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竹马竹马(上)

梓木:

*给自己的生贺嗯(其实是明天(脸是什么又不能吃。

*学院paro,横滨4F同级生设定。老套的恋爱故事,反正就是一块毫无技术含糖量百分之百的蛋糕!

*bgm:‘I’NOVEL-RADWIMPS


 

<<

 

01.

“诶听我说啊太宰,我算是领略到了,黑狗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智障!”

“黑狗?就你们班新来的那个黑人外教?”黑发青年懒洋洋地将双手交叠在脑后,惺忪的睡眼半阖着,跟在那个一大早就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奕奕的橙发同龄人身后,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清晨独有的清甜空气滑进肺叶,挤出了眼角的几颗生理盐水。

“对啊,就那块黑炭!”中原中也懒得回头看落在他身后连打哈欠的太宰治,自顾自地继续愤愤不平,”上次英语测试我不是一不小心没上垒么,他居然就因为这个叫我到外面罚站!我靠他脑子倒着长的吧……”

一不小心?哦,你也就是从小学一直不小心到了高中是吧。太宰治在心里腹诽,嘴上却还是懒懒地接着话:”所以你就爆了粗口撕了课本并且砸了一张桌子?”

“你怎么知道的?!”中原中也停下了脚步,转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太宰治,脸上满是撞见了鬼的表情。心下暗自猜测难道是动作太大,声响连楼下的楼下的旁边的班级里的太宰治都能听得到?

太宰治则实在无奈于对方的愚蠢,伸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中也,你爸每次教训你的时候你都是这么干的。”

 

太宰和中原家是世交,几乎每代人都是邻居,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两家也不例外。横滨三层楼高的公寓里,两家紧贴着占据了第三个楼层。算不上青梅竹马也算是竹马竹马的他们理所当然地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同校,国中,高中都在当地的同一个学校里就读。这对于互视为宿敌的双方来说都是相当糟糕的,用太宰治的话来讲就是”又和中也同校?真是悲伤得想要入水”,然后就会换来对方的一记拳头和一句”你以为我乐意啊”。

虽说多数学年会被幸运地分在不同的班级,两人还是会一起去上学和吃午饭,一开始是父母硬逼迫就范,后来也就养成了习惯。所以说习惯这种东西是真的是相当的可怕,一旦太过于习惯对方的存在的话,再怎么恶劣的关系都会变得有些微妙。

所以当看到又有女生一大早等在了校门口旁,捧着一封情书一脸娇羞地递到太宰治面前时,中原中也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爽的。只不过在骂了自己一句是不是哪根经搭错了后,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他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女性拼命往除了那张脸就毫无优点的太宰治身上挤,他那该死的发小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如果全都拿来当柴火烧的话,估计能维持两家人一个月的生计。

当然,他是不会拿来当柴火烧的,他只会时不时地跑到中原中也家里去念给他听,嘲笑他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仅有自己的零头那么多。

此刻的太宰治看了眼中原中也,又看了眼那位至今不敢抬头的女生,然后又打了个哈欠。前者于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想你不是吧太宰治,人家妹子都送到你眼前了你不会还惦记着家里那张床吧。

中原中也从来没有欣赏这种尴尬场面的兴致,况且他那发小从来都是能应付得游刃有余。于是他好心地在太宰治背上重重糊了一掌企图把他拍醒后,背着他随意挥了挥手,拎着那轻飘飘的背包,自顾自地走向教室。

 

 

02.

“诶,芥川,上午什么课?”中原中也拿笔捅了捅他前桌的背,早自习刚结束,班里已是倒下了一大片,就连一向不太嗜睡的中原中也也感到一阵困意当头。

“数学吧,老班的课。然后是测试。”芥川没有转回头,身体微微后倾着回答他。

“哦。”理科方面一直是中原中也擅长的,这一点和太宰治截然相反,太宰治天生的花言巧语技能似乎在国语和外语方面也十分受用。他把头埋进臂弯里,继续漫不经心地追问,”测试?什么测试?”

