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双黑太中】人不如虎

轩辕氏汤圆:

*宰式吃醋


*一如既往的欺负敦敦


*写完之后只想感慨一句,关爱空巢老人,你们该养个孩子了


————


太宰治是回来捉奸的。

 

就在前几周前太宰治刚刚跟中原中也吵了个天翻地覆,原因究竟因为是什么俩人都已经不记得了,苍天可证,真的是中原中也先动的手,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太宰治从屋子里摔了出去,被摔出去的太宰治心想好嘛中原中也你居然真的摔我,还没等自知自己手重准备过来安慰一两句的中原中也发表什么看法,他蹭的一下就站起来,蹭蹭蹭的几步并做一步冲到中原中也旁边,一双黝黑的眸子里是让人看不透的情绪,中原中也有些理亏的低下了头,谁知道太宰治一把把他拦腰抱起——

 

然后,蹲下——脱了他的裤子——打他的屁股——

 

中原中也刚开始还是懵的,几秒钟之后大脑才反应过来,提了裤子一声怒吼太宰治你他妈造反啊然后一脚直接把太宰治踢到楼道里面去了。

 

末了还不解气,中原中也冲进屋子里拿出手机对着被摔的四仰八叉的太宰治咔擦咔擦拍了好几张,最后对着太宰治骂了一句脏话之后才恶狠狠的关上了门,声音大的整个楼道都荡着回音,震的太宰治耳膜嗡嗡响。

 

就这样,太宰治净身出户了。

 

呵中原中也出息了啊。太宰治想,以往赶他出家门的时候中也还会很不小心的顺带丢个钱包给他,现在直接让他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呢,不丢个钱包好歹丢个外套吧?中原中也你变了,你不人道,你不关怀!

 

不过太宰治好歹是太宰治,即便是穿着睡衣衣衫不整给人摔的鼻青脸肿依旧能用那双撩苏的勾人桃花眼骗来好几个姑娘,不费一番功夫就得到了好心人的施舍(被黑手党追杀吗,还真是可怜。这么说着的姑娘颇有同情心的把男朋友的外套借给了他)太宰治是谁?浪迹天涯放荡不羁的男子,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潇洒如风。

 

然后有一天有一个人跟这条风一般的男子说,太宰先生,我看到您爱人跟一个小伙子一起上楼了。

 

这条太宰治刚刚还在怨着中原中也的铁石心肠居然断了联系几周了还没主动联系他一边哭唧唧哭鸭鸭一边摸着酒吧招待小姑娘的手一边说着缠缠绵绵的情话,把小姑娘的脸逗的红透透的。

 

然后闻言太宰治转头过去眨了眨眼睛,你说什么?

 

您爱人跟一个年轻小伙子上楼啦!您爱人还开门请那小伙子进去呢!

 

太宰治大脑一下当机了,难得的进入了和中原中也闹掰之后的第一次沉思。

 

带男人上楼?广津?立原?梶井?还是芥川?别逗了看哪个都不像关系好到可以带上楼的关系好吗?还有一个明显不是小伙子啊。

 

太宰治当机立断,操起外套一套就冲出了酒吧,全然不顾人家招待小姑娘喊着让他结账的声音。

 

都怪中原中也,太宰治心安理得的想着。

 

————

 

太宰治认真起来动作麻利的就像擦了油出鞘的刀一样迅疾,很快就蹭蹭蹭的上了楼梯,刚到门口就看到一双摆的整整齐齐的男式皮鞋,心里的火莫名其妙的就烧了起来。

 

行嘛可以嘛厉害了啊我的中也,才刚甩我没几周就找了个小白脸新欢你很牛啊,长得好看的小白脸有啥好的能有他太宰治好吗?太宰治心里这么想着,殊不知自己也属于长得好看的小白脸一类。

 

委屈,但是抓小三的时候要保持微笑,拿出正宫的风度来,这年头全用气势说话,谁还动手动脚的啊?

 

于是太宰治很不客气的狠狠砸着门,其气势大概有你不开门我就给你倒弄开这般一往无前无所畏惧,老子就是要坏你的好事儿了,你看着办吧我不高兴了我有小情绪了你踹我蹬我还背着我寻花问柳中原中也你个王八蛋你不是人。

 

太宰治刚捶门捶了没多久,门就很听话的咔哒一声被打开了,太宰治心想哟还是个挺识趣的三儿呢,刚想着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太宰先生?”中岛敦打开门,眼睛瞪得老大,“我还以为有中原先生的仇家找上门来了呢?”

