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璃玲

【太中】竹马竹马(下)

梓木:

*一块纯甜饼的后续,前篇走这里

*校园paro,横滨4F同级生设定,老套的恋爱故事,毫无技术含量的一杯糖水

*上下篇共1w6k+完结

*拖了很久,万分抱歉。食用愉快!


<<

05.

    一周后,中原中也顶着张比纸还惨白的脸,神志不清,脚步沉重,背上背了一个双人帐篷,身后跟着个两手空空插进裤袋,吹着口哨,不忘与别班妹子调笑几句的太宰治。

    他终于开始怀疑人生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

芜墨:

“太宰这家伙又跑到哪……?!你谁啊???”
【大概是刚完成任务的十二岁的中也被穿越时空来的二十二岁的太宰突然抱住这样(/≧▽≦/)

【双黑太中】人不如虎

轩辕氏汤圆:

*宰式吃醋


*一如既往的欺负敦敦


*写完之后只想感慨一句,关爱空巢老人,你们该养个孩子了


————


太宰治是回来捉奸的。


就在前几周前太宰治刚刚跟中原中也吵了个天翻地覆,原因究竟因为是什么俩人都已经不记得了,苍天可证,真的是中原中也先动的手,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太宰治从屋子里摔了出去,被摔出去的太宰治心想好嘛中原中也你居然真的摔我,还没等自知自己手重准备过来安慰一两句的中原中也发表什么看法,他蹭的一下就站起来,蹭蹭蹭的几步并做一步冲到中原中也旁边,一双黝黑的眸子里是让人看不透的情绪,中原中也有些理亏的低下了头...

笼中鸟【太中/病娇宰设定】

飞球:

*病娇宰设定
*ooc有
*囚禁有

祝食用愉快w

【01】
「马上就开了……还差一点……」
午夜时分,漆黑的客厅内,中原中也正拿着一个回形针,在锁孔里不断捣弄着。
「开了!」
中也在听见锁发出「咔嗒」声音的一瞬间,狂喜涌上了心头。
「终于可以出去了啊……」
中也松了一口气,像是得到了解脱。
「中也……想去哪里?」
鬼魅般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中也一怔,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中也真是不听话啊,我不是说过了哪里也不能去了吗?」
一丝温热的气流窜过他的耳边,中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回头,生怕看见那张他视之为噩梦的脸。
「看着我。」
那个人似乎是看穿了中也的想法,将他的头强硬地扭过...

海啸

低眉信手:

/医生X高中生
/最后一封遗书,书信体


致中也:


展信安,据说你在昨天晚上离开了横滨去了东京治疗,你住院期间来看过你的同学们有好几个都偷偷跑来问我你的近况,直到你的父母打电话告诉我你已经出院离开了,这件事之所以不经过我的手想必是因为你怕,你怕若是我来你哪里还走得了,你何必这么傻,要是去首都治疗能对你有帮助,我是一百个赞成,即使我一点都不伟大,我很自私,可时局我还是能分得清,作为医生,我应该对我的病人负责,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第一次来这里看病,那时候还没有太严重,你皮肤白皙得像是象牙又像是白葡萄酒,在月光的温柔照射下发酵,这让你脸颊微微地发红从而显得气色很不...

美豆良

低眉信手:

/花魁


夜幕降临,夹道两旁数不清的扬屋门前纷纷点亮了纸糊的竹缌定纹灯,柔和地散发着鲜丽的红光宛如鞭炮外壳的颜色,屋棚上垂下许多五颜六色的长方形布条,随风轻轻飘摇,身着艳服的女子们未着袋袜,白皙而线条优美的小腿随着行走的动作在和服下摆间若隐若现,她们随意地和身旁或是梳着月带头,或是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侃玩,男人一边用手去刮女子的鼻子,逗得她娇笑不已,一边还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目光在那些扬屋外壁压出的栅栏上游移来往,栅栏里面坐了好些化了淡妆的女人,金质的发钗险险地固定住她们容易散掉的岛田髷,她们是笼中的玩物,栅栏里的娇娃,流着涎水靠在外面亵赏的男子们个个虎目狼光,虽然他们...

灯半昏时

低眉信手:

与谢野晶子路过摆着一排排不同款式的酸奶的时候将购物车停在柜台旁,俯下身子像选内衣一样一罐罐地翻过来看名字看包装,再怎么凶悍的女人总免不了挑拣的毛病,覆着薄膜的酸奶外壳拿在手里立马淌下水来,冰沁沁地冻红了她白皙的指间,与谢野直起身子,空出来的左手食指摩挲着下巴颏,还是无法决定哪个好,低下头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了,看手表不要紧,一看就会发现自己要错过了睡极限美容觉的时间,与谢野瞬间觉得一股怄火,恰好酸奶柜子旁的冷冻海鲜区传来一个叽叽咕咕的打电话的声音,与谢野偏过头去望,心情已经瞬间好了一半,那不是自己同一个社里相亲相爱的部员么?社员就是要这样用的,什么屎盆子都往他头上扣呗更何况...

横滨小情歌

狗见愁:

总之就是甜甜甜。
Love me litte ,love me long.
“别杀我,我男朋友很有钱。”绑匪头子看着面前一脸诚挚的男人有些犯难。

两个小时前,刚从乡下来横滨的绑匪在酒吧盯上了这个名叫太宰治的男人。喝最贵的酒,和最漂亮的妞调情,他不是富家少爷谁是。绑匪头子一拍脑袋当机立断,把这小子绑回来!于是,一脸醺然的太宰治就被他们塞进汽车,带到了位于远郊的破旧出租屋。

太宰治被捆到椅子上。绑匪掏出他的钱包,将里面的纸币连同硬币全部倒出。然后他就哭了。乞丐碗里的钱都比这多。
幸而小弟发现钱包里还有一张银行卡,便自告奋勇拿去取钱。太宰治很配合地告诉了他密码。一个小时后,小弟也哭着回来...

kusunoki樣:


幼年太中+女装中也+三无太宰+幼女控森太郎+怪阿姨红叶

(⺣◡⺣)♡喜欢哒

中也太可爱了~小时候懵懵懂懂的样子真是~
希望官方能出太中幼时的番外!!回忆也行啊!!!ヽ(●゚´Д`゚●)ノ゚

一直在屯粮过冬

© 梦璃玲 | Powered by LOFTER