“英语。”芥川淡淡道。

“什么?!”中原中也瞬间就抬起了头,仰天哀嚎一声”怎么又是英语啊——”,然后再次把脸重重地摔进臂弯间,嘟哝着要不要直接交白卷。

然后全班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只有芥川偶尔的咳嗽声还带着点活人的气息。直到作为数学老师的班主任破门而入,大步流星地走到讲台上,把教科书甩在桌子上发出嘭的一声。那张即使已经四十多岁了也时常一幅孩子气模样的面庞上今天格外熠熠闪光,她扫视了一圈横尸遍地的教室,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说:”上课之前,我要宣布一件激动人心的事。”

只有小半数的人从柔软的臂弯中抬起了头,半阖着眼,脸上分明写上了有事快讲有屁快放八个大字。

班主任闪烁的目光透过圆形厚厚的镜片,从那些还在睡梦边缘徘徊的脸上扫过去,特地提高了嗓门:”下周,我们全年级准备去修学旅行啦!”

意料之中的,一颗颗头颅瞬间刷刷刷地抬了起来,眼里闪着不亚于老班的光芒,本像撒旦地狱一般的教室秒速升到了耶和华天堂,正好隔壁班也在同时估计是因同一件事炸开了锅,欢呼声同时爆发,地面开始大幅度震颤。嘈杂中,也就只有中原中也不甚在意地继续睡他的大觉,还有芥川默默为楼下教室里的人祈福。

“老班我们去哪?”一声询问过后班里很有默契地再次安静下来,各怀所念地等待着班主任的一锤定音。

“高尾山哦,”班主任快活地扬了扬眉,”去看日出。”

“我们大概下午到达那边,解散后同学们自行在山上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尽量在天黑前安顿下来。晚餐需要自备干粮,另外,夜晚是不允许出来活动的,大家就在帐篷里早点休息,好在第二天凌晨顺利看到日出……”

班主任还在神采飞扬地唠叨一些注意事项,显然大家已经没了听的兴致,在底下小声地议论开了。

中原中也只觉得困,听到要去看日出这种显然不适合他的雅致活动后,就更困了。迷迷糊糊间还不忘跟芥川说句”课上罩着我点”,之后便肆意地找周公玩耍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说了要去旅游的原因,他竟梦到了小学时候的一次春游。那次好像是说要去探险来着,总之他本是满怀期待的。周末兴高采烈地去商店买了出行装备,回家途中就在街边的那条河面上瞟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和他身上的校服针织衫一样的米黄色,顶上是一坨毛茸茸湿漉漉地黑色,两根木棍似的东西随着整体的漂浮不定偶尔还会弯曲、伸直,以调整在水中的位置,好像在避免被冲回岸上……

——这不就是太宰治那混蛋吗?!

年幼的中也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邻居父母时常头疼他们儿子的”自杀爱好”,基于某些他后来坚决不承认的未泯的纯真,中原中也二话不说直接丢下手中的东西,跳进水中去把他那随波漂流的发小捞了回来,拎着那坨湿漉漉的太宰治——虽说他自己也好到哪里去——打开邻居家门,一把丢了进去,再重重地摔上门板。

结果第二天脑袋就跟被煮过了似的发烫,昏昏沉沉的仿佛四肢早就脱离了枝干四处遨游去了。迷离的意识只有在听到”太宰君?一大早就去上学了哦”后才猛地清醒了过来——

那个混蛋!

当事人的生命力这么顽强自己在造什么孽啊!也是从那天开始,中原中也发誓以后看见太宰治自杀就采取”三不一补”方略——不看不听不救,视具体情况而定酌情补刀。

那次春游是泡汤了,当日中也一脸懊丧地平躺在自己房间里,额上还贴着一块降温贴。母亲在电话里帮他请假的声音在耳边忽地停顿了一下,好像是捂着话筒跟谁讲了句话,接着他就看到太宰治大摇大摆地拉开移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满脸意味不明的笑意,地在他床边熟门熟路地坐下。

“中也,你跳下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你要和我殉情。”

“去死!”本来看到这张脸就气,听到他讲了这句话后更是气到差点跳起来,”你这混蛋快点给我滚去春游吧!咳咳……总之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可伯母让我照顾你。”

“不需要!我好得……咳咳……好得很!”

