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双黑/太中】他不见情爱如洪水。

行将旧木。:


ooc高亮预警。


没有逻辑,没有。


我仿佛又换了一种文风。





说起黑手党里早恋的典范,当属十四五岁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典范不在于早,在于轰轰烈烈到后人望尘莫及。


确认关系的时候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在执行任务上还是个新手,成功过一次或者两次,最多不过三次,中原手里大概有那么十几条人命,太宰应该更少一点,毕竟太宰是用脑子的。他们前两次任务成功得太完美,教人忘了这还是两个新手,于是第三次任务难度从A变成了SSS,还没那么老谋深算的太宰治和还没那么能一人挡万军的中原中也毫不意外的中了敌方组织的圈套,险险两条小命就要搭进去,最后还是太宰急中生智来了个声东击西金蝉脱壳釜底抽薪,才不至于两个人当场死在敌方手里,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中也中了几枪,现在身上往下淌的血可以再救活一个人,这还是在用着“重力操纵”之后的结果,异能不在这方面使用的太宰则更惨,他自己受了多少伤姑且不算,帮中也挡得那一枪才叫惊险——那枪本来就是照着中原的命脉打的,而那时候中原正在操心他体术不入流的搭档,殊不知自己成为了弱点,被敌方狙击手盯上了,反倒是那个被他操心的搭档有所察觉,子弹破膛而出的时候生是把中原中也撞到一边,用自己的身体承了这一枪,几乎当场就要痛死过去,中原中也急得红了眼,太宰治只能一边忍痛一边安慰中原,教他怎么逃怎么跑怎么用异能,才让两个人都姑且半活不死的逃了出来。


之所以是半活不死,因为两个人情况实在算不上乐观,现在正值冬季,任务地点是一个在冬天会有暴雪的国度,而现在风正在刮起暴雪,更不妙的是,这两个人身上的伤只能让他们吊着一口气互相搀扶着走,好在沿途路上滴落的血迹都被落下的层层雪花掩盖了,不好在太宰失血过头又体温过低,中也一个人撑不起两个人的命,就近找了个废旧仓库就躲了进去,仓库里没有木柴也没有火,只有一片儿干草垛,中也把干草铺开把太宰摊上去,太宰的手指紧紧攥着中原的衣角,中原没办法,自我斗争了一秒也躺在了太宰身边,两个互相厌恶了两三年的人,生死关头还是躺在了同一张床(姑且算床)上。


“太宰。”


两个人都躺好之后中原中也开始叫他,尾音里几乎都有哭腔了,太宰治扭头去看他,果然不费什么力气就从中原中也的好看的蓝眼睛里看见了水光,太宰治想你哭什么啊,我都快痛死了还没哭呢。


“你为什么要帮我挡那一枪。”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我总不能看着你去死吧,好歹我们俩还是搭档,利用你那么多次也该还一次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


太宰治喉咙鼓动了几下,声音低到几乎听不清,所谓气若游丝大概就是这样了吧,他挪着手指去擦中原脸上的眼泪,答非所问的跟他讲:


“我们不会死的。”


所以你别哭了。




然后好长一段时间中原也没有再说话,太宰没力气说话了。他以为他们就要这么安安静静的化为死在大雪中的两具尸体,最终落入妖精雪女的怀抱,他太宰长得好看又聪明,一定能被雪女相中做个小卒,中也大概就没那么幸运了,到时候帮他求个情叫雪女姐姐不要吃了他吧——传说中的妖怪雪女会那么好心吗?如果救不下中原中也那跟他一起被雪女吃掉也不错。低温会叫人胡乱的想,比如太宰治脑子里想的就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他看见冰蓝色皮肤的美人推开那扇颤颤巍巍的木门,身边挂着雪花赤足踏着铃铛声向他走来,太宰正想和美人套个近乎求求情,没想到中原中也开口了——太宰这才一激灵清醒过来,哪有什么美人儿,也没有木门,有的只是关不紧卷帘门“咣当咣当”作响。中原中也嗓子里还有血泡的声音,一句话说的又慢又模糊,太宰治听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太宰,外面雪下的大吗?”