 

太宰治愣了愣,没想到那个小伙子居然是敦君。

 

对哦,自己思考的时候只想到了黑手党,还没考虑有这种可能是他们侦探社的人跟中也有交好的——

 

——个屁咧!中也会跟侦探社交好就他妈有鬼了!全他妈扯淡虚伪你们当我瞎的!来来来我们来谈谈人生理想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敦君你是什么时候跟中也好上的!

 

“中岛,谁在门口?”一旁中原中也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出来。

 

“啊…是太宰先生。”中岛敦挠了挠头,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哟几周不见称呼就从人虎变成了中岛啊,太宰治冷漠,他要是再到外面浪几周回来是不是都要叫敦酱了啊?

 

“哦太宰治啊,让他进来吧,我这边还要等一会儿,你别急。”中原中也罕见的没有发火,按常理来说中原中也这个时候应该怒摔煤气灶然后扛着煤气罐出来殴打太宰治了,可是他居然轻描淡写一个哦就给哦过去了,太宰治心想我都做好被煤气罐砸到楼道里去的准备了你倒是砸啊你不砸不冲突咱俩还怎么开始友好会谈紧急对话了?

 

“哦哦,太宰先生您先进来吧。”中岛敦笑了笑。

 

呵呵这就是我的家我爱进就进还需要请吗。

 

太宰治心里想着跟着中岛敦进了家里,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动人的香味,仔细一嗅好像是茶泡饭的味道,香的让人骨子里发酥,不一会儿中原中也就端了一碗茶泡饭出来放在中岛敦面前,手指关节轻轻的叩了叩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了,你来尝尝。”中原中也嘴角居然有一个蛮淡的笑容,“不够吃就跟我说,我再给你加碗。”

 

“谢谢中原先生!真是麻烦你了!”中岛敦捧着茶泡饭很是感动的说。

 

“不用,多大点事儿。”中原中也嘴角的笑容开始明显起来了,完全忽略了旁边还有一个深宫怨妇太宰治。

 

我就出去几周你怎么跟敦君关系那么好?茶泡饭哦我也好想吃哦你什么时候这么用心做饭给我哦?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十年搭档不如一虎。

 

“怎么回事。”太宰治戳了戳吃的正欢的中岛敦,虽然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但是中岛敦还是给太宰治略带狰狞的语气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连碗都给砸了。

 

“…呃…那个,我在出任务的时候…呃…遇到了中原先生…当时因为任务的原因我身上全湿了,中原先生看我可怜…就…”中岛敦心里斟酌着怎么才能把话说的委婉一点不让太宰先生怀疑,天地可证他真的跟中原先生没什么,他有妹子有汉子根本不需要冒着被扒光了喂翻车鱼的危险趟这趟浑水啊不是?谁知道他当时下雨忘带伞浑身湿透的时候会遇到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黑手党干部?这个黑手党干部居然人还挺好还在扶老奶奶过马路,他当时没忍住笑出声来被发现了,就在他觉得自己死定了完蛋了要被抓去灭口了的时候,那个凶神恶煞的黑手干部只挑了挑眉,沉思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和芥川搭档的那个…?”

 

“对对对没错就是和芥川搭档的那个。”中岛敦连忙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人虎?”中原中也仔细思考着。

 

“人虎只是芥川对我的称呼…我叫中岛敦…如果没记错您是叫中原中也?太宰先生跟我提起过您。”中岛敦小心翼翼的说。

 

“啧,又是那家伙。”中原中也一瞬间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化成一抹显而易见的尴尬,“咳,中岛啊,今天的事情你就别到处乱说了,尤其是那个绷带混蛋,听到没?”

 

“什么事情,是指您扶老奶奶过马路还不留姓名的事情吗?”中岛敦问道。

 

“咳咳…”中原中也这下咳的更尴尬了,“这样吧,你还没吃午饭吧?你看你浑身都湿透了,不如换个衣服我请你吃个午饭吧?”

 

“啊这样会不会太麻烦…”言外之意就是给太宰先生逮到了我很不好解释的。

 

“不会不会。”吃了老子的饭穿了老子的衣服就给我闭嘴知道没。

 

然后就有了刚刚太宰治捉奸的那一幕——

 

“噢是吗——?”太宰治拖长了尾音。

 

可笑看看你身上的新衣服再讲话好吗?新买的吧?很贵吧?花了不少钱吧?你俩交易了什么?啊?

 

“是真的我绝对没有撒谎!”中岛敦急忙解释道,只不过隐瞒了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情节而已。

 

“敦君,我有说你在撒谎吗?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还是你觉得你这个月的任务太轻松了想要多活动活动筋骨呢?欸我懂的,你们年轻人嘛——”太宰治依旧笑眯眯的,摆出一副长者慈祥的姿态,中岛敦心说不妙啊我要现在把中原先生扶老奶奶的事情供出来还来得及不。

 

“你干什么?别吓坏小孩子。”中原中也一脸不满的盯着太宰治,然后转过头对着中岛敦一脸和颜悦色,“怎么样,合你胃口吗?”