“看吧。况且我也不想去了……”太宰治又凑近了点,整张脸放大在了中也面前,鸢色眼眸里或明或暗的流光叫人永远无法参透他在想些什么,只见得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狡黠地弧度,”你不去的话就没人可以捉弄了。没劲!”

“你以为我躺在这里是谁的错啊!”他懊恼地别开了头。

“能让中也这样狼狈的,”笑意愈浓,”当然只有我啊。”

 

 

03.

从梦中惊醒,刚好一叠卷子砸在头上,随手一拽,便在白纸上看到了”英语测试”四个黑色的大字。扯了最上面的一张后便传给了后桌,中原中也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点。清醒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刚才那个梦,于是他在心里再次痛骂了太宰治并且没忍住猛踹了桌脚后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提笔开始答题。讲台上听到课桌的哀嚎后的”黑狗”基于上次的动静,移开了视线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如果一开始脑子还有些昏沉的话,一张天书般的试卷之后,中原中也算是彻彻底底地清醒了。下课铃简直比福音还动听,将他从一堆意义不明的字符中解救了出来。

“去吃饭吧。”赶忙把卷子往课代表手上一塞,他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嗯。”芥川应声,从包里掏出一个有些宽大的,明显不符合他食量的饭盒。

“……糟糕!”中也有些懊丧地揉了揉头发,把那只轻飘飘的背包重新扔回了座位,”忘带便当了。”

“去小卖部买点吧。”芥川提议。

“诶——”虽然这的确是避免挨饿的最好方法了,但一想到小卖部里像草一样难吃的面包,他就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懒懒地将手插进裤袋里,先芥川一步走出了教室。

结果一出门就见到了那张方才还在梦里逍遥的脸——太宰治像是故意等在这里,朝路过向他打招呼的女生一一回以完美无缺的微笑。

“中也,你是不是忘带什么了。”明明是个问句,怎么听怎么像是陈述。

梦里对方温润的声音还在脑中残留不去,中原中也便避开了视线,一边打算往背离对方的方向走,一边用刻意不耐烦的语气回答:”没带便当而已。我去趟小卖部,你们先……喂你干嘛!”

还没等他迈出一步就直接被太宰治凭借身高优势拉了回来,硬是被揽着肩脚步不稳地走向日常的午餐地点。他抬头有些愤怒地瞪大了眼,然后听到太宰治笑嘻嘻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吃我的吧。”

“……你会这么好心?”狐疑。

“喏。”太宰将一个饭盒塞在了他手里,自己手里还留了另一个,”刚刚早上那妹子送的。本来不想要的,看到你那轻飘飘的背包就知道你这蠢蛋肯定没带便当。嗯……偶尔卖你个人情也不错。”

“你拿别人的便当买我的人情?!那妹子呢?”

“拒绝了。”太宰轻松地耸了耸肩,”她一口拒绝了我的殉情邀约,真难过啊。”

到底谁更难过啊……中原中也懒得吐槽,替那可怜的又一个一时眼瞎的女生肘击了太宰治的腹部,顺便也迫使他松开了自己。

“……人渣,拿拒绝对象的东西来送别人?”