那时候中原昏昏沉沉正欲昏睡过去,寒风携着雪花刮进来教他通体发寒,几乎不是个活人,当然太宰也差不多,两个正十五六的少年交颈而卧,地上豪迈的淌着早就不知道是谁的血,伤口差不多都不痛了,也可以理解为血差不多都流光了——不是说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血才会相融吗,如今一验证可见是唬小孩儿的谎话罢了,太宰和中原此时此刻既然识破了,今后也就和“小孩儿”这个称呼没什么关系了。


太宰艰难的抬了抬眼皮——他的伤还比中原的重一点儿,几乎不能动弹——鸢色的眼睛里映出门缝外北风呼啸白雪似千万朵梨花盛开,冰晶汇聚成无声的花开在他的伤口上,虽然没有美人,却有好一个美丽的噬人地狱。


“不,”


他说:


“雪停了。”




之后太宰梦见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三月里桃花开放落英缤纷,他看见无数死人的骸骨倚在桃花树下,空落落两个眼窝中什么也没有,盛满了桃花的花瓣,太宰治骸骨见多了,他不惊也不怕,唯独有一具骸骨是从河流上飘下来的,他觉得新鲜,竟然有尸骨能飘在水上,所以凑过去瞅了一眼,那个骸骨被摆的规整,一顶黑色的帽子安安稳稳的放在胸前,是太宰讨厌的那种款式。太宰忽然觉得喘不过气,好像有把钝刀一下一下磨着心脏血管,他低头,竟是有一朵桃花颤颤巍巍的开在了他的心口处,有一滴艳红的血珠从伸展的花瓣上滚落下来。


然后落到了那具骸骨上。


太宰治睁眼,是在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和算得上专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儿中醒来的,他觉得头痛欲裂,冥冥中还想抓紧些什么,身上到处都是酒精落在血里的刺痛感,然而他没力气到不能缩起身子,有呼吸机戴在他口鼻上,教他呼吸也不痛快,概括一下就是他现在难受得要死,恨不能就此死去,他动了动手指,听见有人的惊呼和开门的声音,一片五彩斑斓的光斑炸在他眼前,他又昏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太宰治好受多了,身上的伤痛得没那么惨烈,口鼻上的呼吸罩也被取了下来,唯一不好受的就是面前站了个森鸥外,还有太宰治从小就不知年龄为几何的合法萝莉爱丽丝,森鸥外见太宰醒了高兴得眉开眼笑,开口就是:“哎呀太宰君,这次的任务也顺利完成了呢。”


看来自己藏在怀表里的芯片的数据没丢失,那真是太好了。太宰治面无表情。


“看在太宰君这么努力的份儿上,我决定给你放两周的假。”


意思就是这伤没个两周好不了的是吧。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太宰君。”


太宰治一瞬间从天文地理想到古典哲学,从格林童话想到伊索寓言,最后对森鸥外摇了摇头。


“太宰君真是的,都不关心一下中也君的情况吗?”


中也?


重伤初愈脑子尚还不清晰的太宰治缓慢的眨了两下眼皮,问出了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中也不是死了吗?”


在太宰治的印象里,中原中也应该已经变成了一具飘在河上的尸骨,胸腔那里还扣着一顶难看的黑帽子,有一滴血从自己心口的桃花里滴落,喂给了中原中也的骸骨。


这句话好死不死刚好叫被尾崎红叶带到门口的中原中也听到了,中原中也伤得轻点,也不像太宰一样体质娇弱(?),这几天把子弹取出来伤口一缝合,三天之内就能自己拄着拐杖下床走路。尾崎红叶刚才问他:“你要不要去看看太宰,他醒了。”中原中也乐意到忘了拄拐杖就下床想走路,幸亏尾崎红叶赶紧扶着才没当场跌倒,没想到这么积极的走到门口听见这么一句话,当即把自己心里的那点儿担忧愧疚和(本人不愿意承认的)相逢喜悦团巴团巴塞到狗肚子里,碍着指导者和首领都在才不好发作,只是面上冷峻似结霜“砰”的一声推开病房门,蓝眼睛寒光乍现刀刃似的瞥了一眼太宰,才规规矩矩的跟首领行礼问好。太宰治这才分清梦境与现实,想到方才中原中也瞥来的那一眼都背后发寒,觉得这下要糟,难哄了,森鸥外跟中原说话的时候就在脑内偷偷开小差,想着什么计谋才能叫中也消气。太宰想起来他在森鸥外的藏书室里看过的情爱小说,内容太无聊所以他翻了两眼就合上了,就记得当中有这么一段。



