真是瞎,买这么多没用的东西……真败家……”


  猫一下子挣脱了太宰,钻进抽屉里叼起choker,一脸乖巧的样子。


  太宰无声地笑了笑。


  “本来就准备给你了。”


  闻言,猫轻盈一跃跳上了床,在枕头上滚了滚,还用爪子蹂躏了两下。


  “喂,那是中也的枕头……算了算了,反正他不会回来了……说起来,你只野猫怎么这么喜欢项圈啊……”


  调整了下长度,贴合猫软软的脖子,太宰把项圈扣了上去。


  “你还真是会长啊……看着你这张脸,我都说不出中也的坏话了。”


  太宰顺势坐在了床上,如此感叹道。


  “要是能日的话,你绝对比中也要好,又安静又温顺。哎,不过看你这体型,估计不能……”


  猫喉咙里咕噜一声,就像是笑声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觉得自己被一只猫嘲笑了,被一只长得特别像中原中也的猫嘲笑了。简直恼羞成怒,从来只有他游刃有余戏耍小矮子的,风水怎么轮流转,都不该到一只长得像中也的猫那里,于是掐着前爪就把猫提溜起身,愤愤地晃了两下。


  “喂,你那什么眼神,是啊,没错啊,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肮脏,我想睡自己的恋人也有错咯!”


  一人一猫互瞪了片刻,太宰先妥协了,叹了口气,把猫放在自己膝上,安抚性地挠挠猫下巴。


  “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嘛,等你长大了你就能明白啦!到时候我给你找好多可爱的小母猫,你想睡哪个睡哪个。”


  安静了片刻,时间在室内仿佛停滞不前。


  “呐,你说,我们打电话给中也好不好?我不说话,你对着里面喵喵几声就好了。”


  膝盖上的猫突然缩起头,隆起背部。一声压在喉咙里的凄厉猫叫,不止是刺耳,如果是人的话,这种声音必定是在恐惧绝望和痛苦不舍的深渊最底层才能发出来的。


  “怎么啦?这么害怕,中也很温柔的,别担心。我只是,想听听中也的声音啊……”


  太宰有些诧异,把猫搂进怀里,下巴蹭蹭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怀里的身躯还在颤抖,莫名的,太宰有些心慌,丝毫没有记挂他还在关机躲阿敦,直接开机拨了中也的号码,那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数字。


  即使吵架也好,吵得他没法写作也好,那对他们来说本就是是家常便饭,嘲讽他的作品也好,否定他的人生也好,本来就没有人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对不对,他为什么要对中也这么严苛!什么作家的骄傲,恋人的矜持,人的尊严统统见鬼去吧!


  现在他只想听听中也的声音。


  所以,中原中也你接电话啊!


  “おかけになった電話番号は現在使われておりません。番号を確かめになって、おかけ直しください。おかけになった電話番号は現在使われておりません。番号を確かめになって、おかけ直しください……”【1】


  电话里甜美的女声仿佛是好意的提醒,不断重复着,却仿佛一块冰投入沸腾的水中。


  一个停了沸腾,一个融了形态。


  “不好,糟糕……我好像真的被甩了……中也他换号码了,出门的时候也没有和我说他要去哪里……这样我要到哪里去找他……”


  他把中也丢了,世上唯一的中原中也丢了,到处都找不到了。


  猫上前一步,前爪踩在太宰的手臂上,和中也一模一样的蓝眼睛就这样注视着他。


  “喂,别看了,好丢人,没见过人被甩么……拜托你了,现在让我一个人好不好……”


  冰凉湿润的鼻尖轻触在他的唇上,小小的舌头在脸颊上顺着泪痕往上舔,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地舔到眼角。爪子急切地太宰治身上抓挠,似乎想唤回他的注意力。


  熟悉的怀念的感觉在心里膨胀,甚至取代了他弄丢了中也的酸涩。明明满是倒刺的舌头,却如此的温柔和细腻,就像熬夜赶稿爆睡到黄昏然后却发现自己在中也怀里醒来一样,明明胃里烧人得一塌糊涂,可是只要中也睡在旁边,怎样的世界都不那么冰冷可怖。


  咦?说起来那个暴躁的小矮子有做过这么温柔的事情?我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哈,人的大脑真是靠不住,不仅记忆会出错,情感会出错,还会记忆和情感同时出错,塞上许多拼接的幻想的记忆来安抚自己。所以不管是心情还是记忆这种事情要见面才能确认对不对!