 

“合合合,感谢您的招待。”中岛敦心里哭诉中原先生你不能这么对我置我于不仁不义之中,您还没看出来吗您再笑太宰先生就要扒了我的皮了。

 

“欸别急着走,我还有话问你呢。”中原中也招招手示意中岛敦不用紧张,“你跟芥川在一起训练的怎么样,还可以吧?”

 

“芥川对我非常好,跟他训练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在进步。”中岛敦点头给芥川点赞,没错啊这的确是大实话,天天被罗生门追着吊着打谁这么练不进步的?但这话当着中原先生不能说,小老虎心里委屈。

 

“好小伙子。”中原中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中岛敦的满意,“之前听樋口夸你我还觉得奇怪呢,现在一看果然不错,看来芥川搭档选你没选错人。”

 

“谢谢中原先生。”哇虽然您夸我我很感动但是能不能事后再夸或者是看看您旁边已经快黑成非洲人的太宰治先生再说话?我时间很宝贵的我还很年轻的没时间掺和你们的小打小闹里面去,一条虎长这么大挺不容易的的求你们给个生路。

 

然而中原中也却一脸兴致勃勃的跟中岛敦继续聊了起来,一旁的太宰治出奇乖巧的坐在一旁按着膝盖一句话不说,太宰治越是安静中岛敦心里越是犯怂,偏偏中原中也今天兴致颇高,嘴边洋溢着对他的赞美之词,中岛敦看着太宰治和善的眼神,心里忍不住悲悲戚戚起来。

 

中原先生我知道您为了气太宰先生但别玩我行吗,虎都要哭了,委屈。

 

“对了时候不早了你在这住一晚吧。”中原中也突然说道,吓得中岛敦浑身一激灵直接站了起来。

 

“我我我我我我觉得还是算了!”中岛敦哆哆嗦嗦。

 

什么叫觉得算了,这必须算了!他还想不想要自己的虎皮了!

 

“哈哈哈哈瞧把你这孩子吓得!”中原中也没忍住一个噗嗤笑了起来,“我家里有客房,你睡那里吧。”

 

“对啊,敦君,你就住一晚,没事的。”沉默得几乎要和背景化为一体的太宰治突然说道。

 

中岛敦正惊诧于太宰治的突然附议,但是在他看到太宰治看中原中也的表情之后,他乖乖的闭上了嘴。

 

那是一种极为危险的眼神,几经忍耐之后危险的气息还是忍不住从中透散出来,中岛敦觉得此刻自己要是不在的话,没准太宰治会立马把中原中也摁倒在沙发上。

 

绝望,你们爱吵吵哪去爱秀秀哪去都拉上我干啥,你们怎么都爱玩虎,这差事我不干了!中岛敦心里哭道。

 

————

 

“中也…”太宰治把头蹭到中原中也的颈窝里,中原中也不耐烦的推了推,但是在太宰治三番五次的黏糊糊的攻势下败下阵来,只能任着他瞎蹭。

 

“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中原中也不耐的应道。

 

“你都跟我躺在同一张床上啦…还能干什么…”太宰治笑笑,轻轻咬了咬中原中也的耳垂,感受到怀里的人颤了一下,笑意不住的加深了起来。

 

“妈的你有病吗咱俩还吵着架呢,敦君还在隔壁你别闹。”中原中也一把推开太宰治,裹着被子转过身背对着他,“睡觉!明天就给我滚出去!”

 

哦几个小时前你还叫他中岛的几个小时之后你又叫他敦君了你很行啊中原中也。太宰治眯起了眼睛。

 

“喂…你干嘛别乱动…我都说了…”

 

“中也再拒绝我,我真的要生气了…”太宰治危险的眯起眼睛,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眼神,盯了好一会儿之后啧了啧嘴。

 

“随你的便吧…”中原中也哼了一声,“动静小点。”

 

“那可是中也的事情,中也得忍住啊——”

 

“…妈的你是不是欠…唔…”

 

太宰治懒得跟中原中也废话,直接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然后就是些嗯嗯啊啊的事情了。

 

天知道这几周他憋得多辛苦。

 

————

 

中岛敦躺在隔壁,望着天花板。

 

睡不着,太吵,蓝瘦,香菇,委屈,想回家。

 

——END——

 


太宰治:嗯中也,黑照拍的挺棒的,显我腿长。



评论
热度(810)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