“你傻啊。”太宰说着晃了晃他手中留下的那个饭盒,笑道,“你那盒当然是我妈做的。”

 

三个人一路吵吵闹闹(其实只有两个人在吵)到达天台的时候,中岛敦已经坐在那里占好位置了,他刚吞咽下菠萝面包的最后一口,朝三人挥了挥手,叠好空了的塑料袋捏在掌心里,伸手去拿放在一旁的另一个金灿灿的包装面包。

“你怎么又吃这个。”芥川皱起眉,快步走到中岛边搁起一条腿坐下,将那只宽大的饭盒打开——还在不断飘散出白雾的饭团看上去又软又香,中岛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知道这数量绝不止一个人的份,况且还是一向体虚的芥川。于是他巴眨着眼睛盯着芥川,放下本已拿在手里打算开封的面包,乖巧端坐,幸福地想着再也不用拆开它了。

“自己拿。难不成还要我喂你?”芥川的语气依旧冷冷的,却丝毫不减中岛闻言立刻抓过一个狼吞虎咽了起来的热情,就差没热泪盈眶地抱着芥川大腿喊爸爸了。

天台上人虽不多,但要占到一个能吹到风的视野也还算不错的位置着实困难。于是与中岛敦同班的太宰治同学每天下课铃一响就会转身猛拍一把可怜的白发青年瘦削的肩膀,一脸正义凛然义正言辞地说:”去吧,敦君!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勇敢地战斗吧!”然后满意地看着他从包里掏出几个便利店买回的面包慌忙并且一脸认真坚决地狂奔出教室。

中原中也及芥川龙之介深表同情。

 

“……所以说,”太宰治拿筷子戳了戳金黄的蛋卷,夹起来丢进嘴里,含糊地说,”修业旅行那事儿你们班也说了吧。”

“说了吧好像,没怎么听。”中也皱皱眉,把便当里的花椰菜全挑出来丢给了一旁的太宰治,又顺手夹走了反正迟早会跑到自己饭盒里来的青椒。

“说是去高尾山看日出,咳咳……”芥川掩着嘴咳嗽了两声,接过了中岛递给他的温热的包装奶,”谢了。”

“对对,说是两人一组。还好芥川家里有两只帐篷,我爸肯定不同意我买。”中岛满嘴的米饭,嘴巴两边鼓鼓的,咬字十分不清晰。转头跟芥川讲话的时候不小心喷了两粒在他裤脚上,芥川则司空见惯地掏出方巾擦去。

“两人一组?!”中原中也拿筷子重重地敲击了一下饭盒,又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太宰治,看到一张无差的笑脸后眼神里立马写满了嫌恶,”领导有病苦逼买单……还有芥川你什么时候和中岛联系的?”

“数学课后,中原同学还在睡觉的时候。用手机。”

旁边传来”噗嗤”一声,想都不用想是谁的声音。

“中也,早晨还看你像打了鸡血似的,怎么一到教室就痿了。不愧是蛞蝓!”

“要你管!”中也飞给了他一个眼刀,恶狠狠地把一块青椒嚼烂后吞咽下肚,然后回击,”女性公敌!”

“智商为零。”

“死青鲭!”

“黏蛞蝓。”

“缠满绷带的傻大个!”

“放置帽子的小矮人。”

“啊啊啊啊啊啊!!太宰治你死定了!!!”

好心的中岛同学半撑起身子,两只手停滞在空中,张着嘴啊了半天却一句话都插不上。一旁的芥川刚吞咽下最后一口饭团,低头叠好了方巾,收拾完饭盒,一侧头就是一片广袤的天空。午间慵懒的阳光从额前的发丝间滑落,掉进瞳孔里散成点点碎金。

习以为常的争吵,身体某部位的碰撞,永远连不成一句话的支吾,还有偶尔掠过头顶的鸟鸣,全都融在一方蔚蓝之中,化为苍穹与远山缱绻交际处的一抹澄澈。

真和平呢,他想。

 

 

04.

放学铃声永远比粉笔与黑板的呢喃要动听得多。

学生会工作缠身的中原中也却得留下来完成日常工作后才能解放。但这也有一点绝对的好处,就是不用和太宰治每天再顺便绑定了一起放学。因此纵使不能马上回家,放学铃打响后的中也心情都会出奇的好,吹着摇滚新曲调调的口哨,反手将那只空空的背包勾在肩后,悠闲地晃出了教室。

“我的零花钱绝对够把整个商场的单人帐篷买下来送给honey们!”

