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笼中鸟【太中/病娇宰设定】

飞球:

*病娇宰设定
*ooc有
*囚禁有

祝食用愉快w

【01】
「马上就开了……还差一点……」
午夜时分,漆黑的客厅内,中原中也正拿着一个回形针,在锁孔里不断捣弄着。
「开了!」
中也在听见锁发出「咔嗒」声音的一瞬间,狂喜涌上了心头。
「终于可以出去了啊……」
中也松了一口气,像是得到了解脱。
「中也……想去哪里?」
鬼魅般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中也一怔,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中也真是不听话啊,我不是说过了哪里也不能去了吗?」
一丝温热的气流窜过他的耳边,中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回头,生怕看见那张他视之为噩梦的脸。
「看着我。」
那个人似乎是看穿了中也的想法,将他的头强硬地扭过来,在中也即将对上那双眼睛的瞬间,他醒了。
「早安,中也。」
黑发的男人微笑着坐在床边,正用他的手指蹭着中也的脸颊,他看着床上的人幽幽转醒,关切地问道
「出了好多汗啊,做噩梦了吗?」
中也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啊抱歉,药的剂量稍微加多了点,因为中也你昨天闹的太厉害了……」
中也的眸子垂了垂,像是又要昏睡过去,他用指甲用力抠了下自己的掌心,疼痛带给了他一瞬间的清醒。
「太宰……」
「嗯?怎么了?」
「放我走……」
黑发男人的笑容突然沉了下来
「不行,中也。」
「放我走,拜托……」
中也的表情极尽卑微,他现在迫切地想得到自由,其他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
他受够了这种折磨,被囚于笼中,像一只奄奄一息的鸟,供主人任意欣赏和玩弄。
「抱歉,我做不到。」
太宰治看着中也的表情,重新扬起了微笑。他知道,他的心爱之人已经被他折断了羽翼,失去了张狂的锐气,如今只剩下对求生的渴望。他俯下身,在中也的眼角轻落下一个吻
「睡吧,中也。」
【02】
中原中也崩溃了。
他每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房间里唯一的窗户。当他发现窗户上着锁时,就会发狂,用头撞,用脚踢,用手砸,直到精疲力尽再次昏睡过去。
于是太宰治每天来看望中也的时候,见到的都是这幅景象:窗户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中也躺在地上,额头上的红色液体流过他半闭着的冰蓝色眼眸,形成了一副惊悚而艳丽的图画。
起初太宰治还想通过药物来控制他自残的举动,然而随着时间的增长,中也的神智原来越混乱,在那双他最爱的眼眸里,看不到丝毫生气。
「中也就这么想离开我吗?」
太宰治看着眼前的爱人,内心满是苦楚。
「……」
依旧是死一样的寂静。
「……我知道了,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想要的。」
太宰治说完这句话后,离开了房间。
【03】
太宰治消失了很多天。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站了在中也面前,认真地问道
「中也,你想回家吗?」
中也的眼睛闪过一丝希冀。
「想……我想回去……」
看着爱人本是死气沉沉的脸因为自己的话而有了一点表情,太宰治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对不起,中也。」
「我这么爱你,却没能给你最想要的东西。」
「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什么的,可能真的是我一厢情愿的事吧……」
「回家吧,中也,去找你的朋友,他们估计担心你很久了。」
「记着,如果有一天这世界上再没有你能依靠的人,就回来找我。」
「我会一直等着你。」
太宰治看着中也因为激动而重新变得璀璨的双眸,慢慢抱住了他。
「再见,中也。」
他轻声说。
【04】
中原中也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
他逃脱了那魔鬼的牢笼,回到了本属于他的正常生活。他可以像往常一样在工作后,同自己的好友去喝上一杯,一切又重新步入正轨。
至少在打开这扇门之前,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
友人的尸体,满地的血迹,挣扎的痕迹。
一具尸体还保持着惊恐的面容,正对着中也,中也只觉得自己此时脸上可能和他是一个表情。
他想起了太宰治消失的那几天。
「嗡——」
裤袋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声,他僵硬地掏出来,接通,电话的那边,太宰治的声音温柔地响起
「呐,中也,现在可以回到我的身边了吗?」
——END——




评论(1)
热度(226)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