【“惠子!”
“……诚太君!你怎么来了?不,不用解释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不,惠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爱你的啊!”
“够了,诚太君,我已经决心要离开了,你再说什么也……唔!”
“惠子,我爱你。”
“……诚太君,抱紧我。”】



那就照那样做吧。大概是麻药药效还没过智商直降120的太宰治,就这么晕晕乎乎又无比清醒的决定了。


等到森鸥外和尾崎红叶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留这一对大难不死的小搭档互诉衷肠(?)。中原中也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不等太宰治和他搭话就抢先冷哼一声。


“……”


这是真生气了。太宰治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一只手瑟瑟缩缩的去握中原的手,好在中原生气归生气,手还是给牵的,太宰治就一边牵着中原的手一边抬起头给人笑了一个,用的是最擅长的卖乖撒娇的笑法,尤其是现在大病初愈,格外多出来的虚弱病气尤为加分,一双眼睛还没来得及用绷带绑成个中二病,极为好看的鸢色似乎会发光,太宰治眨眨眼睛,面上笑得又乖顺又安静,就好像这不是那个黑手党太宰治,是个普通的,十四五岁的病弱少年。不得不说这招对中原中也效果极佳,看惯了太宰治阴险的,狡猾的,不怀好意的笑之后,偶尔给你来这么一下,怎么说呢。


还挺戳中原中也萌点的。


当然中原面上不会表现出来,如此轻易地就被攻略也太不中原中也了,他只是冷笑一声,然后反问。


“不是说我死了吗?”


……还乐意说话就是成功了一半,太宰·奥斯卡小金人未来获得者·治再接再厉,收紧手指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他可怜兮兮的垂下眼睫,声音委屈得几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


“中也,伤口疼。”


语毕还抖了抖身体,仿佛真的是疼到怕的程度,这中原中也可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就问太宰:


“喂,哪里痛,我看一”


得手了。


太宰·狐狸·治晃了晃自己的大尾巴,抬头给了他的小搭档一个正盖在嘴唇上的啄吻,太宰舔了舔唇瓣回味一下,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中也唇上又追加了一口,这回吮出了声响,中原中也才回了神,想要挣开太宰,可是太宰手扣得极牢,中原还顾及着太宰身上的伤,这挣扎的力道也就不自觉的小了不少,真真让太宰亲了个爽,太宰还抽空想着以前怎么不知道中也的唇瓣这么软啊,全然忘了以前都是拳脚相向,哪儿能像今天似的亲密。


亲完了之后太宰治一张笑脸盈盈,得了便宜还卖乖,慢悠悠的追加了一句:


“要中也亲亲才能好。”


呵呵,亲亲才能好是吧。中原中也气极反笑,捋了袖子就要去揍太宰,这一步当然也被太宰预料到了,他抢先一步开口:


“我梦见中也死了。”


“我还梦见在我的心口开了一朵花,是桃花。”


“桃花里流出了一滴血,就落在你的骸骨上。”


“中也,我很害怕。”


太宰治说这段话的时候不笑了,目光平静如一潭死水,偏偏还发着光,定定的看着中原中也,教人分辨不出来他的害怕是真是假。


……中原中也无力的收回手,谁能在这时候揍得下去啊,他暗骂太宰治这人狡猾阴险诡计多端,却还是伸手给了他的搭档一个生死之后的拥抱。


“太宰,我们活下来了。”


“嗯。”


“中也,我们在一起吧。”


“……嗯。”








END.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



大家元旦(都过去了)快乐!

评论
热度(594)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