又来了又来了……因为口袋不太扁就在围成一圈的女生面前肆意吹嘘,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油水四溅的富二代似的。泡妞还要花钱?看看人家太宰治同学的零付出高收益的情史,每当这个时候,中也才会由衷地感叹自己的发小简直是人才。

于是他走过去故意咳了一声,一脸神秘地拍了拍那位仁兄的肩,刻意压低声音说:”帅哥,裤链开了哦。”然后在对方于一堆女生面前慌张地弯腰扯着裤裆检查自己其实拉得严严实实的裤链时,中也又吹着口哨晃悠走了。

刚刚自己是不是和那个狡猾的青鲭有点像?

……呸呸呸,谁会像他?!

不过那位仁兄的话倒是提醒了他的确该去买顶帐篷。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向学生会走去,想早点结束工作回家拿钱去商场。

事与愿违,这天学生会的工作比平常都要繁琐。一是因为临近修业旅行,沉闷了一年的高三狗们难免有些按捺不住,一些小骚小动比平时都要频繁。二是由于一件突发事件,高三某班一女生遭到了校内外的跟踪,并且据调查跟踪犯很可能就是校内的学生。

所以等忙完这些事回家的时候,夕阳最后一缕血红的余晖恰好普照大地,将中原中也的单只黑影在背后拉得很长很长。

但不管怎么说帐篷还得买,毕竟谁知道晚了些会不会就被抢光了。那家商场的进货速度之慢可是出了名的,中原中也同志至今没办法忘记因为最后一条泳裤被某无良邻居借着”尺寸不符”的理由抢走后,硬是旁观了半个月的游泳课。

尺寸不符?!你以为是买女生的泳衣啊?!

不要以为比他高了点就注定也会比他……大。

咳咳……

 

于是就出现了换上一身私服的中原中也在邻居家门口踱步的尴尬情景。

要不要叫上太宰呢?不叫的话显得太没人情味,毕竟这家伙以前因为生病的自己放弃过一次春游的来着(虽说起因是他);叫的话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点,万一他们家已经有帐篷了,岂不是超级尴尬?而且按太宰的性格一定会一脸嘲讽地扬扬眉,然后说”中也你其实就是怕一个人走夜路对不对”。他几乎能想象出太宰治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神态。太糟糕了!

对,不叫!

中原中也刚想转身离开,谁知那扇在他眼前晃了很久的门”咔哒”一声就开了。

 “这不是中也君嘛,刚看你在门前待了好一会了,肯定是找找治君有事吧,进来坐会吧。”太宰治母亲穿着一身家居服,大概在洗碗,手上还没干,有水滴落在地板上面。

 “啊,呃……我来找他一起去买旅行用的帐篷。”下意识就这么说了。

 “就知道,治早跟我说了你肯定会来。进来去他房间等吧,那孩子估计还在洗澡。”

 “啊?哦……”

……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进了太宰治的房间。

他来这个房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论是格局构造还是装饰气味,甚至哪个抽屉里放着什么,床底藏着哪些书他全都知道。

一开门耳边就传来花洒喷淋出的水击打在瓷砖上的声响,很清晰,向浴室看去,透过磨砂玻璃,依稀能见着个正仰着脸的黑色人形。

算了,中也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等会就等会吧。

他熟门熟路地坐在了柔软的床铺上,才安静了一会就耐不住性子地啧了一声,百般聊赖毫不客气地张来了双臂仰面躺倒在了太宰治的大床上,床垫因此来回弹动了几下,橙色的发丝便紧贴在了白色的床单上,黑色的圆帽滚到了一旁,他懒得管,眼前尽是溢满了房间的柔和灯光……

耳边的水声骤停,接着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隔着一面玻璃无比清晰地响起。

 “喂,中也,不要随便躺在别人床上啊!”

 “不行啊!”

 “我去,你还真躺了!”