  “我们明天一早起来去找中也吧!上天啊,下海啊,都没有问题。哦,你可能不知道哦,日本的公共交通可发达了,环游日本都没有问题!仔细想想现在的时代,人怎么会轻易丢了呢,只要活着都会有生存的证明,Twitter,Facebook,Google Plus,Tumblr,我要扒得小矮人一点隐私都没有,不如明早一醒,我就去发一条推特,‘蓝眼睛的小矮子,你是不是还爱我’这样。哦,想想我这种国民级的大师爆出这种性取向明天一定会是头条!”


  “喵!”


  猫摇摇尾巴,轻快地一声应和。


  “哎?这是你今天第一次用猫叫回应我哦,你也觉得这个决定很棒是不是!”


  “喵!”


  “哈,这么期待?那个小矮子和你长得可像啦!没什么可以期待的啦!”


  下定决心之后,太宰治把猫抱在怀里,觉得他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从分手开始的这一个星期明明没有多久,却感觉这么煎熬。






  第二天清晨,夏夜里整整一晚上的暴雨过后,在太阳还没来得及出来之前,地上湿漉漉的,朝颜花肆意地舒展,风淡云轻,行人行色匆匆。


  日本文坛却是山崩地裂之后余震不断的光景。


  作家太宰治于前夜凌晨四点被发现自绝于家中,胃里检出大量安眠药物卡尔摩汀(布罗姆),是平静睡眠延长线上的死亡。


  安卧在床上,遗容相当的安详平静,甚至还略带笑意,没有人知道这位大师在人生最后一场无边无际的梦境中究竟梦到了什么。


  这颗从升起就耀了一片夜空的星子,毫无预兆地陨落了。


  之后整理遗物时,在其书房内发现了大量未现世的作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咋舌。


  从直木奖获奖后沉寂了三年的太宰治,仿佛像是在这三年中,写尽了他一生的作品,然后从容赴死。


  三个月后,其中一部宣传已久的遗作问世,结尾部分散佚。


  遗作讲述了一个疯狂想要拥有富士山的少年的故事,荒唐可笑心酸备至却也浪漫至极。少年先后当过地质工作者,国会议员,浅间神社的神主,无一不是为了拥有富士山的手段,却毫无意外地都失败了。故事中融合了对于日本政治,社会,民族性,文化甚至是时代种种种种的赞美和拷问。绚烂瑰丽,区别于太宰治以往所有的作品。


  三年前因为掀起自杀狂潮而广为人诟病的直木奖获奖作品,或者说太宰治本人,都只是被时代的浪潮波及卷入的无辜者。日本有史以来关东地区最大的震灾,周边核电站的爆炸泄露,蔓延全球的经济低迷产业泡沫失业率陡增,横滨地铁里震惊世界的大规模沙林毒气投放事件,天灾人祸层出不穷,却都挤在那一年。


  可是时代顺流而下,人只能流着泪逆流而上,没有退缩的理由。


  之后甚至有这么一种说法。


  太宰治是为了这部作品而生,太宰治的离开,是为了让这部作品抵达,而这部作品一抵达,全日本破涕为笑。


  每年太宰治忌日都会有读者从日本全国各地赶来,去他的墓前烧自己续写的结局。也有传闻,为了赋予这部爱作永恒的生命力,散佚的结局是太宰治亲手毁掉的,不过这种说法终不可考。


  也有很多名家为这篇故事续写过结局。


  其中流传最广的当属中岛敦的版本。


  说起来,作为太宰治作品研究学者中的一个异端,中岛敦在无任何文献材料支持的情况下,坚持认定遗作是太宰治是为了纪念沙林毒气袭击中遇难的恋人所写。每当人追问其理由,好脾气的作家都是软软一笑,手一摊,太宰老师托梦告诉我的!


  “葬进富士山就好了,老爷爷如此想着,成为他的一部分,如此就可以不用分离了。”


終わり




【1】おかけになった電話番号は現在使われておりません。番号を確かめになって、おかけ直しください。(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感觉用中文的话可能略有点违和,选择用了日语。


-----------------------------------------------------------------


今まで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誠に有難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
热度(197)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