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双黑/太中】中原中也的第四次污浊

安靜的帥比:

*我怀疑我有特殊的取名技巧。


*刹不住的脑洞,止不下的狗血,忍不了的辣眼。


*私设众多。ooc,ooc,大写的OOC。


 


2016.10.17


by静子


 


“我信任你……使用了污浊……你要好好把我送回据点啊。”


我强撑着意识说。


他看着我,最终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我最熟悉的微笑。


啊啊。糟了。


“交给我吧。搭档。”


会被丢下的。


 


在感受到沙砾硌着胸口的上一秒,我闭上眼睛,对着那个估计正愈走愈远的人低低骂了句Fuck。


Fuck you。去他妈的太宰。


我开始回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说实话,我和太宰治关系并不好,天地可鉴我是多少次想杀了他。


横滨整个黑社会都知道中原中也厌恶太宰治,而太宰治也讨厌中原中也。这一认知我也深刻清楚地明白,可太宰治却仿佛看不清明似的,总是不要脸地来惹我。好吧,刚开始次次上钩的我也真是够了。


厌恶之至的人分明就想此生再不相见,虽说我俩被动绑定了(我至今怀疑首领把我和他定为搭档的时候爱丽丝是不是在一旁闹脾气),但没任务时就避开得远远的也未尝不可。然太宰治看不清明。他看不清明的。不然他也不会在我回家时让我看到我红酒洒了满地的景象。


那次我把他拖出了家门单方面吊打了,他躺了三个月,这个战绩我不是很满意。


 


好吧。


虽然我们关系很差,但我无法否认我们是最佳拍档


任务前的执行计划一般都由我俩共同策划拟定,可每次一到真刀真枪地干上的时候,太宰那家伙总是不按套路,临时改变计划都是常有的事。我不止一次质问他为何如此,他总说是要随机应变,改变以后的方法更适合当时的情况。(可我更怀疑他是为了让我吃苦头。每每他改变计划总是我处于优势的时候,而一改完,我总会吃瘪。)


在我记忆中,我用污浊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如果不包括这次的话)。第一次,是我们十五岁时被派去敌方总部窃取情报,但我们暴露了。苦战中我无意识地开了污浊——后来就什么也记不清了。一恢复意识的时候眼中就是港口黑手党医疗室的天花板。后来的事全都是太宰告诉我的。


首领对这项异能的发现很高兴,更肯定了绑定我们的想法。太宰治的异能无效化简直就像是我的栓子,污浊想开就开要关就关简直不要太放飞。


对此我还是只想翻白眼,说Fuck


 


第二次开污浊是我年龄稍大一点的时候了,那时候被训练得多,污浊的副作用也没那么大了。完事以后我往地上一躺,拳头往太宰肩上软软地一砸,说,老搭档,要把我送回据点啊。


他歪头一笑,没有回答。


回答我的是翌日在荒野糊了我满脸的风。


醒来过后我在地上躺了很久,浑身酸疼,简直比起宿醉有过之而无不及。风卷起了废墟中的沙子往我眼睛里吹,我眨巴几下眼,感觉眼里要流泪了,我没有力气去擦。


去他妈的太宰治。


和他认识的四年里,我第无数加一次这么骂他。


 


第三次开污浊是十八岁时。我照例说了句让他把我送据点去。正要阖眼之际,他蹲下来捧着脸在我旁边说风凉话。


“呀,中也看起来像快死掉的牧羊犬呢。真让人恶心。”


“彼此彼此。你最好把你头上的草屑拨掉。”


他没脸没皮地把头顶面向我,“中也你帮我弄啊?珍惜吧,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摸到我头顶了。”


我朝着他头顶狠狠地拍了下去就昏过去了,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听到他说了什么。然后次日醒来我看到了上方一望无际的蓝空。


 


我中原中也他妈的天为被,地为床,自在随性放荡不羁。看我不爽有本事来港口黑手党端了我啊。


还好这次不是在城市里做任务,不然我感觉清洁工大婶会很困扰。


 


“交给我吧,搭档。”


太宰治我去你妈!


我想喊出来,把从认识他到现在的十年里,我无数次在心里重复的话喊出来。可是我喉咙像是被谁扼住了,难受得要命,疼得几乎让我落泪。


我想喊,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


十二岁那年你踩了我的帽子,十三岁那年你拆了我的围巾,十四岁那年你折了我的玫瑰,十五岁那年你放了我的夜莺,十六岁那年你洒了我的红酒,十七岁那年你烧了我的藏书,十八岁那年你炸了我的宾利!


十九岁你不在!二十岁你不在!二十一岁你不在!


十年了!这笔账你要怎么算!!


 


你要怎么算。


这些帐,被你擅自在十八岁那次任务时的那句“我喜欢你”统统抵消。


快失去意识的我本不该听到。


你要怎么算。你要怎么算。


 


第四次污浊,我还是没有叫住太宰治。因为他刚才蹲下捧脸看我的表情,和十八岁时如出一辙。


 


-fin-

评论
热度(171)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