中也莫名笑出了声,听着传入耳朵的滴答滴答个不停地水声,干脆闲适地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眼是因为感受到了身体正上方钳制住双手的力量,意料中的灯光没有溜进瞳孔,取而代之的是太宰治那张放大的脸。

 “你干嘛!”他警惕地问。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咧着嘴笑。刚出浴的脸庞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使那张本就俊美清秀的脸多了几分不同于往常的柔和,就和被其遮挡住的灯光一样,犹如清晨山茶花瓣上滚落的一颗露珠。黑色的发丝上偶尔还会淌下几滴未擦干的水珠,落在床单上洇成一个灰色的小圆点。太宰治勾着嘴角,上半身裸露得跟这笑容一模一样,中原中也的视线不自觉地往下滑,才发现他浑身上下只围了一块浴巾,紧致的肌肉线条轮廓分明,一眼就能看见腹前往下延伸引人遐想的两条人鱼线。

太宰治就这样撑在他身上,鼻尖几近要轻触在一起,温热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叫中也大脑一懵,竟忘了踹开对方,只是有些别扭地移开了视线。

 “呵呵……”身上那人轻笑,鸢色的眼眸深邃得叫人永远无法看明白,口中吐出的话语却浅显到令人难堪,”又不是没看过。”

 “笑屁啊!”反应过来的中也企图用膝盖顶开他,却因动作被看穿,先一步地被对方用双腿以姿势优势压制住了,”太宰治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他又凑近了些,这下鼻尖是彻底地抵在了一起,嘴角愈深的笑意让人永远猜不透这人在说真还是说假,”现在吻你的话会怎么样。”

 “会被我连舌根都咬碎!”中也恶狠狠地说,却掩盖不了从脖颈开始蔓延到耳根的红,不知是因为火大还是别的什么。

 “哇,可怕。”语气里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太宰歪歪头,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明明小时候还想和我殉情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坦率了。”

 “谁会想和你殉情啊!少给我自作多情!”

他不说倒还好,一说中也就又想起那件事来了。而自己现在还恰好就被太宰治钳制在身下,难堪的红晕从头爬到脚,一副任人宰割,不对,是任宰宰割的姿态。简直就是在验证那句”能让中也这样难堪的,当然只有我啊。”

见鬼!

这下他的火气就真的再也压抑不住了,凭什么他老在太宰治面前出洋相?!

这样想着的中原中也便卯足了劲睁开了被束缚的双手,一手抓住对方的肩膀,一手在朝那张脸上挥上一拳的同时,趁着姿势的改变,双膝从间隙顶了上去,给了对方腹部一记重击。在听到吃痛的吸气声后赶紧推开那人从床上跳了起来,哼哼两声打算再补上一刀,脚下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毛绒绒的触感,软软的。

奇怪,太宰房间应该没有铺地毯啊,那么这条东西是……

不就是太宰治围在下半身的浴巾嘛啊啊啊!!!

中原中也几乎是本能地别来了脸,后退几步将浴巾向前踢了一段距离,一想到眼前那副少儿不宜的画面,甫一褪去的红又重新漫上了耳根,整张脸都在发烫。

 “你你你快穿……呸,快围上!”

没有反应。

正当中也以为对方不幸被自己一脚踢死了的时候,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瞬间冲破了他的耳膜。

 “哈哈哈哈哈……中也你可真是……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

大脑轰的一声,他愣愣又缓缓地转回头,看见太宰治正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而他的腹部下方正完美地与一条深蓝色的平角裤相贴合。

 

五秒后,在客厅安静喝着茶的某女士听见了从自家儿子房里传来的一声差点使她把茶水喷出来的吼叫:

 “……太宰治你快给我滚去死啊!!!”

——TBC——

*其实是明天生日,然而明天又要回校了大概没时间发。最近真是忙到腹痛,糊块甜饼来甜甜,双黑简直是心理慰藉。没什么文笔的一篇蜜水,不要嫌腻就好了!

顺便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236)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